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专题 > 楚凤清音
交通违章权威查询
新京报:王林被骗子“围猎”
发布时间:2015-09-06 12:21:06来源:新京报进入电子报

 

王林与黄钰刚的合影。

 

 

王林与“国家安全部人员”李国其签订的“合同”。

 

案发前,黄钰刚的办公室。

 

  ◎核心提示

  邹勇被杀,王林被抓,这对昔日师徒的恩怨,以一种更为极端的方式,卷进了舆论漩涡。

  事情远不止那么简单,“邹勇案”的背后,还牵出一起黄钰刚、刘锋等至少6人涉嫌诈骗王林的案中案。

  从“形同父子”,到“因经济纠纷决裂”,上升为暴力冲突,最后到“互称要搞死对方”。

  “眼中钉”不除,对彼此来说都是心腹之患。

  2014年7月至2015年6月,王林与黄钰刚在此背景下结识,黄先后向王林介绍陈志军、李国其、林建仁、刘锋等人。他们自称总参情报部、国家安全部、中纪委领导秘书等国家重要机关工作人员,以“将邹勇判刑”等名义,先后从王林处获得950万元。

  曾给人算过命、自称会特异功能的大师王林破财了,他相信这条“上层通道”能帮他搞定邹勇。本想用驱虎吞狼之计的王林,遭遇了“计中计”。

  7月25日,王林妻子张七凤向萍乡市公安局及深圳市公安局提起刑事报案,控告黄钰刚等人诈骗。

  江西萍乡、湖南长沙、广东深圳报道

  ◎“大师”与“能人”的饭局

  “大师”王林相信,黄钰刚能帮他去除心头大患。

  据王林家人的报案材料,2014年7月6日,王林与几个朋友在深圳市龙岗区一家会所吃饭,他称遭到邹勇及媒体诬陷,“要给自己平反”。

  席间有人打电话叫来了黄钰刚。

  与黄钰刚相识二十多年的深圳商人李超(化名)介绍,“黄钰刚经常在别人面前吹嘘能量很大,认识中央领导。”

  赶赴饭局的黄钰刚和王林说,认识一位叫陈志军的朋友,在“中央军委总参谋部第六局”工作,“能力很强,能把邹勇抓起来。”

  饭局前一个月,王林刚经历了一场媒体质疑,和一场与邹勇的官司。

  2014年6月,“消失”一年的王林回到老家——江西萍乡市芦溪县,公开资料中,这是舆论风暴后,他第一次回老家。

  王林到武功山景区游玩,景区两位员工及原芦溪县一位官员陪同。经媒体报道后,武功山景区管委会撇清和王林的关系。

  “这让王林很郁闷。”熟悉王林的一位萍乡商人称,王林最享受在家乡芦溪县被追捧的感觉,“但媒体报道后,他有家不能回,在家乡颜面丢尽,你说他恨不恨邹勇?”

  同样在2014年的6月,邹勇与王林有关购酒纠纷的案件在江西省高院二审开庭。邹勇称被王林诈骗,诉请法院要求王林返还1840万元的酒款及424万多元的利息损失。

  除上述案件,邹勇与王林之间还有“香港房产纠纷案”等至少三起案件,但这些案件要么等待重审、要么王林胜诉后又撤诉,没有一件明确判定的。

  “王林和邹勇是互相欺骗、利用的关系,他们之间的纠纷外人说不清。”邹勇一位多年好友说。

  在饭局上结识黄钰刚后,王林视其为“救星”。次日,他便邀请黄钰刚到家中晚宴。

  黄钰刚带来了“总参六局”的陈志军等人。

  王林家人的报案材料写到,“黄钰刚和陈志军说,他们的部门是国家特殊部门,很厉害,可以办到。但要花一大笔钱。如果事情办不成,钱可以全部退还。”

  ◎价值200万的“绝密函”

  在王林家晚宴一周后,2014年7月14日,黄钰刚和陈志军再次来到王林家中。

  他们拿来一份“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情报部”的“绝密函”。

  “绝密函”的内容为:六局:你局报来的《关于邹勇涉嫌泄露国家机密、刺探我有关方面的重要情报》的电文,总部首长已阅,并极为重视。部领导研究决定对其立案侦查。望你局密切监视邹勇的一举一动,伺机抓捕。鉴于邹勇的人大代表身份,待部里同全国人大及其所在人大部门免去邹勇的人大代表资格后执行!

  另:关于举报人王林公民,你局要对其加以保护和防止泄密。待案情查清后通报有关部门恢复其名誉。

  跟随王林多年的林文(化名)介绍,黄钰刚和陈志军以“绝密”为由,禁止王林向其他人提起此事。

  林文说,王林对这份“绝密函”和“总参六局的出手”深信不疑。“为了保密,他也没有和其他人商量。”

  7月18日,黄钰刚到王林家中,拿走200万元现金。

  据王林家人报案材料,几天后,王林到黄钰刚位于深圳市福田区时代金融中心大厦15楼的办公室,拿了一张“收条”——署名陈志军,内容为“六局”已经收到200万元,日期为7月18日。

  因为没有看到陈志军,回家后的王林觉得不对,不知道“收条”是否是陈志军本人所写。王林再次回到黄钰刚办公室,让黄当场打了一张收条。内容为:今收到王林大师人民币贰佰万元整,此款办事之用。

  至此之后,陈志军再未出现,黄钰刚一直以“正在办理”为由回复王林。

  ◎黄钰刚“空手套白狼”

  上述经过,在黄钰刚的朋友眼中“非常熟悉”,“空手套白狼,一看就是他的套路。”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黄钰刚,原名黄泽林,52岁,湖南怀化市芷江县岩桥乡桃水村人,现落户深圳市南山区。幼时家贫。16岁高中毕业后部队服役,1982年复员。

  综合5位与黄钰刚结识20多年的朋友说法,复员后至今,黄钰刚经历了风光、落魄、东山再起三个阶段。

  上世纪90年代初至2000年初,是他的风光期。主要靠银行贷款开设公司及工程诈骗“盈利”。

  “他利用开设的公司做担保,向银行贷款,贷款后开设新的公司,再担保贷款。”与黄钰刚结识23年的好友吴晨(化名)说。

  黄钰刚公司原来的财务主管说,至1998年,黄钰刚至少向银行贷款3000多万。“后来几乎天天有银行催账,他就是不还。贷款时,他就没想过还款。”

  工商资料显示,1999年6月及11月,深圳中院及福田区法院分别冻结黄钰刚两家公司资产——这两家公司为黄钰刚的贷款主体。

  上世纪90年代后期,银行之间联网,贷款手续谨慎,黄钰刚很难再用以前的方法贷到款。他转而利用工程诈骗“生财”。

  2000年左右,黄钰刚在宝安区福永镇桥头村万宝桥工业园租了一块约20亩的土地,以建市场为名,将同一个工程发包给多个建筑商,收取保证金。

  后来,广州一家公司报案,黄钰刚因工程诈骗被关押约10个月。

  2002年至2006年,是黄钰刚的落魄期。

  被放出来之后,“黄泽林”的名字已进入建筑圈内“黑名单”,他找了风水先生看名字,改名黄钰刚。

  他在深圳国际文化大厦租了一间写字楼,交不起房租,把房子卖了;他经常进出夜总会喝酒,每天醉醺醺的;借了很多亲朋的钱,不还。

  2006年前后,黄钰刚东山再起。他在福田区中心地带——时代金融中心大厦租了写字楼,开办深圳市中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2009年开办深圳市中银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2010年左右,黄钰刚和吴晨说,买了两辆奔驰;2013年,黄钰刚的一位朋友去他办公室,“约60平米,欧美风格装修,非常气派,墙上挂着三张大幅与老领导的照片。”

  黄钰刚的多位朋友称,近10年来,黄钰刚都是靠拉投资、为他人担保等方式赚钱。“金融中心大厦的房租每月要几万元,还要发员工工资,但他没做过任何实业,一直不倒,还过得很风光。我们不可理解。”

  金融中心大厦物业管理人员称,黄钰刚的两家公司规模很小,“大概十几个人”;8月初,即“邹勇案”案发半个多月后,两家公司关闭,公司牌子被摘,办公用品被清空。

  ◎“国家安全部”的人又来了

  陈志军“消失”之后,黄钰刚继续为王林介绍其他“有能量的人”。

  2014年8月份左右,黄钰刚将李国旗介绍给王林,称李国旗是国家安全部工作人员,“能够直接找到中央领导,有办法办邹勇。”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李国旗的真名为李国其,湖南常德市桃源县三阳镇人,53岁。他老家的居民称,李早年在部队服役,复员后常在深圳,很少回老家。“不知道具体做什么,但能搞来钱”,属于“靠嘴吃饭的人。”

  在桃源县,李“小有名气”,为人豪爽,常热情招待来深圳的老乡。

  熟识李国其的湖南籍深圳商人,将李国其称为“提篮子的人”。“提篮子”为湖南方言,特指“空手套白狼”的中间商。

  8月初至今,李国其的手机一直处于“来电提醒”状态。

  结识王林后,李国其背着黄钰刚单独联系王林。

  据王林家人报案材料,2014年9月,李国其以李国旗的名字与王林签署协议:1、把邹勇抓起来;2、中国媒体,包括央视为王林平反;3、把邹勇判重刑。以上达到目的,按约定付款。

  李国其要求王林汇款办案费200万元。随后,王林妻子张七凤将200万元打到李国其卡上。

  9月28日,李国其发短信给王林:我的国安部领导,已经将材料交给中纪委副书记了,邹勇马上会被抓。

  ◎为办邹勇 大师再破财

  2014年12月初,王林再次回到芦溪县老家,王林与邹勇的矛盾在这个月急剧升级。

  12月5日,邹勇、王林和一位中间人在王林芦溪县的家中见面,王林口头答应12月10日付款3500万元给邹勇。双方初步和解。

  12月10日,邹勇到王林家,王林反悔,未让邹勇进门。当天,邹勇带着近百名员工围堵王林在芦溪县的“王府”(王林住宅)讨钱。12日,王林“逃走”。

  在这个月,“能人”们又向王林伸出了手。

  据王林家人报案材料,李国其12月12日与王林联系:“邹勇包围你家闹的事,检察院和公安便衣早已经到现场拍摄视频了。因为邹勇没有冲进‘王府’,所以暂时没有抓”。

  12月14日,李国其发短信:“邹是抓定了,现在成立了五人专案组办邹的案。”

  12月22日,李国其又以运作媒体为王林恢复名誉为由,在王林处拿了160万元现金。

  此外,2015年1月,李国其又向王林介绍王某,同样以运作媒体为由,拿走340万元。

  久未露面的黄钰刚也再次出现。

  2014年12月16日,黄钰刚向王林介绍了吴尊,称吴尊为“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工作人员,保密身份,保密机构。直通中央领导”。

  但黄钰刚并未带吴尊一起见王林。

  当天,黄钰刚找王林要200万元,“我前天亲自给安全委员会的吴主任通了电话,关于邹勇这个事,领导已经签完字,手机定位都已经定好了,只要我们讲的这个事(指给钱)OK了,马上就行动”、“领导都来三次江西了。”

  由于黄钰刚此前答应的事情一直没有进展,王林开始怀疑黄钰刚骗钱,这次只给了他50万元。并要求秘书录音。

  翌日,黄钰刚到王林家中,商量用2000万元,打点中央安全委员会解决抓捕邹勇并对其判刑问题,以及为王林“恢复名誉”问题。

  当天,黄钰刚要求王林签署两份支付800万元、1200万元的《承诺书》。1、邹免除人大代表身份后,三天内支付四百万;公安机关抓捕邹勇归案后,三天内支付四百万。

  其中,1200万元是黄钰刚一个人的,800万元是吴尊、黄钰刚两人的。这两份协议均由黄钰刚打印好带过来,当面签订。

  黄钰刚随即拿走50万元现金,打了一个名为“前期费用”的“收条”。

  ◎刘锋最后的“稻草”

  黄钰刚承诺的事情一直没有进展,大师王林感觉被骗了。

  2015年2月13日,王林到黄钰刚公司办公室,要求黄返还拿走的250万元。

  黄钰刚叫来吴尊一起接待,这是王林第一次见到吴尊,通过名片王林得知,吴尊名为林建仁,工作单位并不是国家安全委员会,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调查中新华宇调查中心”。名片上有大大的国徽。

  林建仁的一位朋友介绍,林现年51岁,住深圳市龙岗区,曾与王某某一起在深圳市凤凰大厦开办过文化传播公司。王某某目前因诈骗被抓。

  公开资料显示,中新华宇调查中心是一家做市场调查的文化传媒公司,该公司否认有名为林建仁的工作人员。

  当天,黄钰刚承诺退还现款,并写下《还款承诺书》,约定在2015年5月30日前,分批还清。

  王林的辩护律师陈有西说,王林还被其他人以公关费、协调费、宣传费等名义骗走数百万现金。至6月份时,除固定资产,王林没有钱了。

  今年6月初,王林与黄钰刚约定的还款日期已过,但黄钰刚并未还钱。

  在多次电话催款后,黄钰刚将刘锋介绍给王林,称刘锋为中纪委某主要领导秘书。王林此时已经不再相信黄钰刚,表示不愿再见“中央的人”。

  黄钰刚直接将刘锋带到王林家中。在王林家中,刘锋表示“一定能将邹勇绳之以法”。

  当时,黄钰刚和刘锋找王林要钱,但没有拿到。刘锋于是说,“事成之后你王林看着办。”

  刘锋,45岁,江西鄱阳县昌洲乡刘凤嘴村人,在鄱阳工业园区开办企业。他通过黄钰刚公司的江西老乡与黄结识。

  “刘锋1。68米,约150斤,很胖,江西口音,无论气质还是谈吐,都不像北京大领导的秘书。”刘锋的朋友、鄱阳商人陈力(化名)说。

  自2012年起,刘锋资金链断裂,陈力(化名)算了一笔账,除了银行欠款,刘锋还借了上千万民间资本。至案发前,他的工厂几乎难以为继。

  2014年底至案发前,刘锋开始到深圳拉投资。陈力分析,对于刘锋来说,能够带来投资的人就像一根救命稻草。

  这一时期,王林与邹勇的纠纷已经升级为暴力冲突。今年初,邹勇到王林位于深圳的别墅讨钱,遭暴打。“被打之后,邹勇说一定要出这口气,搞死王林,争个面子;王林也说,要搞死邹勇。”

  今年5月29日,邹勇带人在王林位于深圳的家门口“晃悠”。

  “中纪委领导的秘书”刘锋,最终选择了一种最没有技术含量的手段“办案”:7月9日,他和朋友朱理通,开着浙江温州牌照的黑色雷克萨斯越野车,从赣东北鄱阳县,走了400多公里,到赣西萍乡市,在正午的居民小区,将萍乡知名的富豪邹勇绑走。

  “王林本身是一个机会主义者,最终栽到另一群机会主义者手中。”黄钰刚的朋友说。

  来源:新京报         作者:周清树(新京报记者) 张笛扬(实习生)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湖北日报官方微博、微信。

  • 湖北焦点
  • 国内要闻
  • 娱乐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