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专家论述

更多

阮家福:税收政策在新一轮经济振兴中的功用

发布时间: 2009-11-21 09:38   来源: 荆楚网   进入电子报

  税收是政府调控经济的一种重要手段。在新一轮经济振兴中,税收政策应定位于国内需求与民生建设、投资改善、结构调整与产业布局优化以及自主创新的激励,从而加速推动我国经济复苏。

  为应对金融危机,抑制经济形势的恶化,我国政府陆续出台了一系列刺激经济的政策,广泛涉及国内消费、国内投资与出口等主要国民经济领域,包括扩大内需的十项措施、四万亿元投资方案、十大产业振兴规划等。

  税收是政府调控经济的一种重要手段,运用税收政策刺激经济增长,一方面要选准政策的着力点,把握好政策的调控力度;另一方面要充分重视各种政策手段的优化组合,如税收政策与货币政策、产业政策的配套使用,税收调控手段与政府投资、财政贴息、社会保障支出等多种手段的组合运用等。在新一轮经济振兴中,税收政策应定位于国内需求与民生建设、投资改善、结构调整与产业布局优化以及自主创新的激励,从而加速推动我国经济复苏。

  扩大国内需求,着力改善民生

  扩大内需是促进消费的引擎。改善民生是扩大内需的着力点。税收政策在扩大国内需求、着力改善民生方面可以发挥显著作用,是刺激经济复苏和发展的一支“催化剂”。

  就业是民生之本。一方面通过建立形式多样、目标明确的税收优惠政策体系,积极扶持劳动者自主创业、自谋职业;另一方面把下岗职工、退伍军人、转业干部和随军家属、大中专院校等待分配的毕业生、社会待业青年、失地农民等全部包括到税收优惠对象中,扩大税收优惠扶持的企业范围,尤其是对劳动密集型的中小企业更是要加大扶持力度,扩大就业弹性;同时还要简化审批手续,加强税收优惠政策的监管,把就业优惠落到实处。

  教育是民生之基。政府在继续加大教育投入,改善分配结构的同时,应加大对受教育者的税收扶持力度,鼓励企业、家庭和个人扩大教育消费。通过税收政策引导、带动民间资本投入教育事业,同时完善企业捐赠教育事业的税收优惠政策。

  收入是民生之源。政府应建立覆盖居民收入运行全过程的税收调控体系。在个人收入的实现环节,充分发挥个人所得税的核心作用。贫富悬殊往往是由劳动收入以外的其他收入造成的,应将收入划分为劳动收入和非劳动收入,采用分类与综合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模式,加大对高收入的调节力度,缓解收入分配不公;在个人收入的消费环节,完善现行的消费税制度,对特殊的消费行为征收特别消费税;在个人收入的积累环节,可以加大财产税的调控力度;在个人收入的转让环节,可以适时开征遗产税和赠与税;与此同时,还可以运用税收优惠等手段鼓励各种非营利组织的发展,鼓励企业和个人对弱势群体的捐赠,使财富的分配更加均衡合理。

  社保是民生之安。建立起覆盖全民的多元发展的社会保障制度,将从根本上解决我国内需不足的问题。我国当前社会保障事业的发展虽然初具规模,但是覆盖面窄、政策不统一、运营管理不完善、收支缺口大等问题仍比较突出,所以开征社会保障税是促进我国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的必然要求和基本方向。当务之急是为企业和员工的养老等提供税收优惠,扩大社会保障的覆盖面,为社会保障税的开征打下坚实的社会基础。

  住房是民生之需。可通过购房登记实名制并根据购房者的不同用途进行税收上的调节,抑制住房投机的冲动,让多数住房回归生活必需品的本质。消费税是对社会财富的再分配,应对高档住宅征收消费税,这对调整住房供给结构、平抑房价上涨过快、缓解社会成员之间分配不均、保护土地资源方面均有重要作用。

  医疗是民生之重。政府应完善医疗保险的税收政策。对于医疗服务实行低税政策,降低行业整体税负,促进医院布局的改善,优化医疗资源配置,便于百姓更好地就医。同时,实行商业医疗保险抵缴个人所得税的税收政策,鼓励低收入群体购买商业医疗保险,提高低收入群体商业医疗保险投保率,从而提高其医疗保障水平。

  改善投资环境,引导投资方向

  我国目前实行的扩大基础设施投资以及扩大银行贷款规模等措施,已经对投资需求产生了一定的刺激作用。由于在促进投资方面具有较强的针对性和许多其他政策无以比拟的优势,税收政策无疑要承担起应有的使命。

  首先,要调整不利于投资的税收负担政策。一方面,要通过清费立税,规范政府收入渠道,理顺税费关系,来减轻投资的税外负担。另一方面,要通过结构性减税、扩大税收优惠、严格税收管理,来减轻投资的税内负担。

  其次,要改革不适应投资的税收政策:

  改革增值税制度。积极推行消费型增值税,同时扩大增值税的课征范围,将目前仅限于工业制造、商业批发零售及部分生产性劳动服务领域的征收范围,扩大到交通运输、建筑安装、邮电通信、房地产等目前仍在征收营业税的行业。

  改革消费税制度。一方面要废除明显与国家投资政策和扩大内需相矛盾、抑制投资增长的税目,同时降低汽车等的消费税税率,支持热点投资;另一方面,应当及时调整并扩大消费税的征收范围,对一些新生的奢侈品和不利于环保的消费品,没有纳入消费税征收范围的要纳入消费税征收范围,已纳入的应适当提高其税率,以正确引导投资。

  最后,要规范有利于促进投资的税收优惠政策。一是要降低税收优惠政策“门槛”。废除对民间投资享受优惠政策所规定的无谓限制,保证凡是符合国家调控政策的民间投资都能享受税收优惠政策;二是要扩大税收优惠方式。国外的经验表明,在激励投资的政策中,广泛运用税基式优惠方式,具有更高的效率。我国的税收优惠政策应逐步实现当前由税率式优惠为主向税基式优惠为主的转变;三是确立以产业为主的税收优惠导向。明确优惠导向、积极引导投资。

  加快结构调整,优化产业布局,推进自主创新

  面对外部空前严峻的压力,我国的一些行业产能过剩的矛盾凸显,工业增长乏力。对此,必须着力推进产业结构调整,优化产业布局,推进自主创新。

  与发达国家以及建设创新型国家的要求相比,我国现行税收政策在促进技术创新方面还存在许多不足,比如税收优惠政策比较散乱、缺乏系统性,某些税制设计不利于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等;在促进风险投资发展方面,现行税收政策对风险投资的导向和带动作用不明显等,迫切需要加快建立和完善提高自主创新能力的税收政策。

  加强税收激励目标的战略性。我国税收激励政策应突出国家自主创新战略的需要。为此,税收激励政策的战略重点应从重引进轻消化向引进与消化并重、着力提高自主研发能力转变,引导企业将技术引进和消化吸收有机结合起来,通过吸收创新、合作创新,努力提高自主创新能力。

  加强税收激励环节的整体性。首先要建立对所有企业适用的具有普惠性的创新激励机制。应当取消现行税收优惠政策中不合理、不公平的限制性条件,使特惠制变为普惠制;同时要树立研发税收激励的核心地位。加大对研发前期、中期的税收优惠力度,提高税收优惠政策的实效,建立企业科技创新投资的利益补偿机制,消除科技创新活动在各个环节存在的潜在风险,削弱不确定性,增强其收益的确定性和保障性;在对科技成果转化的税收政策中,应扩大优惠范围,不仅对科技成果转化收入免税,也对以股权形式奖励给科技人员的科技成果实现形式在股权转让时予以免税。对企业委托高校和科研机构开展科研活动以及合作开展科研活动所需经费予以税前扣除的税收激励。

  加强税收激励方式的综合性。即加强直接激励和间接激励的综合运用。同时,调整税收激励布局。税收激励政策,要重点向中小高新技术企业和创业风险投资企业倾斜;进口税收激励要从对企业进口整机设备,逐渐转变到鼓励国内企业研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和装备所需要的重要原材料和关键零部件上;要积极扶持科技中介服务机构发展,对符合条件的科技企业孵化器和大学科技园,在一定期限内给予免税;鼓励社会资金捐赠创新活动。(作者系湖北经济学院副教授、博士)

(本文来源:荆楚网 编辑:刘峻峰)
关键词:

相关新闻:

湖北焦点

国内要闻

娱乐推荐

荆楚网版权相关声明:
① 本网欢迎各类媒体、出版社、影视公司等机构与本网进行长期的内容合作。联系方式:027-88567716
② 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誉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联系方式:027-88567711
③ 本网原创新闻信息均有明确、明显的标识,本网严正抗议所有以"荆楚网"稿源的名义转载发布非荆楚网原创的新闻信息的行为,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④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编辑推荐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