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时代先锋

更多

夏雨田:武汉著名表演艺术家

发布时间: 2008-11-18 10:36   来源:    进入电子报

  夏雨田(1938-2004)出生于北京。一级编剧。曾任中国曲协、湖北省文联副主席,省曲协、武汉市文联主席。1960年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1961年到武汉市说唱团任相声演员、团长等职。1982年调武汉市文联,后任武汉市宣传部副部长、武汉市政协常委。1953年以来共发表诗歌、小说、散文、评论、剧本、曲艺作品约400余万字。有《多多关照》等20余部作品在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曲苑杂坛等栏目播出。著有作品集《无限青春》、《花花世界》等。其中获全国一等奖的曲艺作品有《难忘的一课》、《农老九翻身记》、《借电话》、《归国记》、《吃不了兜着走》等,并获武汉市政府“黄鹤文艺奖”、湖北省“屈原文艺创作奖”及中国相声节、曲艺节“金黄色玫瑰奖”、“牡丹奖”。1995年获中国曲艺家协会颁发的“全国相声创作杰出贡献奖”。2003年被评为中国十大杰出文化人物,劳模新贡献标兵。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2004年上半年,全国人民与突如其来的非典疫情鏖战之时,陷入重病、靠透析维持生命的夏雨田,在病床上辗转反侧:“这是多么需要艺术家站出来的时候啊!”他从病床上爬起来,走进了隔离区。从4月29日至5月5日,夏雨田独自创作了一台晚会的作品。在无法组织观众的情况下,他与武汉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一道,将这台名为《明天会比今天好》的抗击非典的节目录制下来,很快在电视上播出,给人们带来精神的激励。

  夏雨田一个字一个字、一句话一句话地创作这台节目时,从上个世纪80年代后逐渐加重的晚期肝硬化、肾功能衰竭给他带来巨大的痛苦。他随时可能倒下,是对人民和时代的挚爱,激励他顽强创作。

  夏雨田常说,艺术就和人一样,最不能缺的就是一股子精气神。没了精气神,就成了蔫花败草,谁看了都会生厌。在艺术的园地里耕耘,夏雨田最讲究的也是作品的这种精气神。

  1991年,波斯湾爆发战争。当时,在科威特参加援建任务的5000多名中国工人处于炮火硝烟之中,生命财产安全受到威胁。在我国政府的关心和努力下,他们连同被台湾老板抛下的100多名台湾工人,历经周折,最终全部安全返回。

  躺在病榻上,夏雨田从电视里得知了这一消息,随即创作出相声《归国记》。

  相声围绕着“祖国妈妈”的主题展开,由夏雨田的学生陆鸣和赵卫国在武汉首场表演,他们含着热泪唱起了大家熟悉的歌曲:“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所有观众不约而同地跟唱起来,眼里含着泪花,深情的歌声久久回荡……这个相声段子在北京、武汉等地持续演出了40多场。

  举国上下开展向雷锋学习的年代,他创作了湖北小曲《接着雷锋的日记写》;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来,他创作了湖北小曲《难忘的一课》,相声《农老九翻身记》、《我和冰棒状元》等;举国上下战洪魔,他创作了反映抗洪精神的《灾而不难》、《电话声声》和《零点三十分起爆》;香港回归,他创作了小故事《回归轶事》;十六大召开之时,他创作出反映“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喜迎十六大的《寻亲》和《你好,十六大》。

  有人说,把夏雨田的作品以时间为顺序排列起来,是一部用曲艺作品写就的中国当代史,每一个时代的音符在里面都能找到相应的作品。

  从群众生活中寻找艺术的源泉

  20世纪60年代,夏雨田从华中师范大学毕业后投身曲艺事业,成为我国第一个走上曲艺舞台的大学生。几十年的执着追求,使夏雨田成为著名的曲艺作家、表演艺术家,他的作品走出了一条雅与俗相得益彰的艺术之路。

  无论是读夏雨田的作品,还是看他的表演,人们得到的永远是欢笑与愉快。很少有人知道他为捕捉生活中笑的元素所付出的艰辛与代价。20世纪60年代,夏雨田来到大别山区的湖北大悟县体验生活,主动要求住进一户方圆数十里最困难的人家,与农民兄弟同吃同住,几个月下来,人瘦了一圈,还染上了肺结核和急性黄疸性肝炎。

  “文革”期间,夏雨田与土壤学家姚康教授相识,亲眼见到姚教授被剥夺了教学、科研的权利。为防止说错话、办错事挨批斗,姚教授连宣泄苦闷的地方也找不到。一次,他蹲在鸡笼前,对着精心饲养的几只小鸡自言自语:“你们自由自在真幸福。可以吃虫也可以吃草;高兴了就放声歌唱,玩累了也可以在窝里美美地睡上一觉;不担心被写小字报、戴高帽……当时,夏雨田站在姚教授的身后,心里像是被一个巨大的锤子狠狠地敲打着。

  拨乱反正后,夏雨田又见到了姚教授,他精神矍铄,满面春风,每天清早戴着斗笠出门,月上林梢才满手是泥地回到家中。从姚教授的身上,夏雨田看到了知识分子地位的变化,灵感顿生,铺开纸创作了《农老九翻身记》。这个由夏雨田自己创作、自己表演的作品夺得全国相声大赛一等奖。

  1998年,武汉遭遇百年未遇的特大洪水,夏雨田正病重住院。住在隔壁病房的恰好是原湖北省水利厅一位副厅长。遭遇特大洪水,“老水利”即使退下来了,也被请为顾问上堤察看汛情,他住院时也不断有人向他汇报水情水汛。夏雨田不放过这个机会,经常找“老水利”聊天,仔细询问水利的知识、典故。后来,“老水利”发现夏雨田每天晚上都在写东西,几乎整夜整夜地干,经了解是在创作抗洪的节目。护士委托“老水利”做夏雨田的工作,要他注意休息,不要这样玩命。夏雨田说:“干部群众、解放军战士抗洪是在堤上‘玩命’,我要为‘玩命’的人‘玩命’,死也值得!”他用7天时间为武汉市曲艺团完成了一整台晚会《水也滔滔,情也滔滔》,包括十几个节目,为长江大堤保卫战提供了精神力量。

  夏雨田回忆起这段经历时,恳切地说:“虽然身上挂着吊针,可脑子里没有打针啊,还可以思考,刚好可以趁空把平时积累的素材综合、提炼一下。与其在病床上躺三五年浪费时间,还不如拼命干上一两年,给世人留一点作品。”

  不计名利的艺术家

  有人说,文艺圈是个名利场,每一个艺术家都会受到名利的诱惑和考验。夏雨田也同样面临这种诱惑和考验。但他对名利有着自己的价值取向,不为名所累,不为利所惑,不为名利放弃艺术家的追求。

  夏雨田看重的是对艺术至真至美的追求,对作品百炼成钢的渴望,而不是对金钱和个人名声的追逐。有一年,武汉话剧院为了使“汉派小品”走向全国,组织了一个喜剧艺术沙龙。由于没有钱,不能花大钱征集作品。这时,他们想到了夏雨田这位不要稿酬都能为艺术玩命的艺术家。夏雨田一听来意,不仅满口答应当艺术顾问,还表示即使没有稿费也要写出好本子。这以后,他常常抱病创作,参与喜剧社的活动并出谋献策。在他的支持下,“汉派小品”迅速崛起。夏雨田不仅为话剧院写本子,还为武汉邮政艺术团、武汉电信艺术团、武汉铁路文工团、武汉说唱团、武汉电视台等演出团体写本子,给多少报酬无关紧要

  近年来,武汉说唱团曾有人做过统计,夏雨田帮他们联系的演出业务按规定应提成8万多元钱,可他一分钱都没要。

  在演艺圈,夏雨田有自己的人生哲学和处世原则。他认为,文人相亲才能推动事业的发展。人家生怕对手超越了自己,可他却巴不得对手比自己强!夏雨田在几十年的艺术实践中,不知成就了多少后起之秀,多少曲艺事业未来的栋梁。仅以武汉市说唱团的青年演员为例,陆鸣是他苦心栽培的,赵卫国是演他的小品出名的,黄涛的精彩贯口是用他的《对句子》打造成功的……

  就在这些年轻人走向鲜花和成功的时候,夏雨田的生命一次又一次到了病危的境地。病情严重时,他只能歪歪斜斜地写本子,有的字大如板栗,有的字小如黄豆。近10年来,夏雨田的创作是在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中完成的。他担任武汉电视台《都市茶座》节目的固定撰稿人,该节目从2000年10月7日开播至今已有100多期,每个星期他都要完成一个独角戏和一个串台词的创作。无论病得多么厉害,他都准时交稿。去年春节前,他病情加剧,体内的腹水胸水压迫呼吸,病情日日反复,每隔一天就要抽胸、腹部的积水,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单。病痛折磨得他既不能靠,更不能躺,只能坐着,最长的一次他连续在椅子上坐了27个日夜!但他依然痴心于曲艺创作,在病痛中创作了一个个好作品。夏雨田说:“一写东西,我的生命就充实了,我的身体这部旧机器才能调整到最佳状态。我无法追求生命的长度,但我能够把握生命的质量。”

  凭着开朗、乐观、豁达、顽强的精神,夏雨田在病床上陆陆续续写下了300万字。他在挑战生命极限的同时,把痛苦留给了自己,把笑声和欢乐洒向人间!

(本文来源: 编辑:余晶)
关键词:

相关新闻:

湖北焦点

国内要闻

娱乐推荐

荆楚网版权相关声明:
① 本网欢迎各类媒体、出版社、影视公司等机构与本网进行长期的内容合作。联系方式:027-88567716
② 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誉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联系方式:027-88567711
③ 本网原创新闻信息均有明确、明显的标识,本网严正抗议所有以"荆楚网"稿源的名义转载发布非荆楚网原创的新闻信息的行为,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④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编辑推荐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