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世界之巅:三峡工程科技成果创100多项世界之最

(2006-05-17 04:37:53)

荆楚网(湖北日报)

记者赵洪松 周芳 唐晓安 李剑军

一座巍巍大坝,一个旷世传奇。映着峡江的青山绿水,即将全线达到185米设计高程的三峡大坝,以气吞山河的气势矗立天地之间。它见证着中华民族的勇气,见证着中华儿女挑战世界之巅的智慧。

有数字为证:截至去年底,三峡工程科技成果创造了100多项世界之最,获得国家科技奖励14项,省部级科技进步奖200多项,获得专利数百项。“一个个世界级难题被攻克,三峡工程是一座科技创新的丰碑。”长江委总工程师、中国工程院院士郑守仁如是评价。

问鼎百项世界之最

登上三峡大坝坝顶,触摸它钢筋水泥构筑的伟岸躯体,满眼都是“世界之最”。

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混凝土重力大坝,大坝高程185米,全长2309米,大坝及船闸、电站厂房等主体工程混凝土浇筑总量2800万立方米,三峡工程须浇筑的混凝土强度,远远超过此前全球最大的伊泰普水电站。如将三峡主体工程所用混凝土制成1立方米的混凝土块一字排开,可绕地球赤道大半圈。

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大坝建成后,水库正常蓄水位达175米,比上海吴淞口长江出海口的水面整整高出175米,水库总库容393亿立方米,其中防洪库容221.5亿立方米,能有效控制长江上游洪水。

它的躯体上有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算上地下电站,它有32台70万千瓦的发电机组;它有世界上泄洪能力最大的泄洪闸;它有世界上级数最多、总水头最高的内河船闸,双线五级船闸;它还有世界上规模最大、难度最高的升船机,能将3000吨级轮船垂直提升130米……

“三峡工程创造了100多项世界之最!”回眸三峡工程12年的建设历程,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的统计再次令世界瞩目。

问鼎百项世界之最,三峡工程将永载世界水利建设史册,永载世界文明发展史册。

书写一部工程史诗

让历史的镜头回到1997年11月8日和2002年11月6日,三峡工程的建设者们两次腰斩万古奔腾的长江。“截流需要解决的一系列技术难题。”郑守仁介绍,三峡工程大江截流和明渠截流的难度在世界截流史上均属罕见。

面临艰巨的使命,建设者没有退却,他们创造性地提出了“预平抛垫底、上游单戗立堵、双向进占、下游尾随进占”的大江截流方案,一举夺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大江截流成功,建设者面临新的难题。二期围堰高近90米,施工水深达60米,且80%堰体为水下抛填,那是世界最大的深水围堰,如何让它抵挡滔滔江水的强劲冲击?

通过艰苦的技术创新,建设者攻克了二期围堰防渗墙施工中的技术难点,仅用5个多月时间,在一个枯水期内就奇迹般地筑起了80多米高的二期围堰,先后经受了长江8次洪峰考验,在洪水流量61000立方米/秒、最高水位77.8米时,围堰运行正常。宛如“天梯”的双线五级船闸曾被誉为“长江第四峡”,而在花岗岩山体开凿出100米宽、170米深的永久性船闸,技术与施工难度前所未有。

有人计算过,若把该船闸开挖的土石砌成宽、高各一米的墙,可绕地球赤道一圈。它的总工程量相当于目前世界上已建成的最大船闸——美国邦纳维尔船闸工程量的20多倍。

经过6年艰苦卓绝的奋战,不屈不挠的建设者硬是从山体中切走了2000多万立方米的花岗岩,如同刀切豆腐一般,总偏差控制在20厘米以内。随后,他们又在岩体中打入10万根拉力数百吨的锚杆,成功地将直立墙和两侧的高边坡密密匝匝地“缝”成了铜墙铁壁,铸造了一座人间“天梯”。

双线五级船闸人字闸门堪称“天下第一门”,仅一个单扇门,面积就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重850吨,面积和重量均为世界之最。

如何建造这么大的闸门?如何让“巨无霸”闸门开启自如,且关闭时不渗漏?世界级难题再次考验着建设者。“难题已经被攻克,船闸运行自如。”郑守仁告诉记者,以武船为代表的一批大型国有企业参与了船闸建设,他们创造了令世界惊叹的成果。

留下一段创新传奇

32台机组,单机额定容量70万千瓦。无论是从数量、容量、规模,还是从技术难度上,三峡机组都是当之无愧的世界之最。

如此庞大的发电设备的制造,是立足于国内?还是引进国际上一流的制造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