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专题 > 楚凤清音图片切换
交通违章权威查询
小心上当!所罗门矩阵被指传销骗局
发布时间:2017-09-30 12:49:59来源:鉴闻进入电子报

  宗教式设计明显的集体手势。

  近日,一个名为“所罗门矩阵”的互联网生态系统闯入公众视野。

  所罗门矩阵号称汇聚100万名企业家,分布于10500个微信群里。这个巨大系统的创始人叫刘少丹,他自称是淘宝用户从0发展到9000万的幕后推手;运作了中国互联网几乎一半的商业项目,是中国互联网营销第一人等等。

  如果这些履历属实,刘少丹无疑是神人,而微信公号“默尔索”的一份调查称,“所罗门矩阵”是新型传销骗局,称“这可能是中国互联网史上最大的骗局”。

  刘少丹抓住中小企业主们的心理,用自我营销、所罗门微信群中的学习资料和“家人”之间所谓的深厚情感,把他们汇聚在一起,骗取信任并从中获益。

  三年多时间里,所罗门“创客”们提出过上千个创业项目,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项目因得到所罗门的支持而落地。

  另外,在所罗门矩阵的组织形式上,刘少丹还做了很多宗教式的设计,成员对刘少丹顶礼膜拜,规格等同“教主”,信徒们信服与崇拜他。

  搜狐号鉴闻调查刘少丹其人,发现此人并非神人,其履历中大多数内容言不符实,而他本人创办所罗门矩阵前,曾经是一家广告公司的普通员工。

  “教主”刘少丹

  每到晚上 9 点,各个名为所罗门加一串数字编号的微信群,就会开始按时“普及”所罗门精神。先是强调纪律,学期期间禁发无关文字、语音、图片及刷屏,否则就会被踢出微信群。

  然后会有企业家现身说法,介绍自己接触《刘少丹:互联网启示录》如何受用。

  760群秘书长王自健说:“看过一遍资料的人是不会发广告的;看两遍他资料的,都会主动申请创客认证表;看三遍以上的人,都会申请秘书长;看五遍以上的人,基本上都成了正式秘书长。我现在完全相信他说的话了。真的是这样啊。”

  “要学就得下功夫,”2156群秘书长李大明说,“《刘少丹:互联网启示录》是马云和雷军打死都不说的秘籍,是少丹老师十五年烧钱二百亿的经验总结,是到清华和北大总裁班交四五十万学费也学不到的内容。现在免费提供大家,机会和价值你应该懂的。”

  《刘少丹:互联网启示录 》如信条一般受到加入所罗门矩阵的创客们拥趸,而除此之外,所罗门内部存在大量宗教式设计:有主题歌曲,有固定的“左手按于右侧胸口”的集体手势。

  在这样的宗教式设计浓重的组织架构基础之上,刘少丹对外宣称正在创办全世界最大的100万创客队伍,运作方式是微信群拉人加入,发展人员分为A、B、C三级秘书长,参与期权分股的激励创业模式。

  刘少丹对外这样阐释所罗门系统的秘书长:系统一旦运转,我们首先要让每个秘书长的资质都很稀缺,即使花一千万都买不到,同时要让每个创客的资质稀缺起来,即使花一百万都买不到。因为我们的时间宝贵,我们的精力宝贵,请认真对待每一个邀请,不要滥用系统对你的信任,严禁滥竽充数的邀请!

  而实际上,号称100万创客队伍的扩张模式和传销组织无异。

  在所罗门矩阵,想要成为C级秘书长,需要拉100人成为认证创客;B级秘书长需要在自己达到C级的基础上,再发展5名C级秘书长;A级秘书长,需要自己达到B级,同时直接创客认证人数达到450人。

  然而,创立于2015年的所罗门矩阵至今没有落地的项目,两年来,刘少丹通过微信群组织创客进行所谓的“学习交流”。表面上看,刘少丹没有通过这种类似传销的扩张方式获得任何经济收益,无法被直接认定为传销。

  直到“巨星演艺会”举办,谜团浮出水面。此次票价3999一套,且售票给所罗门成员的演唱会,最早收入合计约2192万,但此后公布的支出表却显示演艺会支出超过2236万,亏损44万。

  支出表是否属实,2000多万的演艺会收入到底去哪了?截止搜狐号鉴闻发稿,刘少丹本人并未给出正面回应。

  巨星演艺会支出表。

  据“默尔索”披露,所罗门线下的40个工作组也有各自的售票任务,完成售票任务的地方工作组可以从门票收入中获得奖励。这笔奖励的出现证实所罗门众人持股分红的诺言,在支出表中,工作组奖励退款一笔已付的192万,另一笔未付的73万。

  可见,庞氏骗局的上层利益集团已经在这场演艺会中获益。

  从路人甲到大神

  三年前,所罗门矩阵创立。刘少丹说,过去15年,我们烧掉200亿,换来三句话。

  在刘少丹自我介绍的履历中,他是这样花掉200亿的:作为幕后推手让淘宝网用户从0增长到9000万;带领团队成就了京东、百度、腾讯等众多互联网传奇,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曾公开表达感谢;据统计参加过中国互联网上一半的商业项目;还为国内外300家顶级企业提供数字营销全案策划……

  刘少丹和马云的合影,后来成为他吹嘘自己是淘宝幕后推手的主要资本。

  鉴闻根据刘少丹履历一一核证,发现其中大多数内容言不符实。

  刘少丹在自己的简历中称“引领的团队,是京东的全案服务商,因此京东把他们的客户总监挖走,做了京东的CMO。”鉴闻从京东内部人士了解,从未听说过刘少丹这个人。鉴闻检索发现,目前京东CMO是徐雷。徐雷曾于2002年加入好耶广告公司,刘少丹在2003年进入好耶时,或许和徐雷打过交道。但徐雷的经历,与所罗门矩阵并无交集。

  针对刘少丹阐述,腾讯广告平台总经理,广告事业部总经理,以及腾讯众多核心游戏产品的营销推广,皆来自他的服务团队。

  鉴闻从腾讯内部人士得知,腾讯没有这两个职位,只有广告平台产品总经理和广告客户部总经理。该人士称,腾讯核心游戏的营销推广部门是腾讯运营,不可能是刘少丹所说的他的服务团队运营。

  刘少丹曾不止一次地表达过,他至今仍负责着支付宝所有的线上营销工作。而一名在支付宝工作多年的人士向鉴闻表示,在支付宝和淘宝发展过程中,从未听说过刘少丹这个人物,他所谓“负责着支付宝所有的线上营销工作”的说法并不属实。

  最让刘少丹视为吹嘘资本的是,他作为幕后推手让淘宝网用户从0增长到9000万。

  生于1976的刘少丹,大学时学习的是美术。2003年,刘少丹加入好耶广告网络公司担任设计,在这里,他遇到了淘宝创业初期的马云,两人留下了一张合影。正是这张照片,成了刘少丹吹嘘的佐证。

  经核实,照片中的人,左三为原好耶CEO朱海龙,现在跟原阿里CEO卫哲做了嘉御基金,当时的刘少丹是好耶的设计总监,不过是参加合影的路人甲。

  “感觉他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我们不在一个城市工作,为数不多的几次工作场合见面,刘少丹几乎不说话。”曾经和刘少丹同样供职于好耶公司的田彦奎介绍,刘少丹确实参与了淘宝网的项目,而且设计比较有水平,在当年广告界还是媒体投放为主要手段的时候,刘少丹就带团队做技术推进、效果评价这一套。“但这是整个团队的成绩,不是刘少丹一个人的”。

  2007年左右,刘少丹曾到深圳工作一两个月,和钱明强有过短暂接触,钱明强印象中刘少丹长得黑,是一个比较温和的人,“他没什么特别鲜明的特征,平时也比较低调,工作能力还是比较不错的。”

  罗辉明曾是刘少丹的下属,他评价以前的刘少丹没有这么能吹牛,“以前好耶确实接过阿里巴巴的活,但是刘少丹只负责其中一小部分,而且刘本人只负责执行放线的事务,根本没有资格让马云去专程感谢他,网上传的照片是真的,从站位上看,刘少丹就站在边缘,根本不重要。”

  2008年,刘少丹离职后,罗辉明和他通过几次QQ聊天,之后就在也没有联系,直到2016年所罗门出现在他的视野,“因为那时网上有人说刘少丹干的SoLoMo就是传销”。

  公司有经营异常记录

  彼时的刘少丹,在商业身份上是两家公司的股东——深圳市所罗门世纪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和深圳市所罗门商派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且两家公司均有经营异常记录。

  其中所罗门世纪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本80万,刘少东投资比例6。25%,出资5万,因登记信息无法取得联系和未按时提交年报,曾在2013年9月和2015年8月被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福田分局列入过经营异常名单,后来移除;

  而所罗门商派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万,刘少丹投资比例60%,出资30万,还担任监事,该公司至今仍在工商部门的经营异常名录里,理由是2014年登记信息无法取得联系、以及2013至2015年年报均未按时提交。

  刘少丹的所罗门矩阵宣传照。

  超级买手是所罗门开发的一款电商App,可以在各大应用商店开放下载,但注册需要提供所罗门的微信群群号、所在工作组和推荐人ID,否则不予通过。但所罗门矩阵内部的成员却也可以通过这款App完成购买行为,增加数字资产。

  这一产品被视为演艺会后,刘少丹的又一项骗局计划。2017年元旦前后,所罗门两次暂停超级买手APP内测,给出的理由是,配合国家网信办、商务部的统一部署。

  鉴闻联系到SoLoMo超级买手大客户部负责人刘日升,他自称曾是商务部下新农村商报安徽省负责人,目前在SoloMo工作。经检索,新农村商报中有工作人员名为刘日升,手机号与超买大客户部负责人刘日升相同。

  鉴闻向刘日升求证帖子中刘少丹过去说的话,刘日升称:“刘少丹过去做了什么我们没有去求证,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服务社会,解决现在中国中小企业面临的问题。”当问到现在中国中小企业面临的问题是什么和怎样帮忙解决问题时,刘日升并没有回复。

  刘日升称,网上的帖子他已经看到,那些是不怀好意的人诋毁SoLoMo的形象,马云和王健林等企业家创业初期,也有人说他们是骗子,但现在他们成功了,还有人说他们是骗子。

  刘日升称,刘少丹激动的时候说的话比较大,但不希望人们过分解读,我们要关注他想为现在的社会做什么。

  他告诉鉴闻,SoLoMo是一个自学习组织,不是传销组织。我们把其他企业的先进理念拿到平台上和所有人沟通,有时候学习弟子规、毛泽东诗词等文章,但学习的时候不全篇学习,只是摘取其中的几个字或者一段话进行分析,学习这些字中更深层次的含义。

  面对SoLoMo收费的事情,刘日升称,SoLoMo从不收学员的学费,只收取住宿费和餐饮费。

  当鉴闻向刘日升索要刘少丹的联系方式时,对方称,刘少丹的级别和马云类似,不会随便给人联系方式,必要时会联系鉴闻。

  鉴闻发现,从2011年开始,刘少丹会在博客中发布和佛教相关的内容,他的日志里常有: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虚云法师最后遗言,证严法师静思语录等这佛学相关的内容。

  鉴闻联系到刘少丹妻子刘云凤。针对网上的言论,刘云凤称,“他都不看(这些)”,随后又说,“我们需要正面地给大家一个回应,希望大家了解真相”。

  她告诉鉴闻,刘少丹是个喜欢安静的人,是一个思考者。

  来源:鉴闻      作者:闫小青 姚 舜 铁 瑾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湖北日报官方微博、微信。

  • 湖北焦点
  • 国内要闻
  • 娱乐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