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专题>>2006>>三峡大坝封顶>>争论焦点>>本页
站内检索:
三峡工程未成资金消耗空洞 “第二船闸”被否决

本报记者程维发自湖北宜昌 2006年5月20日13时59分,负责三峡大坝浇筑工程的青云水利水电联营公司的浇筑一大队二中队班长戚文用手持一把灰板,细心地将大坝最后一个角落抹平。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最后那一抹,舒缓而又有力。这一抹之后,三峡大坝至此全面建成。

14时整,国务院三建委副主任、中国三峡总公司总经理李永安朗声宣布:2006年5月20日下午两点,三峡大坝浇完最后一仓混凝土,全线达到设计高程185米。

未成资金消耗“空洞”

19日,在“三峡大坝全线到顶新闻媒体见面会”上,李永安称,在三峡大坝修建前,国内围绕是否应修建三峡大坝展开争议,问题主要集中在三方面:一是我国的国力是否有能力承受三峡大坝建设的资金消耗;其次是三峡成库后的百万大移民如何解决;三是生态环境问题。一些人认为修建三峡大坝可能导致生态灾难。

李永安说现在看来,上述三个问题都解决得比较圆满。他说,首先三峡大坝不像此前担心的那样,成为耗空国力的资金消耗无底洞;而修建三峡大坝共需移民112万人,其中外迁16万人,目前看来他们的安置问题也已经解决,移民在总体上是稳定的,搬迁后的生活得到保障;至于生态问题,主要涉及水质、 地震、泥沙等问题,目前三峡成库后的生态问题比预期的要好,这主要得益于整个工程及库区、长江中上游重视生态建设。

除了上述问题圆满解决外,三峡工程在投融资体制上也有所创新,并为重大工程融资做的有力尝试。

为建设三峡工程,国家成立了中国三峡总公司,国务院批准把三峡工程建设基金(下称“三峡基金”)作为国家对三峡总公司投入的资本金。为支持三峡工程建设,除西藏自治区用电及贫困地区排灌用电外,全国人民每使用一度电,加征3厘钱用于三峡,称其为“三峡基金”。

“三峡基金”自1992年设立以来,在三峡工程建设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到2005年底共到位623亿元,占三峡工程已完成投资总额的51%,成为三峡工程最为稳定的资金来源。

1994年起,每度用电三峡基金所征上涨1厘钱,开始征收4厘钱;从1996年2月1日起,直接受益和将要受益以及经济发达地区的16个省、市,每度用电加征到7厘钱,其他地区仍征收4厘钱。

这样,除西藏自治区用电及贫困地区排灌用电外的国内电费中,有一小部分是为三峡工程作贡献的,这笔钱,要一直交到2009年三峡工程竣工。

2003年, 财政部又批准三峡电厂所得税在工程建设期全额返还三峡总公司,作为国家注入三峡工程的资本金。同时,国务院还决定把葛洲坝发电厂划归中国三峡总公司管理,电厂上缴中央财政的利润和所得税全部作为“三峡基金”。

三峡总公司计划发展部负责人赵健强说,资本金制度的设立,使三峡工程任何时候都没有因资金问题而影响建设。

李永安19日在回答《第一财经日报》提问时称,三峡工程总公司目前的投资中资本金占40%的比例,负债占60%,其中资本金是国家投入的部分,主要通过“三峡基金”投入;负债部分主要由国家开发银行的贷款,国外贷款,发行7期三峡债券及使用少量商业银行贷款构成。

目前,三峡工程总公司已经从国家开发银行贷款300亿元,已经归还100亿元,另有200亿元逐步归还;发行三峡债券共募集资金220亿元,用于购买6台发电机组;向国外银行贷款10亿美元,用于购买部分进口设备。

减少巨额防洪成本

李永安在庆典仪式现场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随着大坝全线到顶,三峡工程防洪效益提前两年发挥作用。

防洪是三峡工程的首要功能,在三峡大坝建成后,中央政府及长江下游易受洪涝灾害影响的省市的防洪治灾成本大大缩减。三峡工程的另两大主要功能是发电、航运。

三峡总公司副总经理曹广晶19日在“三峡大坝全线到顶新闻媒体见面会”上称,三峡大坝按照1000年一遇的防洪标准设计;此外,大坝泄洪能力达每秒11万立方米,只需3~4天可以泄完全部库容,以应对常规武器攻击;同时,三峡强大的泄洪能力可以有效调节洪峰。

中国工程院院士、长江水利委员会(下称“长江委”)总工程师郑守仁补充道,长江荆江段100年一遇的洪水的径流量是8.3万立方米/秒,而三峡能承载1000年一遇的洪水的径流量是8.88万立方米/秒。

郑守仁在会后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称,目前还无相关统计数据显示长江中下游每年的防洪及治灾成本是多少,但是1998年长江中下游暴发的特大洪水给国家及地方造成了高达1000亿~2000亿元的损失,有了三峡大坝,就可以避免或降低这一自然灾害的影响。

三峡大坝蓄水至175米后,三峡水库的防洪库容将达到221.5亿立方米,相当于4个荆江分洪区的可蓄洪水量。遇特大洪水,调节三峡库容能有效调控洪水,保护长江中下游至少1500万人口和150万公顷耕地。

曹广晶在回答本报记者提问时称,目前三峡大坝在防洪操作上,有一个国家批准的防洪流程。在汛期到来时,三峡先开闸泄洪,用泄空的库容来调节洪峰,在发生大的洪水时,则根据防洪操作流程,由中央下达相关指令,三峡总公司负责进行相应防洪操作。

目前,三峡水库可利用150米水位以下库容(135米至150米之间的库容为72.9亿立方米),按荆江补偿调度方式,完全调蓄不同类型的20年一遇的洪水,而对全流域性的洪水(如1954年、1998年)则可发挥更大的作用。

今年汛期,三峡枢纽泄洪设施主要由23个大坝泄洪深孔、14个导流底孔、1个排漂孔、3个排沙孔及投产的14台电站机组所组成(尚有2个排漂孔、4个排沙孔、22个表孔未建设完工不能投入使用)。

2006年,三峡水库就可在需要时,提供至少72.9亿立方米的防洪库容。尽管这一防洪库容只是三峡工程完建后总防洪库容的1/3左右,但已超过了荆江分蓄洪区调蓄洪水的能力。而遇大洪水启用一次荆江分蓄洪区,得动迁数10万人,经济损失数10亿元。

三峡“第二船闸”被否决

“现在三峡船闸运行非常轻松,压船(指过闸的船只长时间排队等候过船闸)现象已经没有了。”曹广晶19日表示。他认为,在三峡船闸投入运营后,正好经历了长江航运突飞猛进的时期。在三峡船闸投入使用前的20年中,大坝上游的航运能力最大为1800万吨/年,但由于上游水位提高,在船闸开通后第一年,航运能力就提升至4340万吨/年(双向)。

但关于三峡大坝提升上游通行能力的判断,重庆市一些官员与曹广晶观点相左。重庆市一些官员认为在三峡大坝建成后,配套的三峡船闸因设计缺陷,导致目前的三峡船闸成为限制重庆航运发展的一大瓶颈。

按照重庆市2002年拟订的《重庆航运中心发展规划》,该市将用8年时间,总投资230多亿元,建成长江上游航运中心。重庆拟将长江上游的航运能力由2002年时的每年1750万吨,提高到每年5000万吨左右。

5000万吨是三峡船闸的设计单向通行能力,而重庆市不太可能独占三峡船闸的通行能力,这就意味着未来重庆不得不在新增运力上更依赖于铁路运输。

今年1月5日,重庆市常务副市长黄奇帆还在公开场合提出,目前长江上的十几座桥梁,阻碍长江上游运力进一步发展。重庆市希望三峡第二船闸的建设能提上议事日程。

而19日记者招待会上,曹广晶明确表示“三峡没有建立第二船闸的打算”。三峡船闸的设计能力,单向运输量为5000万吨,双向为1亿吨,重庆市的航运能力虽然在2004、2005年出现较大增长,但“以后几年重庆的航运能力也不可能实现爆发性增长”。

曹广晶还表示,目前长江航道的主要限制在荆江河段,现该河段在枯水期只能勉强维持3米多的水深,万吨货轮吃水量远在3米以上。

今年,三峡五级船闸10月开始续建工程,届时实行单向通行,将持续近一年。三峡船闸作为长江水运的咽喉,其单向运行势必会给上游物资外运带来影响,部分货物甚至只能翻坝(将货物卸船后由汽车转运翻过三峡大坝,并再装船运走)转运。

枢纽管理部负责人称,三峡船闸续建时单向通行,上游尤其是重庆货物外运肯定会受些影响。在原来的船闸续建方案中,续建期间集装箱过坝需要直接翻坝。重庆方面提出集装箱货物贵重,且要去下游赶定期班轮,希望优先过闸,三峡总公司“立即采纳”了这一建议。

不过,三峡总公司方面表示,三峡船闸通行能力不高,还与长江上的船舶普遍偏小及非标准化有关。目前交通部门正在促成船只标准化。曹广晶称,现在长江上已经出现一些3000吨的单船,且已有7000吨的船舶出现。

此外,为解决客船通行时间过长的问题,三峡总公司还计划年内投建一座升船机,其将主要作为客轮的快速通过解决途径,以往客轮4个多小时过闸时间将缩短为40分钟。

不过,被称为“电梯船闸”的垂直升船机由于技术难度非常大,设计工期比原来推迟了半年左右,预计2012年左右才能投入使用。

届时,船舶和江水将一并装入一个长120米、宽180米的盛船闸,经过齿轮齿条的带动爬升,箱子里的船就像坐电梯一样垂直通过船闸,既快捷又方便。三峡大坝垂直升船机的规模和技术难度远远超过了现在世界上的最高水平,因此也成为三峡工程中唯一一个中外合作的项目,其设计和监理均为德国公司。

(第一财经日报)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