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邮件
English
新闻湖北 > 楚天金报38版

历险倾诉 那些温暖我支撑我的事

        荆楚网消息 (楚天金报副刊) □本报记者 周新
     2008年5月20日,我被编辑部派往地震灾区采访。出发前,我没敢跟远在老家的父母告知这个消息,怕他们为我的安危担心。21日傍晚,我抵达了绵阳,立即投入到紧张的采访和写稿中。
     在那个像战场一样的环境里,身为高级心理咨询师的我很快忘记了悲痛,尽最大努力去帮助临时安置在绵阳南河体育馆的灾民朋友们,鼓励他们克服地震带来的心理阴影,树立信心,用积极的态度面对今后的生活。5月22日我深入到绵阳安县的乐兴、黄土、桑枣等集镇采访,沿途看到四处倒塌的房屋,那些景象与我的老家很像,不由让我想起湖北家乡的父母,真想给他们打个电话,问问他们可好。
     23日早上6时,我冒险从绵阳出发,前往平武县城。通往县城的路上,响岩镇的水泥桥处设置了检查点,过往人员由警察仔细查看身份证,卫生防疫人员用喷雾器给车辆外表消毒,整个检查过程一丝不苟。那里还驻扎着济南军区装甲部队,暂时搭盖了帐篷,给需要救助的人员提供及时的服务。
     在经过南坝镇时,一派热火朝天的场景跃入我的眼帘。以前的平江公路(平武到江油的省道)完全被地震毁了,行人和车辆通过,必须涉水经过涪江的河道。高处是空降兵部队的帐篷,整齐划一,河道的滩堆上停放着一排排军车,不远处有成都军区临时搭建的野外淋浴场,供军人和灾民使用。傍晚时分,有三三两两的女兵端着搪瓷盆去河里洗衣服,炊事兵则有条不紊地忙着准备晚餐,炊烟袅袅。那样的景象,以前只在影视作品中才能看到,而那一次,我亲眼目睹了这一幕处处温馨宁静、井然有序的场面。
     这情景,让我想起家乡农忙时节乡亲们劳作时的场面。真是奇怪,我没有来由地牵挂起父母,非常想和他们通一个电话。但那时灾区电话信号还不是很畅通,我始终没有将电话拨出去。晚上躺在帐篷里,我久久不能入睡,让我感动的是,有时候,手机会突然奇迹般地接到读者发来的短信,他们看到我从地震灾区发回的报道,知道我也赶往了前线,叮嘱我保重身体。
     顿时,我心中涌起一股巨大的动力,能被陌生的读者朋友关注和牵挂,这是一件幸福无比的事情。
     24日下午5时,刚刚从平武县平通镇采访归来的我听到手机铃声激烈地响起。是父母打过来的!刚接通的那一瞬间,我非常激动,不知道说什么。父亲用疲惫的话语告诉我:“你妈病得很厉害,有空你回来看一下。”我说知道了,那一刻,我依然没有告诉父亲,此时儿子正在千里之外的地震重灾区。
     接下来的那几天,我早出晚归,寻找采访对象,深夜完成当天的稿件后,还要思考第二天的采访线路。那些天,我面临的一个最大困境是,怎么都睡不好,心中的某一块地方肯定是被父亲的那个电话给牵动了。作为儿子,此时我按理应该飞奔到母亲身边,紧急将她送往医院治疗。可我不能,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
     父亲早年就跟我说过,母亲身体弱,生下我之后就不行了,后被家人用垫着棉被的竹床连夜抬往县医院,这样才捡回了一条命。她身高不足1.5米,体重才60斤多一点,瘦弱到一阵风就可以将她吹走的地步。想起可怜的母亲已病重卧床不起,我的眼泪不停地往下流,但也只是偷偷地,在无人看到的地方。
     白天忙于采访,心里还好受一点,一旦忙完一天的活儿,躺在四处借宿的帐篷里,我就感觉自己是多么孤单,甚至需要被人抚慰。但每当这样的时刻,我总能收到陌生读者发来的短信,他们对我表现出的关切,所用的语言,让我感觉,我好像是他们的亲人。顿时,疲惫不堪的我一下子被幸福给牢牢包围住了。
     那几天里,我只给父亲打过一次电话,说忙完了工作,会第一时间赶回去,要他把母亲先照顾好。5月26日,我接到领导的电话,要我紧急撤到成都,因为那段时间唐家山堰塞湖已威胁到绵阳民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这一天,我仍然站好最后一班岗,抓紧时间采访,争取在报道上不逊色于同城的其他纸质媒体。
     5月27日中午,我将在灾区采访的最后一篇报道发回编辑部后,整个人一下子空了,心里升腾起一种说不出的滋味。那一刻,我最想实现的,就是马上飞到母亲身边。可我不会飞,火车票是当晚9时许的,T124次,预计到达武汉的时间是28日下午5时。
     在成都火车站候车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进来。一听声音,我就知道她是谁了。2004年秋天,她曾找我倾诉自己在感情上的不幸,此后,她有烦恼就会打电话给我,把我当作知心人,或者一个大哥。她开心地告诉我,她结婚了,老公是十堰的,在28日中午坐火车从十堰回武汉。
     我知道,从成都出发途经武汉的列车,会经过十堰。于是就问她坐哪一趟车,她说T124次,我说,那我们应该可以在火车上碰到。并告诉了她我所在的卧铺车厢号。她感到奇怪,问我怎么会也在火车上,我说自己到灾区采访了,现在正要返回。28日下午两点多,她找到了我。那时她挺着大肚子,我笑着问她怎么那么快就要当妈妈了,她说爱情来了谁都挡不住。
     当晚,报社领导为我和从灾区回来的同事接风,并给我放了两天假。29日一大早,我就心急火燎地往老家赶,希望能早点见到母亲。母亲真的病得不轻,她患的是慢性阻隔性肺病,当天我就将她送到县人民医院,尽心尽力照顾。闲聊时,我提到自己刚从地震灾区回来,除了为我担心之外,母亲叮嘱说:“你去灾区是帮忙,妈这是老毛病,不能耽搁你,妈懂这个道理。”一瞬间,我的眼泪差点流了出来。
     我突然想起在火车上偶遇的那个倾诉者对我说过的话:“我敢肯定,你妈绝对会为你能够深入灾区采访感到骄傲。”果真如此,母亲没有为我不能及时赶到她身边照料有半句怨言,对我始终默默支持。而我也因此获得了值得珍惜一辈子的回报:读者朋友在金报上读到我写的“历险倾诉”那几天,纷纷给我打来电话,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一定要注意安全,平安回来。这种情就像温暖的海洋,每当遇到烦恼时,我会情不自禁地跳进去徜徉,从中汲取生活的营养。
    
编辑:admin
更多关于的新闻
请进入“东湖社区”发表评论>> [新用户注意!在东湖社区发表评论必须注册]
已有 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
我来评两句
用户名: 支持 中立 反对
今日关注
Copyright © 2001-2010 湖北楚天传媒网络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主管:中共湖北省委宣传部 湖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办:湖北日报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人员招聘 - 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采购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