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断巫山云雨而今梦想成真 夜以继日大坝完美封顶

(2006-05-21 05:05:44)

荆楚网(楚天金报) (记者 周寿江 特约记者 辛萍)

铸就185,大坝可全面挡水

昨天,三峡大坝全线到达185米设计高程。185米高程到底意味着什么?

水利专家介绍,三峡大坝全线到顶,使其提前两年具备挡水能力,今年汛期,水库蓄至156米水位,可实现预留防洪库容110亿立方米(工程完工后防洪库容为221.5亿立方米)。如果说1997年大江截流、2002年导流明渠截流是在某种意义上“截断”长江的话,那么,这次大坝全线到达设计高程,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截断巫山云雨”。

专家说,在三峡工程防洪、发电、航运三大效益中,防洪效益以其特殊的地位被排在首位。据专家介绍,在过去的800多年间,长江发生过无数次大洪水。这些洪水对长江中、下游地区造成了严重损失。新中国成立后,通过修建一系列堤防和分洪建筑物,长江中、下游的防洪状况得到一定的改善,但发生超过1954年型的洪水,仍会给长江中下游地区造成巨大灾害。专家论证:三峡工程是使该地区免受洪灾唯一可行的有效手段。

三峡工程完工后,水库正常蓄水位高程为175米,总库容为393亿立方米,其中防洪库容为221.5亿立方米。如此巨大的防洪库容,可削减的洪峰流量达每秒27000至33000立方米,为世界水利工程之最。它将极大地改善长江中、下游地区的防洪条件,可使长江中下游的防洪标准从十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千年一遇的特大洪水能够有效控制。

大坝旅游区一天接待游客6336人次 三峡旅游逐渐升温

三峡大坝坝顶开放参观后,已接待10万游客。随着工程的推进,三峡旅游逐渐升温。

昨日,在大坝全线到顶庆祝仪式结束后,记者登上左岸坛子岭。十几年前,还是一个杂草丛生的土包子坛子岭,现在已经是三峡工程坝区的制高点,饱览三峡大坝全貌的最佳观景台了。极目远眺,整个大坝工地尽收眼底。

虽然烈日炎炎,但坛子岭一点也不冷清,一两百名美国游客正在这里参观游览。一位戴墨镜的金发女子告诉记者,他们来自美国得克萨斯州,到中国已经3周了,三峡大坝是他们重要的旅游目的地。她说:“三峡大坝是一个奇迹,许多美国人都希望来看看。”

一位年纪稍大的游客疑惑地问,为什么在这里看不到农民,因为在他的印象里中国最多的就是农民。记者告诉他,为了建大坝,许多人被迁移到外地去了。老外恍然大悟,指了指不远处的大坝说:“水面上涨,把土地淹没了,是吗?”

除了外国游客,许多三峡移民也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登上坛子岭看看雄伟的大坝。

据长江三峡旅游公司市场部负责人介绍,截至昨天下午5时,三峡大坝旅游区当天接待游客6336人次,接待人数是除黄金周以外历年同期最高。预计今年三峡大坝旅游区的游客接待量将创历史新高。

不到10分钟花费几百元 庆祝仪式简单热烈

三峡大坝最后一仓混凝土于昨天下午2时浇筑完毕,有关部门和建设者代表随即在坝顶举行了简单而又热烈的庆祝仪式,整个仪式用时仅8分钟,花费也只有几百元钱。

“今天,我怀着无比自豪的心情,向全国人民宣布,举世瞩目的三峡大坝建成了!”在庆祝仪式上,三峡总公司总经理李永安动情地说,1997年12月11日,他见证了三峡大坝浇筑第一仓时的情形,在三峡工程建设者奋战整整3080天后,他又见证了大坝最后一仓混凝土浇筑完毕的盛况,“此时此刻,我感到无比的振奋和自豪”,他说,三峡大坝虽是用钢筋和混凝土浇筑的,但是也是广大三峡工程建设者用心血和智慧浇筑的。

庆祝仪式上,李永安表示,三峡建设者在三峡大坝的浇筑过程中,连续三年刷新混凝土浇筑的世界纪录。他表示:“大坝虽然建成了,但我们绝对不能有任何松懈,一定要兢兢业业,坚持高标准、严要求,把工程建成世界一流的工程。”

像“对待婴儿一样对待每一寸混凝土” 大坝质量国际一流

三峡工程验收专家组组长潘家铮在昨日举行的三峡大坝全线建成座谈会上说,三峡工程建设过程中质量意识深入人心,近万名建设者像“对待婴儿一样对待每一寸混凝土”,三峡大坝不仅是世界上最宏伟的一座混凝土重力坝,也是一座质量优良、安全可靠的大坝,大坝质量达到国际一流水准。

潘家铮说,不仅是大坝质量,三峡工程各个领域的质量都是优良的。双线五级船闸正式通航以来,除了有4天因流量超标按规定停航外,天天保证了安全通航。截至目前,电厂创造了连续安全运行912天的纪录。几十万个监测数据表明,三峡工程的所有建筑物、设备、地基和边坡都正常安全,一切都在控制之中。

潘家铮表示,三期枢纽工程验收专家组经过深入详尽的调查,认定各项工程质量满足设计要求,符合验收条件。

潘家铮透露,三峡二期工程中大坝曾出现一些表面和浅层裂缝。工地对这些裂缝给予高度重视,进行详细调查分析,对每条裂缝做了认真补强和保护。经过严格的修补,对今后安全运行不会带来影响,也不会留下隐患。

三峡人的大坝情

昨日凌晨零时35分。记者从秭归新城茅坪出发,取道三峡工程附坝前往三峡大坝坝顶。

附坝上灯火通明,不见一车一人。在附坝入口,值勤武警依然如白天一样,一一核对记者证、三峡总公司开具的采访证及车辆通行证后,才将我们放行。四五分钟时间内,我们先后穿过四道岗哨亭,来到大坝右岸入口。在入口处,记者和青云公司保卫科的陈龙、马福强两位保卫工作者攀谈起来。陈龙告诉记者,他每周都要来此上三天班,从头天晚上11时一直值守到次日清早7时30分。他在工地上了8年班,都是负责保卫工作。

陈龙告诉记者,大坝就要全线到顶了,他很激动,因为“大坝的建成有我的一份功劳”,陈龙说,他对大坝的感情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一天天长大般,“能不激动吗?”他笑着说。

这些天,数百名记者前来采访大坝全线到顶,一时“工地上的记者比工人还多”,在这夜色中,大坝则要静谧得多。

记者来到“最后一仓”施工现场,没了“大家伙”胎带机的遮挡,施工现场在数十只1000瓦的钨点灯的照射下,如同白昼。灯光下,数十名工人正在有条不紊地施工作业。

浇筑一大队带班副班长邓晓霖来自四川,在三峡工地干了8年。他对记者说,他参过军,部队是他的第二故乡,而今这三峡大坝,是他不折不扣的第三故乡。眼见大坝就要到顶了,想到有自己参与建设的大坝创造的一个个奇迹,心里就激动不已。他告诉记者,可能在下个月,他所在的浇筑一大队中的许多人都要离开三峡大坝,“心中很是不舍”。他说,他对三峡大坝的感情不能用言语表达,只能用心去感受。

有38年水电工龄的何永昌师傅,来自云南,当天他负责施工现场的照明和电路通畅等。他如数家珍地向记者介绍,他一生中,参加过以礼河水电站、西洱河水电站、鲁布格水电站、广蓄电站、开荒坪水电站、漫弯电站等水电站的建设,如今,在三峡大坝又“战斗”了6年,因马上要退休,三峡大坝可能是他水电生涯的最后一站。他还向记者透露,如今他那20多岁的儿子,已子承父业,成为水电系统中的一员。

夜色中的工地上,很难见到女同胞。因一身火红的监理制服,她迅速走进记者的视野。她是长江委三峡工程建设监理部监理张绘。今年26岁的张绘当天上下班的时间与保卫人员陈龙一样。她对记者说,她在宜昌葛洲坝长大,从水电学校毕业后,就一直在三峡工地上上班,对此她备感荣幸,希望好好工作,不负众望,和同事一起严格把好三峡的质检关。

今年58岁的李刚是张绘的同事,记者在他的工作牌上看到,在水电系统工作了38年的他的职务是监理工程师。他和张绘一样,要值夜班,为三峡大坝浇筑质量把关。曾参加建设黄龙滩、板桥及葛洲坝等工程的李刚,在谈到他对三峡工程最大的感受时说,三峡工程的质量,全方位多角度地显示出我们国家在科技水平及在管理水平等多方面是越来越进步了,“与过去比,简直又是一重天”。

发表评论  
 
 
 
  ·短信游戏  ·手机点播
·短信订阅  ·言语传情
·屏保图 
·待机图 
[魔法水晶] [占星奇缘]
[趣味游戏] [拇指情缘]

每天第一时间获知全球重大突发事件
突 发 娱 乐 高考热线
热 点 国 际 欧锦赛况
国 内 科 技 体育赛场
 手机号:
>>> 小灵通用户订阅更多短信由此进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