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湖北>>随笔艺林>>本页       
 
[名人恋曲]“赛二爷”:孽海沉浮 红颜无尽(图)


(2005-06-16 09:17:37)

主持人语:赛金花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个颇有争议的人物。她的一生,大起大落,既有大富大贵,也有大耻大辱。只是她的富贵后面,总是有着无奈与辛酸。她的出身,使她始终无法摆脱一个娼门女子的宿命,为娼为妓时如此,身为状元夫人时,尊为赛二爷时也没有得到真正的尊重。人们看她,更像是看一个粉墨登场的演员,看她在舞台上变换着各种角色———风光的、困窘的,却从未去体验生活中的赛金花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但不可否认,出生于多事之秋的赛氏的确在中国近代史上留下了一些痕迹,使得后人或为其树碑立传,或斥之为汉奸娼妓。



1918年,与魏斯灵的结婚照,
花团锦簇几乎掩住了她喜悦的脸


清末名妓赛金花


13岁时的赛金花

公使夫人

赛金花,原姓赵,名灵飞,苏州人,祖籍徽州,生于光绪元年(公元1875年),家中世代从商。十几岁时,由于家道中落,为了贴补家用,她便跟着邻居女孩“出条子”。所谓“出条子”,就是妓女外出接客,外出的地方大多是“花船”。为了顾及全家人的面子,她化名“傅彩云”。在花船上,她认识了影响她一生命运的人物———洪钧。

出身苏州城内的洪钧,是同治七年中了一甲一名进士的真状元公,在江西提学的任上,因母亲去世回到老家苏州。一见赛金花,惊为天人。在友人的怂恿下,洪钧迎娶了赛金花。洪钧时年49岁,赛金花14岁。

赛金花传奇一生最辉煌的事就是成为状元夫人:尽管只是妾,但她由一名风尘女子从良而为状元的“二夫人”,后又随洪钧出使德、俄、奥、荷四国,尤其是在德国柏林社交的成功,既为她赢得了“东方第一美人”的雅号,也使她结识了瓦德西。

到德国两个星期后,赛金花举办了一次宴会。招待的客人有铁血宰相俾斯麦及其夫人、瓦德西上校及其夫人等一大批军界要员。宴会上,赛金花身穿状元夫人大礼服,梳了标准清朝贵妇的发式;她还让4个提了宫灯的丫头在前后左右为她照明引路。她用的是洋丫头,却让她们穿上了中国使女的装束,使她们显得俏皮而活泼。德国客人在惊叹之余深深赞赏这位公使夫人的独具匠心。这一次中西合璧的宴会非常成功,也为赛金花在德国社交界赢得了声名,人们称她为“东方玛丽亚”。可惜这种风光只有短短的三年,光绪十六年(公元1890年),洪钧任期已满,赛金花带着在德国出生的女儿德官随洪钧回国。

因为年龄悬殊,也许洪钧本就未想过能与赛金花白头偕老,但是死神的降临之快还是始料未及。光绪十九年(公元1893年),洪钧抱病而亡。毕竟出身娼门,洪钧死后洪府便无赛金花的立身之处,洪夫人留下了她的女儿德官,将她逐出了洪家。

“书寓”名人

本来,她是可以过平静的生活的。因为洪钧死前,曾将五万两银票交给自己的族弟洪銮保管,以作赛金花以后独自生活的费用。但是洪銮却将五万两银票侵吞了。迫于生计,赛金花来到上海,改名曹梦兰,以“曹梦兰书寓”挂牌。

清末民初的上海滩,“书寓”是妓女中最高级的一等,极讲究排场,“书寓”的挂牌主人一般不陪宿。也许是曾为状元夫人的经历与众不同吧,短短一年,赛金花就成为青楼名人。许多富商豪绅、达官贵人都以能在曹寓请客摆酒视为自己的无上荣耀。在来访的客人中,有一位对赛金花非常关照疼爱,他就是总理内务大臣杨立山。杨立山在曹寓挥金如土,常劝赛金花北上开书寓。

光绪二十四年(公元1898年),洪府的人认为赛金花重操旧业是给死去的状元老爷脸上抹黑,于是在上海滩利用媒体对其大加中伤。赛金花在上海滩无法立足,只好北上。

到了京城,赛金花书寓的生意一天好似一天,排场愈来愈大。其中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挂着“状元夫人”和“公使夫人”的招牌,而且赛金花本人容貌绝佳;二是有杨立山等一班在朝中位高权重的大员为之撑腰,尤其是赛金花新认识的义兄卢玉鲂的影响力更是不可小视(赛二爷之名便由此而来)。数月后,赛金花书寓在北京城成了娼妓界的头牌。

好景不长。义和团向八国联军宣战,京城一片混乱。赛金花带着她的金花班开始辗转逃难。路上带出来的一些金银珠宝丢失殆尽,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在八国联军占领北京三天后,赛金花又回到了京城。

赛瓦公案

八国联军占领北京后,烧杀抢掠,为非作歹。后来的联军统帅瓦德西自己供认:“联军占领北京之后,曾特许军队公开抢劫三天,其后更继以私人抢劫。”赛金花回到北京后,所见到的就是一幅满目疮痍的场面。而更让她悲伤的是,靠山杨立山已被朝廷处死了。

一天,一些德军士兵闯到赛金花家里抢东西。因为在德国呆过一段时间,金花以德语作答,让德国士兵十分惊讶。赛金花还拿出自己与德国皇后的照片证明自己是前大清国驻德国公使洪钧的遗孀。德国士兵立即回去禀报,于是便有了赛金花与瓦德西的重逢。

这次重逢使赛金花在庚子年间名声大震。事实上,当时的赛金花确实为北京城里的百姓做了不少好事。一次她在东单附近骑马时,看见一队洋兵着五辆囚车过来,每个囚车里都囚着一个中国人,旁边还插着杀头的标志。赛金花立刻拦住带队军官,说这些洋人手中的拳匪都是自己的朋友,要将5个人救下来。此时的赛金花俨然是联军统帅瓦德西身边的红人,众军官只得奉命行事,放了囚车里的人。类似的事情当时发生很多。

但也有人说,赛二爷的名声是以当汉奸换得的。瓦德西请求赛金花替联军采办粮食。赛氏便要求瓦德西以八国联军总司令的名义发布一条公告:停止烧、杀、抢和强奸妇女,违令者军法处置!然后赛金花自己去叫店铺的门,实行公平买卖。当时的人都说赛金花是想用粮食换和平。

赛二爷用粮食换和平、仗义救人的故事流传很多,但赛金花在庚子年间做的最大的一件事大概就是以“克林德”牌坊换了慈禧太后的命。

八国联军攻陷北京后,逃难路途中的慈禧在“以拳灭洋”策略失败的情况下,迅速改变策略,希望与侵略各国议和。但是,德国人却态度非常蛮横地提出议和条件:“必将太后正法,令皇上赔罪”。这是因为庚子年五月二十四日,义和拳将德国公使克林德公爵杀死于崇文门外,公使夫人坚决要让慈禧抵命。

清廷当然无法接受这样的条件,他们一心要息事宁人,于是想到了瓦德西面前的红人赛金花。赛氏果然不辱使命,对克林德夫人动之以情,答应为克林德立一座牌坊,最后终于说服克林德夫人。于是,清廷开始与德军议和。京城人对赛金花多有感激,称之为“议和人臣赛二爷”。

对于清政府来说,这是件极丢人的事情,有好事者写出了一首讽刺诗:“千万雄兵何处去,救驾全凭一女娃。莫笑金花颜太厚,军人大可赛过她。”慈禧听后大为光火。两年后,瓦德西奉命回国,赛金花虽有自知之明,主动移居到上海租界居住,但清政府仍寻了一个“虐待侍婢”的罪名,将她发配回原籍,赛金花再一次跌入社会最底层。

凄凉晚年

被逐出京城后,赛金花回到上海重操旧业。在此过程中,她先后经历了两次婚姻。

第一次嫁的人叫曹瑞忠,沪宁铁路稽查,名分依然是妾。但因为赛金花与曹稽查住在外面,倒也方便。赛金花开始渐渐满足这样的生活。可是好景不长,刚刚三十出头的曹瑞忠在数月后突然暴亡。“京都赛寓”再次挂牌营业。

3年后,也许是老天垂怜,赛金花在快要到达知天命的年纪时,遇上了一个真正视她如妻子的魏斯灵,江西省参议员兼民政厅厅长。魏斯灵与家里正妻已经断绝关系,因而可以与赛金花光明正大地结婚。二人婚后带着仆人平妈迁居北京,日子过得倒也平静。可是,这一次婚姻也只持续了三年。1921年魏斯灵死去,赛金花重又沦为娼妓。

与以往不同,她没有再挂牌,以往所剩的金银细软成了她和平妈后来生活的唯一经济来源。魏斯灵死后,她住在居仁里16号,门口钉上块牌:江西魏寓,自称魏赵灵飞。在居仁里,她过了十二三年的隐居生活,积蓄终于耗尽,连每月八角的房租都付不起,她只好请一名同情她的户籍警为她写了一份请求免费的呈文,希望能获得特准免捐。没想到这份呈文被一名记者全文刊登,并且起了个显眼的题目:《八角大洋难倒庚子勋臣赛二爷》。文章一登,立即激起各界反响。一些好心的记者在报纸上为她募捐,可是善心的人士毕竟太少,捐款对于赛金花来说只是杯水车薪,根本无法挽救她的生命。民国二十五年(公元1936年),赛金花病死于居仁里16号。经过社会各界的捐助,她被安葬在陶然亭。她死后不久,房东因她拖欠房租而向法院起诉。法院的判决是:被告务于民国二十六年(公元1937年)旧历端午节前迁出。赛金花死得很体面,没有被逐出房子,没有流离失所。这个名显一时的“公使夫人”、“妓界魁首”、“赛二爷”总算在死时保存了一点颜面。


发表评论  
 
请进入东湖社区“新闻时评”发表评论>>

[新用户注意!在东湖社区发表评论必须注册]
 

 热点推荐

散文随笔
·
冒充领导
·
嫁给老板的女职员
·
[荆楚网文]长在木头上的月牙儿
·
清水下杂面你吃我看见——红楼拾珠
·
[生活感悟]我望槐花几时开
更多
读书札记
·
一个人的家园——读《岁月与性情》
·
最美懵懂少年时(图)
·
为什么要读《德川家康传》
·
“一切阅读都是误读”
·
献给党旗的颂歌——读《雪白旗红》
·
书讯《去天堂使坏》
更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