证券短信手机俱乐部  网务论坛 网上订报
全文检索:
 

.荆楚在线 .新闻 .专题 .伊人 .文化 .资讯 .江河 .媒介 .社区 .手机短信 .邮件系统 .证券短信 .楚天纪念馆
.湖北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湖北日报 .楚天都市报 .楚天金报 .体育周报 .新闻前哨 .农村新报
首页>>楚天都市报>>讲述>>本页  
[讲述]姐夫与姨妹子的不伦之恋


(2004-02-24 07:59:53)

■采写:记者毕云通讯员刘玉荣

■讲述:元生(化名)  ■性别:男

■年龄:35岁         ■学历:大专

■职业:销售         ■现状:离异单身

■时间:2月16日下午  ■地点:报社一楼大厅

阅读提示

一个男人爱上“姨妹子”结果会怎样?年轻漂亮的“姨妹子”变成情人之后,能再变成妻子吗?元生(化名)的结局是“不能”。生活不是小孩子搭积木。

元生(化名)给我打电话时,说的第一句话吓了我一跳:“我是你的同事!”后来,我弄清楚了,他的意思是“同行”,他就职于一家新闻单位,做着经营方面的工作。

在见元生之前,他只简略告诉我他的故事是个凄婉的爱情故事,他和心爱的人在情人节那天分了手。我想当然地认为,有这种要死要活的情感纠葛,他一定很年轻,无论是否帅气,脸上一定是那种激情四射的样子,一看就是为爱情而活的那种人。可是见面之后,元生给我的印象恰恰相反,他是那种矮壮型的男子,剪个平头,肤色较深,看上去像是长年做体力劳动、与风花雪月不太沾边的那种人。

元生从一个笔记本的夹层里抽出一张照片来,喃喃而语:“我太爱她了,是真的爱她。”征求他的同意后,我拿过照片看了看,一个女孩子和他紧紧相偎在一起。那女孩有一张清纯的娃娃脸,剪水秋瞳,肌肤胜雪。站在一旁的元生比她矮半个头,憨厚地笑着。元生很敏感地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们俩不般配?但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他介绍说,那女孩比他小12岁,是他前妻的表妹。一听他说到“姨妹子”那几个字,我的心便“咯噔”一下。

爱上妻的表妹

小芳(化名)是我前妻的表妹。她来的时候,妻子的称呼还没有变成“前妻”。小芳的家在一个小县城,家里很穷,初中毕业后,她就来投奔她表姐。那时候,我还在郊区的一个区物质局工作。作为表姐夫,我对她关心得不够,在找工作方面没帮她什么忙,她先在一个被服厂上班,后来又到一家餐馆打工。

总共有3年时间,我和小芳之间只是以礼相待而已。小芳是个美丽活泼的姑娘,男人见了都会倾心的。其实我早就对她怦然心动了,只是拼命压抑而已。我从物资局下岗后,办了一个建材门市部,小芳常来玩。这时候我们聊的才多了起来。她给我讲一些童年的趣事,每天放学后都要去捡煤渣。我不免在心里发出一声叹息,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应该去学艺术,或者坐在大学校园明亮的教室里,但是她却吃了这么多苦。

我开始关心她,让她快乐,有安全感。渐渐地,她也对我有了依赖感。2002年3月20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那天,在家吃完午饭后,妻子出去了。小芳在厨房洗碗。听着厨房哗哗的水流声,不知怎么的,我的心突然跳得好快,简直坐立不安。我冲进厨房,对着她的背影说了句:“我爱你!”小芳显然是愣了一下,她慢慢转过身,一双眼里全是羞怯与不安,脸涨得通红。我继续肯定地说:“我爱你!真的爱上了你。”她低下了头,什么也没说。

晚上,我带小芳出去吃烧烤,那一夜,我和小芳发生了那种关系。那是小芳的第一次,我很珍惜她,发誓一定好好待她。后来,我想办法把她弄到一家企业上班。没有人知道我和小芳的关系,我们只能偷偷在一起,在心里默默相爱。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妻子知道后,我们离了婚。

元生始终强调他怎么爱小芳,不愿意提及其他。在我的问及下,他才说明自己的婚姻状况是离异,但仅此而已,离婚的细节却不愿多讲。在我的一再要求下,他终于承认他跟小芳的不正当关系是他和妻子离婚的直接原因,并很抽象地说了一句“当时闹得很厉害”。当我问他们有没有小孩时,他表现得有些不耐烦,不肯讲。过了几天之后,写稿子时我又打电话问他,他说有小孩,离婚后跟了女方。

苦涩的同居

离婚后,我和小芳搬了出来,在外租房子住。她上班,我在外面跑业务。每天晚上,做好饭后,我都站在公交车站等她,风雨无阻。2003年,我在汉阳新找了个单位,我们就搬到了那边。小芳只上了几天班,就在家呆着。每天早上,我上完夜班回来后,她还没起床,怕吵醒她,我不进门,就在屋外等早点摊子出来,然后给她买了早点再回去。下午,我们像一对真正的平凡夫妻一样手牵着手到菜市场买菜。夕阳的余辉洒在我们身上,要是能够这样携手到老该多好啊。当时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反对我们在一起,但是那些不相识的街坊邻居却说我们是一对好夫妻。

2003年5月的一个晚上,我们吵了起来,争吵的原因是因为她跟外面的男人有交往。我把她关在门外,她声嘶力竭地捶门,哭喊着哀求着要进来。邻居们也来劝。可是我当时心肠太硬了,就是不让她进来。过了很久,我放心不下,出去找她。外面风很大,我看见她蜷缩在汉阳商场的一个墙角落里,身子在发抖,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她看上去瘦瘦的,弱弱的,那一刻,我的心针刺一样痛。我恨透了自己。我怎么能让自己心爱的女人这样呢,我还是个男人吗?

说到这里,元生的声音哽咽起来,他说他从来没流过泪,除了为小芳。

6月,小芳怀孕了,她非要这孩子不可。我认为我们的生活尚不稳定,条件不允许要小孩,陪她去做了流产。她身子很虚,但是那天晚上,我没有照顾她,而是回了父母家。走时,因为心情不好还朝她发了一通脾气,她哭得很伤心,她说她很孤单,需要我。但我还是狠着心走了。我真的错了,对不起她,得到了却不好好珍惜。

为了试探小芳对我的感情有多深,有几次,我故意逗她,说我在外面有女人,她听了,怒目圆睁,生气地说:“你小心点,我对你不客气。”那时,我听了这话,心里真的很舒服,她是在乎我的,是爱我的。

分手在情人节

小芳的家人一直反对我们在一起。她爸爸病了,谁也不敢跟他说我和小芳的事,所有的人中,他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事的,知道后,他非常恼火,要小芳赶紧找个人嫁出去。小芳是个孝女,不可能不顾老人家。她原来有个男朋友,叫洪涛(化名)。今年元月,他们就开始了联系。小芳骗我说是洪涛主动找的她,但她的手机是我买的,话费也是我交,我要查她的话费单太容易了,我一查,发现1月10号那天,她主动给洪涛打了4个电话。我很气愤,为此,我们又吵了。春节她回了家。我跑去找她,住在招待所里。洪涛却去了他们家拜年,她父母答应了他们的婚事。我绝望了。她来招待所看我,说她不能嫁给我。晚上我们俩抱头痛哭。怎么会弄成这样?

元生又拿起那张照片,叫我看反面,我翻过照片,背面上写着:“2004年2月3日晚上7:31,我和小芳同时跪在地上喝血茶对天发誓,我爱小芳,小芳爱我,如果我需要她,她随时会来到我身边。”元生伤感地说,头天晚上喝血茶,第二天早上,她还是收拾衣服走了,去了一个小店打工。

2月14日情人节那天,我买了一朵玫瑰花,从家里一直走了4个小时去看她,站在店子对面的巷子里等她。午夜时,她来了,说了一句让我非常伤心的话。

我问元生那是句什么话,他说:“求你别问,我不想说,那句话把我伤到了骨头里!”

我拼命拉她,要她跟我回去。最后她说洪涛来了,住在她那里,我的心一下子凉到了极点,那朵可怜的玫瑰花被我撕得粉碎。这两天,我老是惦记着她,以前跟她在一起的那些日子真的很快乐。她脚冷,我就把她的脚放在心窝上给她暖热;她头疼,我就给她按摩,一直按到她睡着。半夜醒了,她说肚子饿,我就起来给她弄吃的。现在她走了,我只能祝她幸福。她只要有难处,我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帮她。除了她,我不会再爱别的女人。


[记者手记] 生活不是搭积木

都市报记者毕云

有的讲述对象会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有的会渐渐淡忘。元生给我留下的最深的印象就是他挂在嘴边反复说的那句话:“我太爱她了,真的!”

理论上讲,婚姻的惟一基础应该是爱情,两个相爱的人,只要不违反婚姻法的规定,就可以走进婚姻的殿堂。可是,现实的情形要复杂得多。如果用一句话来描述爱情与婚姻的不同,就是:婚姻不是爱情加一张结婚证。

当元生说到“姨妹子”那几个字时,我心里就“咯噔”一下,他们注定难以牵手走进婚姻。爱情是两个人之间的事,而婚姻却是两个家庭,甚至是与整个家族中全部成员相关的事情。尤其是像元生与小芳这种“姐夫与姨妹子”的不伦之恋,它是建立在撕破亲情那张脸的痛楚之上的,他们的爱情不仅是不被祝福的,甚至是受诅咒的。

这样的爱情如果走向婚姻,整个家族的亲情秩序将会被毁损得面目全非。元生对这一点似乎不在意,为了小芳,他可以抛妻弃子,但小芳是女性,有着女性的谨慎,毕竟比元生多一些顾虑,她无法为了情爱抛开亲情、脸面,所以,当到了选择结婚对象时,她犹豫了,并在情人节那天果绝地断了元生的后路。

现在,元生因为小芳的绝情而痛不欲生,其实,即使他和小芳真能结婚,他们就一定能幸福吗?我是很怀疑的。这种背负着仇怨,在巨大阴影之下徘徊的不伦之恋,怎会有阳光灿烂的未来呢?生活不是小孩子搭积木,一个家,在瞬间可以推倒了重建。


    23日见报的是《未婚夫竟是未婚爸爸》,以下是读者的读后感。

包容他的过去

记者毕云通讯员刘玉荣记录整理

宋治年(27岁,自由职业)如果潇潇宽容以待,春宇会呵护她一辈子。

黄葵红(33岁,会计)潇潇,选择春宇就要把所有的困难想到,孩子的生活、教育费用怎样负担?因为你今后也会有自己的孩子,现实生活不是仅靠爱情维持的。

看了今天的故事,你一定也有话想说。请在今天12:00-12:30之间拨打电话86791639,或于12:30前发邮件至saystory@163.com,留下姓名、年龄、职业、地址及邮编。


发表评论  

集团简介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业务 

—————————————————————————————
版权为湖北日报报业集团荆楚在线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Email:webmaster@cnhubei.com
为达到最佳效果,建议使用800x600或1024x768分辨率
本站地址:湖北日报报业集团新闻大楼内
电话:(027)86774503  传真:(027)86791922  广告:(027)86791923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