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专题 > 反邪教知识
交通违章权威查询
伪气功伪在哪里
发布时间:2017-08-07 10:19:50来源:中国反邪教网进入电子报

  伪气功得以迷惑人的所谓科学依据主要有三个:

  一是“外气”形式治疗对部分人有效;

  二是一些著名机构通过实验发现了外气的多种效应;

  三是已有人测出了外气的物质基础;

  本文也从这三个依据入手,逐一论述。

  (一)“外气”治病的机制是心理暗示

  外气治病是指某些人认为,经过一定的锻炼,可将自己体内的“气”发放出去经空间作用到患者身上,并具有治疗作用。实践证明,这种形式的治疗确能使部分人产生感觉和效应,但是这些效应并非象人们通常从表面现象上简单认识的那样,是什么物质性“外气”引起的,真正的原因是心理暗示。

  暗示属于心理学的内容。心理学家对暗示早有许多研究与论述。巴甫洛夫说:“暗示是最简单最典型的条件反射”。考克莱讲:“暗示就是认识作用的不加批判地接受。”彼得罗夫斯基认为:“受暗示性在于一个人很容易受别人的影响。他的行为动机不是自己形成的意念和信念产生的,而是旁人影响的结果。”概括地讲,暗示就是不明白地表示,就是用含蓄、间接的方法对人的心理状态产生迅速影响的过程。

  人的感觉、知觉、记忆、想象、思维、情感、意志等心理过程都可受到暗示。人的视觉、听觉、嗅觉、味觉、皮肤觉等都可经暗示产生幻觉。例如,心理学有这样一个著名的实验:一位化学教授在讲台上打开瓶子,把一种实际上是无味的溶液倒了几滴在棉球上,并作出了难闻的厌恶的表情离开讲台。很快,靠近讲台的前排学生报告嗅到了难闻的气味,逐渐最后排的学生也闻到了。心理学认为这是化学教授的权威性暗示以及面部表情、动作姿势暗示,引起了学生们集体性幻嗅(类似的表演正是外气师们自觉不自觉运用的发“气”手段)。

  暗示可以由人施授,也可由情境施授。暗示可以借助言语的形式,也可采用手势、眼神、表情、动作姿势或其它暗号。暗示具有惊人的作用:消极暗示可以导致人体功能失调,形态器质性损伤,甚至引起死亡;积极暗示可以治疗疾病和调动人体潜力。例如某患者腰部受外伤,自以为脊髓受了损伤(消极暗示),下肢出现瘫痪(功能失调),但是经医生用肯定性的言语告诉他脊髓损伤已治好,给予特殊治疗(实际是普通电刺激)会立即见效的积极暗示后,下肢的功能很快得到恢复。

  心理学还告诉我们,在催眠状态下给予暗示,受试者可将一杯白水认作白兰地而喝得酩酊大醉,也可将一杯白水认作糖水而喝得津津有味,更有趣的是采血化验,血糖升高。在暗示下,妇女可以出现假孕,不仅出现停经和嗜酸、呕吐等妊娠反应,而且出现腹部增大的形态改变。催眠状态下将普通的硬币暗示为烧红的硬币放到受试者的皮肤上,可使皮肤出现水泡,临床表现为二度烧伤。心理学中关于暗示与催眠的报导是很丰富的,但是心理学公开宣布暗示与催眠是人类常见的一种特殊心理现象,暗示与催眠的施术者本身并不存在象我们的外气师所标榜的那种超自然力的神秘力量。

  上述事例可以雄辩地告诉我们,人体内存在这样一种规律:人的心理活动可以有效地影响机体的生理功能发生变化,这种功能变化之剧烈,甚至可以引起形态实质改变。这一规律可向消极方向发展,给人体造成危害;亦可向积极方向发展,起到健身治病调动潜力为人类造福的作用。目前对这一规律的认识还是零散的、不系统的、不全面的,而且直到今天还不被大多数人普遍自觉地重视的。加强对这种心理—生理—形态环节

  反应规律的研究,将会对现代医学乃至人体生命科学作出不可估量的贡献。它将改变传统的患者只能被动地接受医生(外界)给予的物理、化学、生物方法等物质治疗的方式,出现人类发挥内在的意识能动性,进行主动地自我治疗的方式。

  所谓发放“外气”形式治病,实际上就是极其充分地运用了暗示手段甚至催眠手段。

  首先,患者在决定寻求外气形式治疗前,早已通过报纸、杂志、电台、电视、亲友同事介绍等多种途径了解了“外气”治病的神奇,已经具备了接受暗示的基础。当患者来到外气师的治疗室时,看见为外气师歌功颂德的各种锦旗、报纸杂志以及证明外气师身份的‘国家级’、‘世界级’证书等,这些都向患者暗示此位气功大师的功力相当不一般。

  而当我们观察外气师治疗时又可以发现,任何外气师治疗时,都必须对患者使用言语、手势、动作、眼神、表情或其它形式的暗示手段。因此,面对“外气”形式治疗时部分人有效的表面现象,如果仅认为是“外气”引起的,而不考虑心理暗示因素起的作用,这种判断就太片面、太不客观了。面对“外气”形式治疗对部分人有效的表面现象,可能性判断应该有三个:

  其一、“外气”效应是外气师发出的物质性外气引起的;

  其二、“外气”效应仅是发气形式造成的心理暗示引起的;

  其三、“外气”效应既有物质性外气作用,又有心理暗示作用。

  要想确知上述三个判断哪个是正确的,只要在“外气”治疗时采取简单的阻断暗示和利用暗示的实验设计方法,就能容易达到目的。如果我们在外气师和患者之间采取了阻断暗示的措施后,也就是在患者不知道的情况下,让外气师偷偷地给他发气,此时患者要是还能出现感觉疗效,我们可以断定“外气”形式治疗的效应不是心理暗示引起的,而是百分之百的物质性外气引起的;如果阻断暗示后,患者还会出现感觉效应,只是这时的感觉效应变小了,说明外气形式治疗时,既有物质性外气,又有心理暗示,两种因素共同起作用;相反,如果在阻断暗示后,患者没有任何感觉效应出现,则说明外气形式治疗效应完全是心理暗示引起的,没有任何一点物质性外气的份儿。然而,外气界的人士们却从来没有人认真地做这种实验。不做实验就敢于断定是物质性外气引起的,这种作法实在是太不严谨、太不科学、太不妥当。

  我们气功研究室曾做了大量观察和实验,例如,给受试者蒙上眼睛,使其不知外气师何时向他发气,则受试者的感觉效应立即与外气师发“气”在时间上失去了同步性,出现不发气时有效应,发气时反而无效应的情况。再如,让外气师悄悄地向附近不知道也不认识他的人发气,则任何人都不会有一点效应产生。反之,找一个根本没练过功,也不会发气的人冒充外气师,告诉人们这位冒充者是一位功夫高深的气功大师。然后让冒充者学着外气师发气的样子装模作样地比划起来,人群中会有相当数量的人产生“外气”效应。这里试举两个我在临床上遇到的实例。

  一个例子是我分别给几位患者做的。我告诉前来我们气功门诊求我给予“外气”治疗的患者说,我现在很忙,没有时间给她治疗。请她回家,在当天晚上八点前,在椅子上坐好,眼睛轻轻闭上,全身尽量放松。我则八点钟在我家里准时给她遥控发功。并请她第二天上午来我办公室介绍一下她接收我功的情况。第二天她极其激动地介绍说,当晚八点,她准时收到我发的功。这是一股很强的热气流,这股气流不仅推动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晃动起来,而且使之全身出汗,整个身体感到非常舒服,尤其是偏头痛当时就止住了,当晚没吃安眠药竟睡得非常深沉……其实,那个时间我正在忙我自己的事情,根本没有给她发功。

  另一个例子更有意思。一天,我在气功门诊接待了一位女患者。她是被丈夫和女儿用轮椅推来的。患者及其家属告诉我,她已双踝骨折八个月,至今不能下地行走。希望我能通过外气治疗帮助她恢复行走的功能。我首先检查了她的X光片,发现骨折处对位很好,骨折早已愈合。检查骨折处的感觉与运动功能,也都正常,不存在感觉神经和运动神经受损伤的情况。通过交谈,我发现这位女患者是一位性格内向、敏感、易受暗示的人。因此可以断定,由于她本人不懂医学,又过分顾虑自己的病变,错误地认为双踝骨折是很重的病变,从而自己给自己套上了一个心理枷锁——消极心理暗示,导致骨折早已痊愈还不能行走的“心病”。基于上述分析,我决定为她进行所谓发放“外气”的心理暗示治疗。我告诉患者:“你的病不要紧,我发气治疗后,你立即就能行走。为了保证疗效,我给你发的气会强一些,请您能咬牙坚持忍住。”说完,我让患者躺在床上,引导她放松入静后,我将手轻轻地触碰她的腿部,这时只见她的腿剧烈地抖动起来,并且高声喊叫起来,说腿部出现了强烈的电击感。其实,我除了暗示以外,根本没有半点发气的意思。她腿部产生的电击感,是在我暗示基础上产生的幻觉。继续“电击”一会儿后,我让患者起床穿鞋下地自己走。她当场就不要轮椅、不要搀扶地轻松地走了起来。我告诉她,从今天开始,不要再坐轮椅并且今天就自己走回家去。她照办了,一路顺利走了回去……

  其实,上述实验任何人都可重复,任何人都可利用这些简便易行的方法去试试你自己(假扮成外气师)和任何江湖外气师。根据这些阻断暗示时外气师的“外气”就失灵,利用暗示时非外气师也可重复出“外气”效应的正反两方面例子,以及“外气”治疗只对部分相信者(易受暗示者)有效,表现为“诚则灵”的特点,完全可以断定,所谓的“外气”治疗效应百分之百地是心理暗示引起的。

  一些气功爱好者不能认清上述事实,最重要的原因是缺少从事气功专业所必备的医学、心理学、科研方法学、哲学等知识所致。加强上述知识学习是正确认识“外气”形式治病的机制和各种气功现象,保证气功沿着科学轨道健康发展的重要条件。

  (二)证实“外气”存在的主要实验不可信

  当我以大量的阻断暗示和利用暗示的实验,证明了“外气”形式治病的实质是心理暗示,并通过报刊杂志将这些观点第一次传向气功界和社会以后,不少人向我提出质疑:人有心理可以接受暗示,然而细菌、水分子等并没有心理,你怎样解释海军总医院副院长冯理达的实验结果——“外气”可以随心所欲地杀死或增殖细菌?你怎样解释清华大学和严新的实验结果——“外气”可以改变多种物质的分子结构?

  先看海军总医院冯理达的报导。多年来她从细菌开始到肿瘤细胞等,做了大量的“外气”生物效应的实验报导。以细菌实验为例,报导说在外气师不同意念的作用下,发出的“外气”既可杀灭细菌,也可使细菌增殖。为了对这个结果进行验证,我们气功研究室与我院数位细菌学专家合作,进行严格的科研设计,请了参加冯理达实验的同一位气功师向着同样的细菌发气,专家们虽慎重地重复了多批实验,遗憾的是没有一批出现细菌被杀灭或增殖的结果!其它单位也有人重复过细菌实验,也未发现异常变化。面对外气师相同、细菌相同,只是实验地点不同、实验主持人不同,结果就大相径庭的两个实验,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海军总医院外气师以外的实验者在实验过程中进行了不符合科学规范的操作。

  我们曾经数次通过报刊杂志公开呼吁对方能允许我们前去观察他们的实验,或请对方来我院重复出他们的结果,遗憾的是至今未有反应。试问,这样的“外气”生物效应的报导以及在此基础上发展进行的其它实验报导还存在可信性吗?

  所有“外气”效应的实验中,影响面最大的堪称举世皆知的,要算1987年以来,以清华大学名义发表、由清华大学气功科研协作组陆祖荫、李升平等人与严新合作进行的“外气”改变多种物质分子结构等实验。这一报导成了证明外气存在的最权威的“科学依据”。由于清华大学在国内外的权威性,也由于包括钱学森等几位著名科学家、学部委员只听结果,不加审查,就轻易相信并表态支持或写信介绍让报刊发表,“向全世界宣告中国人的成就”,加之上述报导经各种报刊转载,在国内外造成了极大的社会轰动。严新本人以及参与实验的陆祖荫、李升平等人也因此出了大名,严新更被誉为“现代济公”而到处组场报告迅速暴富,成了家喻户晓的人物。

  许多人以清华大学以及支持这一报导的名人们的权威性作依据,对我不相信世界著名学府的实验结果和著名科学家的态度进行批驳。假如实验结果真象宣传的那样,确应是科学史是的重大突破,然而据我本人约同《健康报》记者先后多次去清华大学调查了解,事实真象并非如此!

  请看在我们调查后清华大学科研处代表清华大学发表的郑重声明:“实验既没有提出过鉴定申请,也没有组织过专家评审、测试测定,更未经过成果登记。”“这些研究与清华大学无关,也根本谈不上是一项成果。”“我校并未成立过所谓 7个系和部门的气功科研协作组,也从未批准成立过气功研究所(见1989年 4月13日《健康报》头版)。”

  再请看了解那些实验并曾经参加了部分实验的清华大学生物系主任赵南明教向我们披露的其中鲜为人知的内情。赵教授讲:“据我所知,清华气功协作组是校工会所属群众进行气功锻炼的组织,我校从未成立过跨系的气功研究组织。两年前,气功协作组组长陆祖荫教授找到我,说严新要来清华做实验,希望合作。我答应了,但提出两个条件:一、实验程序由我们设计,样品、制剂由我们准备;二、发表文章需经我们同意。严新来后,我们做了液晶相变、小牛胸腺 DNA紫外光谱吸收等几个实验……,但当时整个程序较粗糙,没有恒温控制,没有温度曲线对比,而且实验由严新一人做,仅重复三次。对于气功研究,我认为应从简到繁,先观察气对分子是否有影响,然后再到细胞、动物、人体。陆听这话后就和李升平(清华大学化学系讲师,气功协作组副组长)商议

  做激光拉曼实验。其实陆和李过去均未研究过拉曼,他们找我的一位在职研究生一起和严新做了这个实验。据该研究生说,实验做得不够精确。按国际惯例,要达到发表学术论文水平,应进行双盲实验,对实验程序设计、重复性等也有严格要求。因此,当陆问我严新实验结果可否发表时,我说,现在作结论为时太早……。没想到在我出差的时候陆和李将三篇文章合成一篇发表,而且未经我们同意将外气在远距离( 6公里外)有作用也写入论文里。我知道后非常生气,批评了他们这种不谨慎的作法。后来,在兴城全国气功会上,陆以清华大学气功协作组的名义(这时他已离开清华)作了‘小牛胸腺 DNA紫外线吸收’的报告,《光明日报》头版作了报导,而李升平因为署名问题与陆闹矛盾,李又以气功协作组组长的名义接见《中国青年报》记者,中青报头版刊登了李的文章,李还受到有关领导接见,在社会上影响较大。为此,我系早于1987年 9月就给学校党委和科研处写了报告澄清此事。但李升平并未引以为戒。此后,他还多次在国际国内各种刊物上发表气功研究的文章,其中,以气功外气对2000公里超距离物质作用的实验研究影响最大。至于气功外气在2000公里以外能否对分子产生作用,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科学常识去判断。对这个实验,我们至少可以提出两点质疑:一、论文实验数据中温度精确到了0。01度,但在清华根本找不到一个室温能控制到这个水平的实验室。同时,实验报告中也没有给出实验误差。二、对照样品和实验样品在2000公里外相隔仅 100米,连激光也难以准确分辨。退一步讲,如果真有此重大发现,也需经其它实验重复验证(见1989年04月15日《健康报·情况反映》)。”此外,化学系主任宋心琦教授还介绍了陆祖荫等在他的实验室进行的实验中,还存在将严格规定的必须用离子水取样的要求,自作主张改为自来水取样的严重违反科研要求的情况。因为,用精密仪器检测,两管自来水之间本身就会因所含杂质量不同而有差别,他们竟能将这种差别说成是“外气”引起的。

  至此,严新等人的“外气”能改变物质分子结构的神话已昭示于天下了。这样的“外气”报导,难道也值得相信吗?!曾经相信、支持、传播这个报导的人们,难道不该从中悟出些更深刻的道理吗?

  诚然,很多年来,所有的气功杂志几乎每期都有关于“外气”的惊人的实验报导,如果其中有一项符合科学规范,能经受科学的验证,也足以为我国赢得一打诺贝尔奖了。然而可惜的是,时至今日,一方面神奇的报导不断出现,另一方面却没有一个人敢于自信地站出来,让自己的实验接受包括持不同观点人在内的科学验证。试问,这些实验结果还有可信性吗?

  科学是严肃的、老老实实的,来不得半点虚假。气功发展将给只为捞取个人名利,将“外气”波澜掀动到今天这种地步,给气功的声誉和发展以及社会造成重大损失的极少数人记下很不光彩的一笔,并将永远地留在气功史册上。

  (三)“外气”物质基础的真伪

  历史是一面镜子。回顾掀起“外气”高潮的历史,正是1979年前后,上海顾涵森首先在上海出版发行的《自然杂志》连篇报导测出了“外气”的物质基础是“微粒流”、“红外辐射”、“电磁波”、“静电增量信号”、“低频磁信号”等等。从而,第一次使发“外气”有了“科学依据”。也正是由于顾氏根据在一些报刊中引来引去,在气功爱好者中传来传去,才使声称具有发“外气”能力的超人大师在全国范围内突然间一个胜似一个地不断涌现。“外气”的文章也越作越大、越写越神、越来越惊人,并且不断地影响着国外。由此可见,顾涵森是“外气”的始作俑者。所以,要辨别“外气”一说的科学性,首先对“外气”发展的根源进行审查,搞清“外气”物质基础的真伪是最重要的。

  科研方法学告诉我们,一项科研结果的正确与否,很重要的一个标志就是看它是否具有可检验性和可重复性。尤其对于重大科学发现,不仅实验者本人能重复,更需要其他科学家和实验室也能重复出来。“外气”物质基础的实验研究也应遵循这个原则。但是据了解,除红外辐射等个别指标外,“外气”物质基础的实验研究结果均是顾氏一人用自己改装的仪器测出来的,至今未见国内其他人重复出来。也未见顾氏这个重大发现经同行审查鉴定通过的报导。而且据了解,当时一些气功界的专家和负责人请顾氏为大家重复一下实验,顾以实验所用仪器已作它用为理由,不予重复。更有人直接写文章对顾的实验结果提出质疑:本来人的体温升降是一个非常缓慢的变化过程,然而,顾的人体红外辐射检测结果却认为其变化频率是每秒5~7次。如果人的体温变化真是这样快的话,那么身体将会感到比发恶性疟疾还要难受不知多少倍。显而易见,顾氏不懂人体生理学。真不知道其实验结果是怎么做出来的。

  再以顾氏所测试的“外气”内容为例,无非是人人都有的人体声、光、电、热、磁等生物物理学特性。专门研究这些特性的学科叫生物物理学。如果我们不按照现代科学的叫法,非要按照我们传统气文化的理解将人体的声、光、电、热、磁称作“外气”的话,那么大量事实早已证明,这个“外气”虽可依人体生理功能的变化发生相应的改变,但是,既使对著名的气功师进行测试,其变化量微弱,根本达不到“外气”效应的神奇程度。更有实验表明,有的从未练气功的人的“外气”检测强度,比外气师的还要高。尤其是在世界范围内,从生物物理学创立直到现在,那些按理最应发现“外气”的人——一辈子专门从事生物物理学研究的专家们,无人发现一个人的声、光、电、热、磁能经空间传到别人身上,起到调解别人的生理功能和治疗疾病的作用。而在外气师与受试者之间采取阻断暗示的措施,则“外气”形式治疗不再出现“外气”效应的事实,更可确定“外气”效应不是外气师发出的物质引起的,而是“外气”形式造成的心理暗示引起的。

  尤其违背逻辑常识的是,一些“外气”研究者无视人体生命活动具备有机、生理及受意识影响等重要特点,无视“外气”治疗时外气师必须使用言语、手势、表情等暗示手段,而采取阻断暗示措施则无效,利用暗示方法非气功师也有效等事实,无视心理暗示可对人体生理功能乃至形态实质产生影响,有时甚至是强烈影响的普通知识,仅从无机和物理的角度,凭思辨甚或主观臆断的方式来解释“外气”形式治疗的效应,甚至幻想人体也能象核聚变一样产生神奇能量。他们一方面单独测试人体声、光、电、热、磁信息,将其认为是“外气”,另一方面单独进行名为发气,实是充满暗示手段的所谓的“外气”治疗,并将暗示引起的心理效应武断地说成是人体发出的声、光、电、热、磁等引起的“外气”效应。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外气界没有一例实验报导是在严格阻断暗示的基础上,同步观察“外气”形式治疗时,证明患者的效应与外气师的声、光、电、热、磁变化之间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令人不解的是一些人置暗示手段与“外气”效应有直接因果关系的事实于不顾,硬将单独测试实际无关的声、光、电、热、磁等与“外气”效应视为有因果关系联在一起,这种判断推理方式甭说是辩证逻辑,就是在形式逻辑上也是不通的,当然更谈不上证明“外气”具备物质性了。

  还有人以接受“外气”形式治疗时能产生热感、麻感、凉感、香味感等多种感觉为依据,认为只有物质性的东西作用于人体才能引起这些感觉,从而认定外气师发出了物质性的“外气”。这是一种错误的认识。心理学告诉人们,感觉是一种最简单的心理现象。人的各种感觉,除需相应的物质刺激产生外,还可经暗示产生幻觉。外气师们也正是利用这样的暗示手段使人们产生各种所谓的“气”感。例如有一位外气师告诉观众们他要发放香气,只见她左一挥手,右一挥手,当场使部分迷信“外气”、崇拜这位外气师的人(实际是些易受暗示的人)嗅到香味。如果外气师发出的真是物质性香气,只要嗅觉没有毛病,在场的人不论他是否相信“外气”,就应都能嗅到。然而事实并非如此,那些对“外气”持怀疑态度的人无论如何也嗅不到。更可笑的是,部分嗅到香味的人中,有的说是茉莉花味,有的说是桂花味,还有的说是檀香味……可见认为物质性外气作用于人的嗅觉细胞产生香味的看法是不客观的。这种香味感实际是外气师的言语暗示、手势暗示等引起部分迷信者幻嗅而已。更何况也存在外气师雇“托儿”在人群中散发香水的情况。至于“外气”治疗时患者病变部位出现“气”感,也非物质性外气引起,也不过是外气师的暗示指向患部,使患者将注意力高度集中于患部,造成一种被动意守和对患部仔细体察,这种心理状态还可影响局部的生理功能改变,从而产生相应的感知觉、幻觉和效应。由此可见,要想谈论“气”感,谈者首先必须具备有关感觉的最起码知识,诸如感觉的分类、感觉器官的种类、形态结构、生理功能、各种感觉产生的原因及机制,影响感觉产生的因素等。不客气地说,当今气功界中对上述研究气功必备的普通知识都不懂的人实在不是少数!这些人仅凭肤浅的表面现象就轻易相信和认定“外气”有物质基础,并到处宣传,也是外气热得以形成和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

  综上可见,无论从科研方法学、生物物理学角度,还是从逻辑学、生理学、心理学角度来检验,最早由顾涵森提出的“外气”具有物质基础的说法都是站不住脚的。然而,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顾氏这个不符合科学规范的观点,却被气功界很多人当做科学结论而完全接受,并使“外气”浪潮泛滥到今天这种地步,个中原因,很值得人们去深思啊!

(作者:  编辑:黄涛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湖北日报官方微博、微信。

  • 湖北焦点
  • 国内要闻
  • 娱乐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