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民情日记参评作品

更多

01 邓道玉

发布时间: 2012-05-10 20:33   来源: 荆楚网   进入电子报

高头湾三次挖塘纪事


        老家所在的村子位于大悟县南部,省道宋应线边上。估摸着是因为村子所处地势偏高的缘故,祖先们才将村子取名"高头湾"。门口那口塘自然也跟着叫高头湾塘了。可别小看了这口塘,它可是高头湾人的"命根子",真正意义上的"当家塘"。全湾200多口人的洗洗刷刷、种菜浇园、牲畜饮用等等,全都指着它。还有高头湾下游一垄50多亩稻田,也都指望着它灌溉。从我记事起,一直到后来上学读书,去县城上班,再往后调到省城工作。我每年回老家,有意无意地都要看看和我有着不解之缘的这口塘。
  记得是上一个月的周末,我"如约"又回到了老家。没想到,我这次站在塘坝上,映入眼帘的高头湾塘却彻底地变了样。淤泥被清挖一空,大坝和四周被水泥和石头浆砌的像刀砍斧劈一样,整整齐齐的,塘四周每个角里都砌了洗刷和挑水用的"码头",平整的水泥路面干干净净,新栽植的一排杨柳格外抢眼……,简直就是一幅田园风景画。我被眼前的情景深深感染了,如痴如醉中,不知不觉勾起了我对高头湾三次挖塘的回忆……
  "没说的了,天一亮就放水吧!"
  70年代初,我才10多岁,每到三伏天气,我和湾里一帮男孩子,时不时就泡在塘里"狗扒式"游泳。其实水不是很深,淤泥却很厚。塘泥里裹着的玻璃瓶渣、铁丝、木屑等一些尖锐的物品,常常把我们的脚或手划破出血。每当这时,大人们就总是把我们大声"吼斥"一番。
  那个年代正值"农业学大寨",大兴农田水利建设,湾里男女老少几乎天天晚上开会。开会时说得最多的词汇,就是"大批判"、"大学习"。快要散会了,生产队长才开始对各位劳力第二天的任务做逐一的安排。记得有一年冬天的夜晚,我随母亲去参加队里社员大会,屋子里坐满了人,叽叽喳喳一片嘈杂。一会儿,只见队长站起来用粗大的嗓门说:"开会,大家不吵了"。队长叫邓从信,平日为人特实在,办事又公道,农活样样精通,在湾里颇有声望。就他这一句话,大家立马鸦雀无声,队长这才习惯性的咳了一声,用毋庸置疑的口气说:"今天开会,就是定一下,门口塘多年没挖,今冬全湾男女老少都有份,把塘泥挑走,大家有意见可以讲,明日就开塘放水"。想想那是什么年代,能有什么意见,就是有也不会提的,何况这也是为湾里人谋福的事。只听见几个声望较高的"长辈"附合着:"没说的了,天一亮就放水吧!"
  就这一句话,整整一个冬天,全湾子的人,日头没出来就起床,日头落得看不见路了才收工。没有人迟到,也没有人旷工,坚持着把塘里的淤泥挖得干干净净的。淤泥没有了,水清澈了许多,水容也增加了。连续几年,湾子里人勤水丰,粮食增产,乡亲们看着自己一冬的辛苦没白费,笑了。
  "塘淤成这个样子,么样办啰!"
  时光流逝,岁月如梭。一转眼多少年过去了,这期间,历史经历了许许多多惊人的变革,明显感觉到整个国民经济和社会都在飞速发展。人民生活就像芝麻开花--节节高。当然,这些年里,我尽管工作在外,每年也常回老家看看,每次回老家,尤其让我感受最明显的是,湾子里每年都在变化,"小洋楼"越来越多,乡亲们的腰包也越来越活泛,我从他们的脸上看出了一种满足感。然而,由于外出打工的人越来越多,湾子里也变得越来越空落、冷清。而让我感触最深的是,湾门口"当家塘"一直没有变化,就像是被遗弃的废品,无人顾暇,但是湾子里的人还是要用它,也离不开它。要说这塘一点没变也不对,塘坝变残破了,周边土坎坑凹不齐,塘里淤泥厚积,容水也少了,而且显得很肮脏。我时不时也跟湾子里的人谈起挖塘的事,回答我的几乎都是一个声音:"难"。而且他们一脸无奈地叹道:"塘淤成这个样子,么样办啰!"于是,有一次,我郑重地找到村支部书记,他是我同湾子的一个本家兄弟,部队复员军人,他听我说挖塘的事,却不停叫苦:"塘早就该挖了,只是怎么挖啊!组织劳力挑吧,没有几个劳力,再说也不现实,请"机械"吧,国家又没有小塘堰的扶持项目,这大一笔钱谁出?就是筹着钱了,谁来牵头主事,弄得不好,还说想捞什么好处呢!"经他这一说,我的热情也退了一半,就此以后,修塘的事再也没提起过,这次想挖塘没挖成。
  "真没想到,塘修的这么好!"
  去年入冬,省委组织"万名干部进万村挖万塘"活动,我作为单位三万工作组领队被派到孝昌县王店镇组织"挖万塘"活动。一天,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一看是老家村支书打来的,我一按接听键,就听到他的大嗓门:"四哥,县上开了会,要挖万塘呢,我想把高头湾塘挖一下,你抽时间回一趟老家吧,我想找你商量。"挖塘?好事啊!这也是我多年的心愿。周末一到,我立马回老家,只见村支书老早就在塘坝上"恭"候着,他见着我,一脸诡异的说:"这次挖万塘是老百姓渴望已久的事,我们已作了计划,要把这口当家塘整出个"样"来。挖塘省里有奖励政策,这一次请你回来,就想让你再帮我们筹点资"。出于高兴、出于心愿,我没有半点推辞,当即就说:"好啊!只要是挖塘,资金缺口我想办法。"他听我这一说,喜不自禁:"有你这句话,我在这里拍胸,20天后,请你回来一趟,再来看看这口塘吧!"
  这期间,一方面,我和队员们在王店的四个驻点村来回张罗着挖塘。一方面,我也没有食言,忙着四处为高头湾塘筹款。我们几个驻点村的"挖万塘"活动干得有声有色,片区还到我们驻点的村开了现场会。我们每个队员都很辛苦,也很快乐。
  如前所约,20天一过,我没等村支书电话,便驱车回到老家,径直来到这口始终牵着我神经的塘。不想正如我所述开头见到那一幕,高头湾塘崭新美丽的画面清晰的展现在我的眼前。我一时惊呆了,说不出的一股感动、一种释然、一种享受交织在一起。这时,站在塘边的乡亲看到我,赶紧过来跟我打招呼。当中一个被湾里老少们尊称叫"老石匠"的长者,含着满眼泪花说:"几十年了,这口塘好几次想修没修成,这回政府做了好事,帮我们还了愿。真没想到,塘修的这么好!"看着乡亲们一张张真诚的面孔,一个个纯朴憨厚的表情,我一时无语,好一会儿才回过神说:"乡亲们不要这样子!共产党就是替老百姓谋福的"。
  这次,我没等跟村支书"如约"见面,满怀激情地离开了老家。我似乎感到了有一种强大的意念在催促着我,必须马上赶回"三万"驻点村,去继续我们的挖塘工作……。

 

        作者系省教育厅工作组组长 省人民政府督导室副主任督学 邓道玉

(本文来源:荆楚网 编辑:王冬)
关键词:

相关新闻:

湖北焦点

国内要闻

娱乐推荐

荆楚网版权相关声明:
① 本网欢迎各类媒体、出版社、影视公司等机构与本网进行长期的内容合作。联系方式:027-88567716
② 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誉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联系方式:027-88567711
③ 本网原创新闻信息均有明确、明显的标识,本网严正抗议所有以"荆楚网"稿源的名义转载发布非荆楚网原创的新闻信息的行为,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④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openres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