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专题 > 徐  弢
交通违章权威查询
从全能神看我国一些邪教屡禁不止的原因
发布时间:2014-04-01 11:45:36来源:《科学与无神论》进入电子报

  从全能神看我国一些邪教屡禁不止的原因

  徐 弢    刘筱娜

  “全能神”(又名东方闪电、实际神、七灵派、女基督等)是黑龙江省阿城市人赵维山于20世纪90年代初创立的一个邪教组织。赵本是一个假冒基督教旗号的邪教组织“呼喊派”的成员,并很快凭借其能言善辨的特长而成为其中的小头目。为逃避公安机关的打击,他于1993年潜逃河南,在当地呼喊派势力的庇护下,纠集一班乌合之众成立了所谓“真神教会”,即后来的“全能神”邪教之雏形。

  1995年11月《关于查禁取缔“呼喊派”等邪教组织的情况及工作意见》以来,“呼喊派”以及从中衍生出的主神教、常受教、中华大陆执事站、被立王等几个邪教组织纷纷遭到较为彻底的取缔打击,其教主和大多数骨干均被绳之以法。然而令人忧虑的是,以赵维山为首的“全能神”邪教组织却始终未能遭到彻底摧毁,而是转移到一些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偏远农村继续发展。近年来,该邪教组织不仅出现了死灰复燃的迹象,而且其势力一度蔓延到除西藏之外的30个省市自治区,其中尤以被赵维山称为“全豫牧区”的河南省为害最甚。目前,“全能神”已经在东南亚、北美多数城市建立分部,信徒人数仍在迅速增长。根据我们分析,全能神之所以能在我国为害多年,屡禁不止,主要有以下五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全能神”常常通过曲解《圣经》来混淆视听,神化自己。他们虽然口头上承认《圣经》是上帝的启示,事实上却随心所欲地对《圣经》中某些意义不明确或容易引起误解的经文加以断章取义的解释,然后再假借“受到圣灵的感动”和“得到神的启示”的名义加以肆意的“引申”和“发挥”,从而把他们自己的意思说成《圣经》的意思。例如,《圣经》中虽有关于末日的预言,但同时也明确写道:“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唯独父知道”。(马太福音24:36)可是在2012年岁末,赵维山及其手下的一些人却把《圣经》中从未提到的、与基督教风马牛不相及的“玛雅预言”当作“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的证据加以歪曲利用,从而在陕西、四川等部分省市的少数群众中造成了一轮荒谬的末日恐慌情绪。借着信众的这种末日恐慌心理,“全能神”充分利用中国迅速增长的基督教徒资源,对并不了解《圣经》内容的底层信徒投其所好,大肆宣扬只要信仰在中国道成肉身的女基督就能祛除灾祸,将半信半疑的群众拉入全能神的深渊。“全能神”恣意偷换基督教全知全能全善、永恒独立唯袍的神的概念,将神化的神经女子放置于金字塔管理模式的顶端,欺骗威胁信众如若悖逆女基督,就是撒旦,必然遭到神的惩罚:“谁敢不敬畏我,谁敢用目光抵挡我,谁敢用嘴唇抵挡我,必死于我的诅咒烈怒之下。又有谁敢对我不忠不孝,谁敢对我耍花招儿,这些人必死于我的恨恶之中”。然而据科学研究表明,地球是诞生于45.67亿年前,并且至少将在未来的15亿年内继续存在直至太阳不断增加的亮度灭绝地球上的生物圈。“末日论”不过是“全能神”用来掩盖自己发展信徒、敛聚钱财等违法犯罪活动的幌子而已,若要杜绝邪教的滋生蔓延,普及群众的科学文化以增强其抵御谣言的能力则成为必然。

  第二,“全能神”为了逃避有关部门的打击处理,总是不断推出一些更加隐蔽的、更难被识别的欺骗手法和秘密传教形式,例如在信教最初并不告知聚会地点,将流行歌曲的歌词改成传教内容来掩人耳目,在邪教组织运行的过程中运用一些接头暗号来秘密执行违法犯罪活动。甚至不惜让自己的传教人员伪装成“最正宗的基督徒”混入某些管理相对混乱的教会内部,待消除对方的警惕性之后,再逐步亮出自己的歪理邪说,直至将其中一部分信徒发展为自己的新成员。而“全能神”麻痹信众进行秘密活动的理论支撑则是中国现今已经被撒旦、被“大红龙”所控制,只有壮大全能神的力量,推翻“大红龙”的政权统治,实现“全能神”的万教归一,神的忠实信众才不会被迫害,实质上是唤起不明真相群众进行反社会 、反政府、反人类的逆反心理,达到威胁国家之安全、扰乱国家政权稳定的目的进而实现其推翻共产党统治的政治野心。正统宗教(如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等)都是在漫长历史发展中沉淀下来、充分接受了实践检验的人类智慧的结晶,鼓励人们在现世的苦难生活中追求心灵的净化和精神的解脱,其宗教场所都是经过国家法律所允许的,断然不会采用鬼鬼祟祟的传教形式。

  第三,“全能神”建立了一套独特的歪理邪说来蒙骗群众。在赵维山等人的主持下,他们假借《圣经》之名先后编写了《话在肉身显现》、《东方发出的闪电》、《神在末世的发声》等一系列邪教书籍,其中《话在肉身显现》被封为“全能神”的经典,宣称基督教《圣经》的“法律时代”和“恩典时代”都已经过去,现今社会已走向了“国度时代”即“话语时代”。“全能神”向那些被他们拉下水的信徒宣称,基督现在以一个妇女的形象在东方道成肉身了(实际上是一个被他们神化了的精神病女子,叫杨向彬),开始末世做工,基督的再次道成肉身不再是超然的耶稣,耶稣所显示的神迹大能已经不符合时代之变化,甚至“成了神最新工作的阻拦”。并且表示“末世神来了主要是说话,借着说话的方式来转变工作方式,来除掉人心目中耶稣的形象”,教唆群众脱离家庭、漠视亲人、荒废劳作,整日“交通聚会”、“吃喝神话”,严重扰乱了正常的社会秩序和人民群众的生活。从表面上看,“全能神”等邪教组织鼓吹的这套邪说似乎是对《圣经》的一次“创造性发挥”,但事实是对后者的歪曲和滥用。首先,基督教信仰的是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具有超自然能力的上帝,任何人都不能自主称神。其次,《圣经》从未完全否认人们在现世的责任,更没有让人们像“全能神”那样消极等待末日的来临。

  第四,中国基督教神学思想建设的相对滞后、农村教会的管理相对混乱、受过正规神学教育的神职人员的缺乏等,也为“全能神”的渗透活动提供了可乘之机。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基督徒人数出现了大幅增长,但在基督教的教牧人员中仍旧存在着巨大年龄断层,受过正规神学训练的圣经研究人员更是严重不足。“全能神”中的不法分子利用这一不足,打着“传福音”的旗号混入神学思想、管理体制模式均不甚完善的农村教会,针对赋闲在家、没有绝对精神依靠的妇女等弱势群体,甚至接纳社会之劣迹斑斑人员,威逼利诱,利用残留在少数基督徒头脑中的封建迷信思想来兴风作浪,以达到其不可告人之目的。

  第五,“全能神”的邪教组织体系是相对容易被摧毁的,但它赖以形成的最关键和最根本的东西——所谓的“信仰”及其所支撑的邪教理论——并不会随着组织的摧毁而自动消失,而是带有自身的顽固性。根据我们多年来与邪教作斗争的经验,对少数触犯刑律的邪教骨干的打击处理固然有很强的震慑作用,但这些人很难轻易地通过一般的思想改造而真正放弃邪教信仰。所以只要遇到适当的机会条件,他们随时可能卷土重来。而邪教内部的大多数普通成员(包括一些尚未构成犯罪的中下层骨干),在组织遭到取缔时,一般不会受到刑事制裁,而仅仅会被强制接受一些法律上、政策上和思想上的教育。可是在他们当中,同样有少数甘愿为邪教信仰献出一切的冥顽之徒,以及某些企图通过邪教组织的东山再起和邪教头目的更新换代来实现个人野心的利欲熏心之辈;这两类人在旧有的邪教组织遭到取缔之后,常常会很快结成新的邪教组织并且变成新的邪教头目。更严重的是,他们还会从以前遭受的打击处理中“吸取教训”,从而重新制定出更具隐蔽性和欺骗性的邪教组织机制、活动方式、传播手段等。

  “全能神”严重干扰了正常的社会秩序,破坏家庭的和睦团结,用充斥着暴力、仇恨、灭绝的负面词语催眠文化程度较低的偏远地区大龄妇女群体,煽动教唆信徒与党和国家对抗,甚至大言不惭道党和宗教界已混乱不堪到需要“全能神”来拯救,整个理论体系就是精心编制的骗局。因此,为了能够更有效地遏制“全能神”等邪教组织的孳生蔓延,我们必须做到知已知彼,对症下药。而根据对全能神最常用的欺骗手法(如对《圣经》加以断章取义的曲解)、传播对象(如文化程度较低的下层基督徒)、生存土壤(如偏远农村的家庭教会)的调查,我们发现,如果能够首先依据圣经解释学的基本原理来揭露其教义的欺骗性,将可以起到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效果。除此之外,科学的基本常识也可帮助群众来揭穿一些封建迷信的骗人把戏。崇尚科学精神、提高科学素养、保持科学态度,“以愚昧无知为耻”,如若群众的科学常识能得以普及强化,那以“全能神”为代表的伪宗教终有一日将无所遁形。

  来源:《科学与无神论》2014.1

  作者:徐  弢,武汉大学哲学学院宗教学系教授。

  刘筱娜,武汉大学哲学学院宗教学系研究生。

(作者:  编辑:黄涛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湖北日报官方微博、微信。

  • 湖北焦点
  • 国内要闻
  • 娱乐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