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红军的摇篮

更多

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

发布时间: 2009-07-29 17:42   来源: 荆楚网   进入电子报

  1934年10月20日红6军团与红3军在黔东印江木黄胜利会师。经中央军委批准红3军恢复了红2军团番号,贺龙同志任军团长,中央代表任弼时同志任政委,原红3军政委关向应同志任红2军团副政委。中央还决定由贺龙、任弼时、关向应同志统一指挥红2、6军团。两军团会师,使来自两个战略区的主力红军结成了一个团结战斗的整体,形成了一支强大的战略突击力量,为完成新的政治、军事任务,开辟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奠定了可靠的基础。

  1934年10月28日,红2、6军团从南腰界出发,经酉阳、来凤,向湘西永顺、保靖、龙山、桑植、大庸等地挺进,在敌人的侧后发动了猛烈攻势。11月7日,红2、6军团占领永顺县城,随后诱敌深入到龙家寨,歼灭了敌新34师主力两个旅大部,击溃1个旅和1个团,俘敌旅参谋长以下2000余人,占领了桑植、大庸县城及广大地区,创建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

  此时,中央红军已撤离中央苏区,沿途被强敌追堵拦截,正在通过湖南向贵州方向前进,形势颇为紧张。红2、6军团为了配合中央红军的行动,于12月初向常德、桃源广大地区展开进攻,致使敌急调“追堵”中央红军的湖南敌军之第19师、62师、16师、26师回头对付红2、6军团,并将追击中央红军的中央军李云杰、李炮冰两个纵队和92师、新编第8师等6个师的兵力,放在贵州的铜仁和四川的酉阳,防我西向中央红军会合。同时,将在湖北之第48师,34师、58师、新3旅、暂4旅调到鄂西,和湘敌共同对红2、6军团和湘鄂川黔苏区进行“围剿”。

  当时,中央红军长征途中到达贵州地区,红四方面军在川陕苏区,而红2、6军团会师后创建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其战略地位非常重要:它处在最东面的战略区,给蒋介石的统治中心地区威胁最大,成为长江南岸、中国南部苏维埃运动发展最重要的柱石;它牵制了国民党军十几个师的兵力,有力地配合了中央红军的长征。

  1935年2月,敌军开始了对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和红2、6军团的“围剿”。敌人进攻部队分6个纵队,共11个师又4个旅,约11万人。此外还有1个保安旅又4个保安团。而我红2、6军团兵力为11000余人,地方武装约3000余人。敌我兵力对比,敌人占有10倍优势。敌军仍采取步步为营、得寸进尺的堡垒战术,兵力不敢过于分散,行动缓慢,极其谨慎小心。这都给我红2、6军团粉碎敌人“围剿”带来了困难。

  关于如何粉碎敌人的“围剿”,红2、6军团总指挥部决定在根据地里“钳制和吸引住周围大量敌人,使其不能抽调去进攻正在艰苦奋斗中向四川转移的一方面军”。这是一个以刚立足湘鄂川黔苏区的红2、6军团大量牵制敌军,全力支援一方面军长征的方针,是一个顾全大局的方针。据此,总指挥制定的作战计划是利用广阔区域,在运动中力争歼灭敌军6至8个团的有生力量,以粉碎敌军对我军的“围剿”。

  此时,党中央已经召开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遵义会议,结束了“左”倾教条主义的错误领导。中央和中央军委得知湘鄂敌军联合“围剿”红2、6军团的作战计划后,于2月1日给红2、6军团发指示电说:你们“应利用湘鄂敌人指挥上的不统一与何键部队的疲惫,于敌人离开碉堡前进时,集中红军主力,选择敌人弱点,不失时机地在运动中各个击破之。总的方针是决战防御,而不是单纯防御;是运动战,而不是阵地战。补助的力量是游击队和群众武装的活动,对敌人需要采取疲惫、迷惑、引诱、欺骗等方法,造成有利作战的条件。你们主要活动地区是湘西、鄂西,次是川黔一带”。中央军委并指示:“建立湘鄂川革命军事委员会分会,以贺龙同志为主席,任弼时、关向应、夏曦、肖克、王震同志为委员。”

  4月5日,中央给红2、6军团发送“中共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围剿’的总结决议”(即遵义会议决议)电报。4月6日,在三家田由肖克同志在红2、6军团团以上干部会议上传达了遵义会议精神。遵义会议决议对红2、6军团的行动有着十分巨大的指导意义。

  这时,由于根据地只剩下省苏维埃政府所在地塔卧一隅,而各路敌军正迅速逼近,离我塔卧、龙家寨基本后方仅1日至1日半路程(即25公里至60公里)。而当时的情况,在塔卧、龙家寨狭小地区内同敌人决战于我军十分不利。于是湘鄂川黔省委和军委分会决定:第一,暂时放弃塔卧、龙家寨基本地区。第二,集中全部主力,以地方武装之大部编入主力增强和充实战斗力量。第三,击破敌之封锁线,从敌侧翼后方主动进攻敌人,以击破敌人的包围封锁与合击计划,开展新的局面。

  4月12日,我军离开塔卧、三家田、龙家寨,拟从秭归东南的香溪北渡长江,到湖北西部的南漳、兴山和远安地区恢复和创建根据地。当天下午,我红2军团先头第4师进到陈家河西南的蒋家垭,突然与敌172旅警戒分队遭遇,我前卫第10团立即发起攻击,将其歼灭,占领了蒋家垭北侧的田家坡高地。经过讯问俘虏得知,敌纵队司令兼58师师长陈耀汉派第58师172旅由桑植出发,沿澧水西进到了陈家河,企图与西面的敌张振汉纵队打通联系,截断我军向湖北行动的道路。

  这时,我当面之敌只有1个旅,分散配置在陈家河、铜关槽和庙凸、张家湾以及澧水南岸蔡家坪等处高地上,敌第58师的其他部队则远在桑植,这是孤立突出之敌。我军方面11个团都集中在一起,力量超过敌人近4倍,于是决定消灭这个旅。13日晨,我主力进到田家坡及其西北地区,准备攻击陈家河西面庙凸和张家湾山上之敌,然后再分别歼灭铜关槽和蔡家坪澧水两岸之敌。8时,正当我军准备发起攻击时,庙凸山上的守敌约1个营兵力,竟沿山脊向我第51团阵地发起攻击,企图破坏我军的进攻。我军立即抓住这个有利时机,大量杀伤了敌人,趁敌混乱溃退,跟踪突击,一鼓作气攻下庙凸、张家湾和吴家湾3个山头。从这些阵地向陈家河逃窜的敌人,也被我军从两翼伸出的部队完全消灭在山下的河里。同时,我红2军团主力涉澧水,向蔡家坪和玛瑙台的敌人进攻,红6军团主力和第4师一部向铜关槽主要阵地突击,以第51团一部直插敌人心脏——陈家河旅部。激战到下午4时,我军全部消灭了敌人172旅。

  15日,我军乘胜向南发展,从陈家河经两河口向桃子溪、塔卧方向前进。在陈家河战斗的同时,陈耀汉率敌58师直属部队及174旅(欠348团)由桑植向陈家河增援。14日当该敌进到两河口时,发现172旅已被我军歼灭,即掉头南逃,向占领塔卧的郭汝栋纵队靠拢。红6军团得讯向敌急进追击,将敌1个师部、1个旅部、1个山炮营和1个整团全部消灭。16日,我军乘胜收复了桑植城,恢复了塔卧以北的大块根据地。

  陈家河之役的胜利和桑植城的重新恢复,使我军由战略上被动的处境转变为主动地位。

  为了发展大好形势,省委决定,利用敌人新的“围剿”到来之前的空隙,红2、6军团再次大举东进,出击长江以南、洞庭湖以西广大地区。从8月20日开始,到8月底止,除红18师和红军学校留守根据地外,我红2、6军团主力兵分3路,红17师迅速占领石门、临澧县城,红4师占领津市,红6师占领澧县,开辟了广大的游击区域,将敌人新的“围剿”战线从慈利江垭附近向东推后了两百多里。这次东进,扩大了红军的政治影响,征集到大批物资,补充了大量兵员,使根据地得到了进一步巩固和发展。9月上旬,我军主动撤离澧县、津市、临澧,回师石门新安一线休整。9月中旬,红2、6军团进行集中整训,作好再次反“围剿”的准备。

  湘鄂川黔省委和军委分会领导根据地军民进行反“围剿”的斗争,在半年多的时间里,进行大小战斗30余次,缴获敌人轻重机枪150余挺,无线电台5架,山炮2门,子弹120多万发,生俘敌纵队司令以下军官200多名,士兵10000人以上。  1934年10月20日红6军团与红3军在黔东印江木黄胜利会师。经中央军委批准红3军恢复了红2军团番号,贺龙同志任军团长,中央代表任弼时同志任政委,原红3军政委关向应同志任红2军团副政委。中央还决定由贺龙、任弼时、关向应同志统一指挥红2、6军团。两军团会师,使来自两个战略区的主力红军结成了一个团结战斗的整体,形成了一支强大的战略突击力量,为完成新的政治、军事任务,开辟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奠定了可靠的基础。

  一

  1934年10月28日,红2、6军团从南腰界出发,经酉阳、来凤,向湘西永顺、保靖、龙山、桑植、大庸等地挺进,在敌人的侧后发动了猛烈攻势。11月7日,红2、6军团占领永顺县城,随后诱敌深入到龙家寨,歼灭了敌新34师主力两个旅大部,击溃1个旅和1个团,俘敌旅参谋长以下2000余人,占领了桑植、大庸县城及广大地区,创建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

  此时,中央红军已撤离中央苏区,沿途被强敌追堵拦截,正在通过湖南向贵州方向前进,形势颇为紧张。红2、6军团为了配合中央红军的行动,于12月初向常德、桃源广大地区展开进攻,致使敌急调“追堵”中央红军的湖南敌军之第19师、62师、16师、26师回头对付红2、6军团,并将追击中央红军的中央军李云杰、李炮冰两个纵队和92师、新编第8师等6个师的兵力,放在贵州的铜仁和四川的酉阳,防我西向中央红军会合。同时,将在湖北之第48师,34师、58师、新3旅、暂4旅调到鄂西,和湘敌共同对红2、6军团和湘鄂川黔苏区进行“围剿”。

  当时,中央红军长征途中到达贵州地区,红四方面军在川陕苏区,而红2、6军团会师后创建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其战略地位非常重要:它处在最东面的战略区,给蒋介石的统治中心地区威胁最大,成为长江南岸、中国南部苏维埃运动发展最重要的柱石;它牵制了国民党军十几个师的兵力,有力地配合了中央红军的长征。

  1935年2月,敌军开始了对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和红2、6军团的“围剿”。敌人进攻部队分6个纵队,共11个师又4个旅,约11万人。此外还有1个保安旅又4个保安团。而我红2、6军团兵力为11000余人,地方武装约3000余人。敌我兵力对比,敌人占有10倍优势。敌军仍采取步步为营、得寸进尺的堡垒战术,兵力不敢过于分散,行动缓慢,极其谨慎小心。这都给我红2、6军团粉碎敌人“围剿”带来了困难。

  关于如何粉碎敌人的“围剿”,红2、6军团总指挥部决定在根据地里“钳制和吸引住周围大量敌人,使其不能抽调去进攻正在艰苦奋斗中向四川转移的一方面军”。这是一个以刚立足湘鄂川黔苏区的红2、6军团大量牵制敌军,全力支援一方面军长征的方针,是一个顾全大局的方针。据此,总指挥制定的作战计划是利用广阔区域,在运动中力争歼灭敌军6至8个团的有生力量,以粉碎敌军对我军的“围剿”。

  此时,党中央已经召开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遵义会议,结束了“左”倾教条主义的错误领导。中央和中央军委得知湘鄂敌军联合“围剿”红2、6军团的作战计划后,于2月1日给红2、6军团发指示电说:你们“应利用湘鄂敌人指挥上的不统一与何键部队的疲惫,于敌人离开碉堡前进时,集中红军主力,选择敌人弱点,不失时机地在运动中各个击破之。总的方针是决战防御,而不是单纯防御;是运动战,而不是阵地战。补助的力量是游击队和群众武装的活动,对敌人需要采取疲惫、迷惑、引诱、欺骗等方法,造成有利作战的条件。你们主要活动地区是湘西、鄂西,次是川黔一带”。中央军委并指示:“建立湘鄂川革命军事委员会分会,以贺龙同志为主席,任弼时、关向应、夏曦、肖克、王震同志为委员。”

  4月5日,中央给红2、6军团发送“中共中央关于反对敌人五次‘围剿’的总结决议”(即遵义会议决议)电报。4月6日,在三家田由肖克同志在红2、6军团团以上干部会议上传达了遵义会议精神。遵义会议决议对红2、6军团的行动有着十分巨大的指导意义。

  二

  这时,由于根据地只剩下省苏维埃政府所在地塔卧一隅,而各路敌军正迅速逼近,离我塔卧、龙家寨基本后方仅1日至1日半路程(即25公里至60公里)。而当时的情况,在塔卧、龙家寨狭小地区内同敌人决战于我军十分不利。于是湘鄂川黔省委和军委分会决定:第一,暂时放弃塔卧、龙家寨基本地区。第二,集中全部主力,以地方武装之大部编入主力增强和充实战斗力量。第三,击破敌之封锁线,从敌侧翼后方主动进攻敌人,以击破敌人的包围封锁与合击计划,开展新的局面。

  4月12日,我军离开塔卧、三家田、龙家寨,拟从秭归东南的香溪北渡长江,到湖北西部的南漳、兴山和远安地区恢复和创建根据地。当天下午,我红2军团先头第4师进到陈家河西南的蒋家垭,突然与敌172旅警戒分队遭遇,我前卫第10团立即发起攻击,将其歼灭,占领了蒋家垭北侧的田家坡高地。经过讯问俘虏得知,敌纵队司令兼58师师长陈耀汉派第58师172旅由桑植出发,沿澧水西进到了陈家河,企图与西面的敌张振汉纵队打通联系,截断我军向湖北行动的道路。

  这时,我当面之敌只有1个旅,分散配置在陈家河、铜关槽和庙凸、张家湾以及澧水南岸蔡家坪等处高地上,敌第58师的其他部队则远在桑植,这是孤立突出之敌。我军方面11个团都集中在一起,力量超过敌人近4倍,于是决定消灭这个旅。13日晨,我主力进到田家坡及其西北地区,准备攻击陈家河西面庙凸和张家湾山上之敌,然后再分别歼灭铜关槽和蔡家坪澧水两岸之敌。8时,正当我军准备发起攻击时,庙凸山上的守敌约1个营兵力,竟沿山脊向我第51团阵地发起攻击,企图破坏我军的进攻。我军立即抓住这个有利时机,大量杀伤了敌人,趁敌混乱溃退,跟踪突击,一鼓作气攻下庙凸、张家湾和吴家湾3个山头。从这些阵地向陈家河逃窜的敌人,也被我军从两翼伸出的部队完全消灭在山下的河里。同时,我红2军团主力涉澧水,向蔡家坪和玛瑙台的敌人进攻,红6军团主力和第4师一部向铜关槽主要阵地突击,以第51团一部直插敌人心脏——陈家河旅部。激战到下午4时,我军全部消灭了敌人172旅。

  15日,我军乘胜向南发展,从陈家河经两河口向桃子溪、塔卧方向前进。在陈家河战斗的同时,陈耀汉率敌58师直属部队及174旅(欠348团)由桑植向陈家河增援。14日当该敌进到两河口时,发现172旅已被我军歼灭,即掉头南逃,向占领塔卧的郭汝栋纵队靠拢。红6军团得讯向敌急进追击,将敌1个师部、1个旅部、1个山炮营和1个整团全部消灭。16日,我军乘胜收复了桑植城,恢复了塔卧以北的大块根据地。

  陈家河之役的胜利和桑植城的重新恢复,使我军由战略上被动的处境转变为主动地位。

  为了发展大好形势,省委决定,利用敌人新的“围剿”到来之前的空隙,红2、6军团再次大举东进,出击长江以南、洞庭湖以西广大地区。从8月20日开始,到8月底止,除红18师和红军学校留守根据地外,我红2、6军团主力兵分3路,红17师迅速占领石门、临澧县城,红4师占领津市,红6师占领澧县,开辟了广大的游击区域,将敌人新的“围剿”战线从慈利江垭附近向东推后了两百多里。这次东进,扩大了红军的政治影响,征集到大批物资,补充了大量兵员,使根据地得到了进一步巩固和发展。9月上旬,我军主动撤离澧县、津市、临澧,回师石门新安一线休整。9月中旬,红2、6军团进行集中整训,作好再次反“围剿”的准备。

  湘鄂川黔省委和军委分会领导根据地军民进行反“围剿”的斗争,在半年多的时间里,进行大小战斗30余次,缴获敌人轻重机枪150余挺,无线电台5架,山炮2门,子弹120多万发,生俘敌纵队司令以下军官200多名,士兵10000人以上。(王跃飞)

(本文来源:荆楚网 编辑:龚雪)
关键词:

相关新闻:

湖北焦点

国内要闻

娱乐推荐

荆楚网版权相关声明:
① 本网欢迎各类媒体、出版社、影视公司等机构与本网进行长期的内容合作。联系方式:027-88567716
② 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誉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联系方式:027-88567711
③ 本网原创新闻信息均有明确、明显的标识,本网严正抗议所有以"荆楚网"稿源的名义转载发布非荆楚网原创的新闻信息的行为,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④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编辑推荐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