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帕克霍加麻扎——香妃墓(图)

(2005-07-16 16:12:54) 天山网

    中国新疆伊斯兰教圣裔或知名贤者的坟墓,叫麻扎,为阿拉伯语音译,原意为晋谒之处或陵墓。一般墓室四周竖有许多长木杆,用作挂布条、马尾、羊皮、羊角、牛尾等物。麻扎多为庭院式建筑,有圆拱形顶部的高大墓室,以及礼拜殿、塔楼和习经堂等附属建筑,并拥有大量土地、房屋、商铺等产业。管理人称谢赫,另有伊玛目、穆艾津主持宗教活动,经文教师负责宗教教育。有名的麻扎有喀什的阿帕克霍加麻扎 (汉文史料称香妃墓 )、阿图什的沙图克·波格拉汗麻扎、英吉沙的乌尔德麻扎、吐鲁番的阿尔发达麻扎、霍城的秃黑鲁帖木儿汗麻扎等。主要分布在天山东南部,沿塔里木盆地南缘和帕米尔塔什库尔干一带。

    阿帕克霍加麻扎,坐落在喀什市区东北郊5公里的乃则尔巴格乡艾孜热特村。这座陵园始建于1640年,是今新疆境内规模和影响都算最大的伊斯兰教“霍加”的安葬地。相传在墓中还葬有清朝皇帝的“香妃”。因此,在新疆的汉族群众中又称其为“香妃墓”。现在国内外人士对这一名称可能更熟悉些。

    1640年,阿帕克霍加——依达也提拉的父亲玉素甫霍加死后,首先葬于此处。1695年阿帕克霍加也死了,被葬于其父的墓旁。早在阿帕克霍加生前,他就曾以“霍加政权”帕夏的名义,强迫数万民工,花费巨额白银为自己预建了豪华的陵墓,将玉素甫霍加原先那座尚属简朴的墓加以大规模扩建,这是历代封建统治者都极热衷的一桩大事。为此,甚至引起了叶尔羌和喀什噶尔一带数万百姓的暴动。

    以后,又历经上百年才达到今天这个样子。此墓本当以玉索甫霍加之名命名,只因阿帕克霍加在当时宗教界的地位及充当过世俗政权统治者所造成的重大影响,反而使阿帕克霍加在当时和后世获得了比其父更高的名声,因此该墓才冠以阿帕克霍加之名而流传至今。

    由于依善派传教士的影响,17世纪后在天山南北掀起了以朝拜麻扎为主要形式的对所谓伊斯兰教“圣人后裔”的崇拜纪念活动。自阿帕克霍加死后,这种活动开始逐步形成高潮,并历代延续了下来,这当然是新疆的历代封建统治者们推崇和大力提倡的结果。因此,阿帕克霍加麻扎作为今天新疆最大的“圣人”陵墓,在穆斯林群众中有过不可忽视的影响。

    1760年7月12日清朝乾隆皇帝曾专下谕旨,对阿帕克霍加墓的管理作出规定:“喀什噶尔所有从前旧和卓木(即“霍加”)等坟墓,可派人看守,禁止樵采污秽。其应行修葺分例,并著官为经理,以昭国家矜恤之仁。”不仅派有专人管理,而且也曾拨出款项予以维修。

    阿古柏入侵新疆后,为了以宗教麻痹群众,达到他分裂中国领土的罪恶目的,虽然为无休止的征战而苦于经费不足,仍然不惜耗资百万,动用数万民工匠人,全面整饰扩展了阿帕克霍加麻扎,费了整整4年时间,于1874年方才完工,基本上形成了今日所见的规模。

    1880年6月18日,曾有英国人依莱阿斯到喀什噶尔,游览了阿帕克霍加麻扎。据他在《游喀什噶尔阿帕克圣墓记》中说,当年这里还设有陵园附属的伊斯兰经文学校,“无数的经院建筑,它是到这里学习神学的学生们的住所”;在“大储水池旁有高台”。“地下铺着地毯”,极是华贵气派。还有今陵园西部的“加满”礼拜寺和教经堂两大建筑,大都完成于那个时代。

    解放前,陵墓曾遭当地旧政权的严重破坏,原墓前乾隆钦赐的匾额和墓顶上纯金镀就的月牙(约重50两),都被人窃去,整个陵墓也残破不堪。

    为了贯彻党的民族、宗教政策,保护有价值的文物古迹。解放后政府曾多次拨款,对阿帕克霍加墓加以维护和整修,使这座具有300多年历史的古老建筑群焕然一新,成为喀什的一大游览胜地。1999年定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如今的阿帕克霍加麻扎——香妃墓,依然保持了浓郁的伊斯兰教和传统的维吾尔族建筑艺术特色,占地约30亩(约合2万平方米)。陵园正门朝南,进门后是一个巨大的长方形庭园,由门楼和小礼拜寺、加满礼拜寺、教经堂与主墓室(维吾尔称“拱伯孜”)四大部分所组成。

    正门之前,地势开阔平坦,四周古杨参天,荫繄蔽日。平场东侧是陵园管理处,设有专卖旅游纪念品的小卖部和来宾接待厅;西侧是一个蓄满清水、占地约半亩的水池,这是伊斯兰宗教建筑旁必不可少的设置。

    正门不大,却十分华丽。门楼两侧也有高大的砖砌圆柱和门墙,表面都镊着蓝底白花的玻璃砖。跨进门楼,与门楼西墙紧连的是一座小清真寺,前有彩绘天棚覆顶的高台,那上面的花卉山水描画富有维吾尔族的审美情趣,值得仔细看看;高台后面有祈祷室,可供附近教徒日常做礼拜之用。在这里。陵园的门楼和小清真寺可算是一组整体建筑。

    陵园内西部用栅墙围隔的一个大院落里,又有一个较大的“加满”清真寺,大多在节日盛典时才开放,平时也只在“居玛日”开几个时辰的门,每逢这种时候,喀什市和附近各县的穆斯林们便云集于此,在朝谒阿帕克霍加墓之前,先在此进行大规模礼拜仪式。里面的建筑也很别致。

    庭园的正北端,有一个穹窿顶的庞大建筑物——教经堂,是当年阿帕克霍加与其父讲经习典之所。经堂圆顶中空、高大庄严,在造型上虽然自成一格,但同时也起着陪衬主墓室的作用。经堂的下部有一扇常年封闭的大门,上面挂着一把古旧的铁锁。旧时的女穆斯林们常在这里抚锁祈祷,传说凡求子、择婿或庇福无不应验。现在已不大有人去这样做了。

    作为陵园最大要建筑的主墓室,坐北朝南,坐落在陵园东部的又一个巨大庭园中。这个圆顶中空的“拱伯孜”,建筑高度艺术,造型精美壮观,不愧为整个建筑群之冠。

    主墓室的四周呈长方形,底面横长35米,纵深29米;四边各立一座半嵌在墙体内的高大砖砌圆柱,底粗顶细,底圆直径达3.5米左右;游人可以沿着塔柱内部螺旋形砖梯登上主墓室的顶部;4个塔柱顶端,又各有一座精雕细琢的圆筒形“邦克”,这是一些并不派实际用场的“召晚阁”,只起装饰效果。在“邦克”之上,又各有一杆铁柱,高擎着一弯金属制的月牙,很增加了—些肃穆神秘的气氛。

    主墓室通高26米多。有4层楼房那么高;四周墙壁上全用苍绿色的琉璃砖贴面,间以黄、蓝二色瓷砖镶嵌;瓷砖表面绘有彩色图案,有的还配有阿拉伯文古代警句。墓室顶部中央,是一个半球形巨大穹隆,圆拱直径长达17米。其顶部亦有一个筒形小“邦克”和一弯新月。这四塔一拱加上参错环抱的5弯月牙。使整座主墓室似乎拔地而起、直插云天,气势格外峻拔庄严,造型也特别奇瑰和谐,无怪乎会成为游人最瞩目和留连忘返的处所。

    主墓室的正门朝南,墓室内高敞明亮。正中离地半米多窝的平台上,排列着高低大小不等的许多坟包,以伊斯兰教墓包特有的格式砌就,一律用各色琉璃砖贴面,光洁可鉴。按其传统,高大者为男坟,小巧者为女坟。根据本地的普遍传说,这里面埋葬着阿帕克霍加及其家族的5代72人,实际上似乎并没有那么多坟包。

    就其历史意义来说,这座规模宏大的麻扎并没有多少令人称道之处,它只是阿帕克霍加家族过世后的“天堂”,其中凝聚着古代喀什噶尔维吾尔族人民无数的鲜血和肉躯。但同时,它也凝聚着这里勤劳勇敢的人民的高度智慧和技艺,作为喀什的一处名胜古迹,它将永存。

    何况,这座陵园还保留了“香妃”的动人故事,也值得再书一笔。

    香妃的故事的确是很吸引人的。到阿帕克霍加麻扎来观光的外地游客,大多倒是慕香妃之名而来的。关于香妃的传说,有各种各样;至于“香妃墓”或“香娘娘庙”,在国内似乎也不止喀什一个,比如内蒙呼和浩特和甘肃某地就都有这类祠庙。

    但是,对香妃及其墓或庙来历的解释,大都基本相同:喀什噶尔有一个美丽聪明的维吾尔姑娘,被清朝乾隆皇帝看中,送往北京封为妃子,因她自幼身上就带有一股浓郁的沙枣花香,被称作“香妃”。后来香妃病故,乾隆命124个人抬着棺木,历时3年半送遗体返回故乡喀什噶尔,安葬在喀什的“香妃墓”中。至今在阿帕克霍加麻扎的主墓室内,还存有乘驼轿,据说就是当年运尸时从北京带来的。

    清末诗人萧雄1892年在湖南长沙回忆早年在新疆的行踪时,曾写过一篇《访香娘娘庙》的诗。

    香妃墓位于喀什市东北约5公里处,系自治区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是一座伊斯兰教圣裔的陵墓,始建于公元1640年前后,据说墓内葬有同一家族的五代共72人。第一代是伊斯兰著名传教士玉素甫霍加。他死后,其长子阿巴克霍加继承了父亲的传教事业,成了十七世纪著名的伊斯兰教白山派的首领,并一度夺得了叶尔羌王朝的政权。阿巴克霍加死于1693年,亦葬于此,由于其名望超过了他的父亲,所以后来人便把这座陵墓叫为“阿巴霍加墓”。传说,埋在这里的霍加后裔中,有一个叫伊帕尔的女子,是乾隆皇帝的妃子,由于她身上有一股浓郁的沙枣花香,人们便称她为“香妃”。香妃死后由于其嫂苏德香将其尸体护送回喀什,并葬于阿巴克霍加墓内。因而人 们又将这座陵墓称做“香妃墓”。据考证,香妃就是乾隆皇帝的容妃,死后葬于河北省遵化县清东陵。

发表评论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