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金曲全通
楚凤清音 > 反邪教知识

邪教信仰蛊惑力心理根源

发布时间:2018-07-03 09:35:56来源:九凤网
 
邪教的教理、教义庞杂混乱,荒诞不经。邪教印发的所谓“经书”和“经文”,在稍具科学精神和哲学思维的人看来,往往都是谬误绝伦,难以卒读;邪教教主的狂妄自大、不着边际的自我吹嘘也会让一些略知社会与自然发展规律的正常人不忍卒听,甚至要嗤之以鼻。但是,令人费解的是在中国这样一个历经了半个多世纪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宣传教育的国度里,却总会有人,有时还是有很多人,其中不乏一些知识水平颇高,直接从事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工作的人也愿意相信其邪说并进而信仰其邪教,有的还信的非常虔诚。这种咄咄怪事所展现的邪教及邪教信仰的巨大蛊惑力,除了让人感到惊讶之外,更诱起人们的好奇和随之的追问:邪教邪教的蛊惑力来自何方?邪教鼓吹的真的是欺人之谈吗?如果邪教所说不是宇宙真理,怎么博士、教授也会信仰呢?是不是恰如法轮功的李洪志所说的那样,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层次太低,领悟不到内中的奥妙和玄机?如此种种笔者已经听闻到了两耳生茧的程度。

近年来,虽然一些人认为之所以有一些高知识的专业人士也被法轮功之类邪教捕获,成为其忠实信徒,那是因为他们虽然在专业上很精深,但在人文社会科学方面却因为长期把主要精力用于专业而出现欠缺所致。这种解释似乎不无道理,但又有“未必尽然”之感。原因应是未能揭示其深层心理根源。

信仰特别是邪教信仰何来如此大的诱惑力?心理学认为,一个人的信仰(包括宗教和邪教信仰),实际上就是储存在他头脑中的一些极其稳固而富有动力性的观点,是人的高级认识活动的产物,是人类所特有的一种高级需要和精神生活的普遍现象。人类是追求信仰的高级动物。在万千种生物中,只有人才有信仰,

之所以人人都有自己的信仰,是因为人人都有着与生俱来的探究本能、生存和种族延续本能、依存(赖)本能和这由三种本能派生出来的包括信仰在内的各种需要。事实是人的信仰这种高级需要乃是这些关键本能的直接体现。这些关键本能与人的生存息息相关,它们存在于社会人群的“集体潜意识”之中,是尚未被意识到的人的基本属性的构成部分,也是人心、人性的永久渴望。但源于人的本能的信仰需要,并不等同于宗教和宗教信仰,更有别于打着宗教旗号,冒充宗教的邪教和邪教信仰。如果说邪教和邪教信仰只是一种历史现象,它们既不是从来就有,更不会万古长存,只是人类社会和人类的意识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也将在一定历史阶段消亡的话,那么,信仰和它赖以建立的人的三种本能则将与人类和人类社会共始终。

邪教教主嗅到了三种本能和信仰需要不仅人人皆有且与世长存,同时又从正统宗教身上看到了建立在三种本能基础上的宗教和宗教信仰在管控社会和个体的思想和行为上的巨大力量,从而以惯于搞“邪、假、骗”所特有的敏感性,利用人皆有之的三种本能和信仰需要来兜售其奸,并将之视为贩卖邪教信仰,兜售推销歪理邪说,捕获信徒的天赐最佳途径。于是把自己险恶目的和预谋用正统宗教的词汇、教理包装起来进行巧言如簧的宣传和劝说。当这种宣传和劝说恰逢其时地与某些受众的需要相契合的时候,就可以彰显出极大的蛊惑力,导致不同知识、文化程度信众,不论他们有多高的理论水平,甚至是直接从事哲学和社会科学理论工作的人产生认知上的歪曲,出现情感上神秘体验,最终成为邪教的猎物。正如西班牙著名的邪教问题专家佩佩·罗德里格斯所说的一样,“只要恰逢其时地给予规劝引导,任何人都可能被某个教派所吸引、所俘虏。”

一、邪教利用探究本能发展邪教

人类为了在社会和自然界生存,为了适应,也为了变革和改造社会和自然界,必须探索和认识社会和自然界的秘密和发展变化的规律。这就使得对“宇宙之谜”、“生命之谜”和对生命的理解,人生意义等终极关怀问题的追问成为了千万年来人类共有的探究本能;而人的认识能力是逐步发展并且也是有限的,而今科学对地震、飓风、火山爆发以及水灾的本质和原因的解释要比过去的解说强得多。但是科学并没有提供所有的答案。它可以一般地告诉我们火山是怎样形成的,却不可能告诉我们某个特定的火山在某个特定的地方某个特定的时间爆发并杀死或伤害某个特定的人的原因。人类在科学技术上,始终都存在着巨大盲区,尽管今天的科学技术同百年前甚至同十年前相比,其发展都是惊人的,但科学技术的发展和进步,未知的东西不是减少而是越来越多,认识的盲区越来越大;

对于那无穷无尽的宇宙奥秘和自然规律而言,我们已经认识和掌握的只不过是沧海一滴而已。并且,由于科学技术的发展也带来了一些诸如原子技术用于战争和酿成核电站事故等副作用,以及由于人们寄希望于科技能解决人类的一切生存条件,如生、老、病、死等难题的科学万能论的破灭,使得一些人在心理上转向了对科学的怀疑和失望,这就给邪教以可乘之机,使之有了赖以产生和发展的心理空间和活动领域。

人类认识能力的种种局限性是人类共有的烦恼,对于知识结构不健全和知识面狭隘的人,比如某个领域的专家、学者、教授来说烦恼尤甚。当他们在认识外部世界上认识能力的有限性和认识领域的无限性之间的出现时俱进的矛盾,和在寻求对一切完满解释的强烈渴望和自身能力难以达到之间构成激烈冲突的时候,邪教就鼓唇摇舌地搬弄出它的歪理邪说来满足人们的探究需要,蛊惑他们信仰邪教。

这说明当人类在浩渺的宇宙中感到自己的无知、渺小和无助之时,就是邪教和邪教教主树立邪教信仰和发展邪教组织之日。因为在这种一方面是“无知无识”的“芸芸众生”,一方面是“先知先觉”的“通天教主”的情境下,二者就会形成了一种共生——互补或依赖的关系。这时,邪教和它的教主就相机而动,注重信徒的特点、需要和期望,以深入浅出、通俗易懂、朗朗上口、生动形象的语言,包罗万象的邪说使信徒们获得认识上无限的感觉,并且,十分容易地就让他们获得了这种感觉。因为他们敢于荒唐地昭示一切因果关系,甚至不惜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来满足信徒们猎新奇、探未知、辩是非的心理需要。邪教教主们心里明白,只有这样才可以为包括高知识和直接从事科学和理论工作的各阶层的人们认可,这是邪教能够吸纳包容各阶层人士的原因所在。与此相应,庞杂混乱的邪教邪说也正因为庞杂,不易被全部证伪,而只要有一点支撑,邪说大厦就可以不倒,它因此永远正确。这样,信徒们把自己的本质异化给邪教教主,把它变成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万能之神的同时,也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无助、无能的替罪羔羊,只能老老实实趴在邪教教主的脚下任其愚弄,相信他所说的一切,信仰他的全部歪理邪说。

二、邪教利用生存和种族延续本能让人笃信邪教

马斯洛说人的最基本的需要是生理需要,即生存的需要;弗洛伊德说人的最基本的需要是保存个体和繁衍后代的需要,即求生的需要,二者殊途同归:即人的最基本需要是保存生命。一个人首先只有让自己存活下来,才能有可能繁衍后代,他们说的无疑都是对的。“蝼蚁尚且惜命,吾人岂不贪生”,保全性命、让生命永存确实是是人的一种本能性需要。不论是秦皇,或者是汉武,不都也为长久活下来,企望永生炼过丹,求过长生不老之术吗?但是,积千万年之经验,人们知道,像一架机器一样的肉体,它迟早会因为磨损而死亡,于是,人们开始企望灵魂可以永生。其实,由求肉体不死到求灵魂永生也是人求生本能的一种变相反映。

面对人皆有之的保存生命这一本能和最基本需要,唯物主义者信仰生老病死是不可避免的自然规律,活着的时候,努力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不企望上天堂,也不惧怕下地狱,因为他们根本不相信它们的存在。宗教和邪教信奉者出于寻求永生的需要,都信仰天堂地狱、灵魂不死。

心理学并不认为追求生存,恐惧死亡是人性的什么缺点。人作为一个有机体,像所有的生物一样都会本能地要保全自己的生命。换言之,所有的生命体都是时时刻刻在求生,朝朝暮暮在避死,所以,就其本能而言,人,包括那些颇有理论水平,甚至是从事科学和哲学工作的人都是怕死的。一个不识水性的人掉到水中,抓到任何东西都至死不肯松手,将之视为“救命稻草”的现象就恰好说明了这一点。对于人和所有生命体为什么都有求生避死的本能的最好解释当然只有进化论了,因为那些不具备这种本能的生命体,在进化过程中早就灭绝了,被淘汰了。这也反衬出那些自杀自残者只能视为是心理的变态。不过与普通人相比,那些执着的邪教信徒更加怕死。他们之所以一接触到邪教就如获至宝,爱不释手,就是因为只有邪教比如法轮功才明确无误地告诉他们,怎样可以快速地成神、成佛、成大觉者,怎样可以进入永生不灭的“天国世界”,并且说得是那么真切,那么信誓旦旦,那么可望可及和指日可待。因此,这些求生欲特强者在遇到了像李洪志之类的邪教教主及其邪教组织宣扬的歪理邪说以后,在“安排说”等宿命论邪说的影响下,一个个如过江之鲫,纷纷占进邪教的樊笼,自以为信仰了邪教就等于进了免死的保险柜,就可以一劳永逸地换得以后的“大自在”。邪教信徒狂热地信邪教和固执地不肯脱离邪教,实际上是他们内心深处怕死本能的折射和变相表现,只是这种本能往往是潜意识地存在着,有时,连他们自己都未必就能知晓。这种潜在的怕死本能在意识层面的反应就是怕病,怕病所造成的痛苦,虽然有的信徒在疾病的痛苦折磨中,有时还会说:“都想死了算了!”但他们心灵深处却是十分怕死的。所以,不要看他们表面上总是表现得视死如归,其实是色厉内荏,内心怕死到了极点。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把信仰邪教如修炼法轮功当作挽救自己生命的唯一途径,到后来甚至就像赌徒一样,把自己所有的资本都投到邪教中去:视钱财为身外之物,视父母子女为路人甚至是魔、仇人,以期获取永恒的利益——永生不死。同样,也还是为了能获永生,进天国,他们才被邪教鼓吹的“世界末日”“地球毁灭”“被淘汰”、“形神俱灭”等歪理邪说吓得惊恐万状,魂不附体,没有半点勇气敢于脱离邪教,邪教信徒超常人的怕死本能和求永生的奢望使得他们在被救治中显得少有的固执。

三、 邪教利用依存(赖)本能捕获信徒

心理学认为,邪教信仰之所以具有极大的蛊惑力,还因为它恶意地利用了人的依赖本能。早期人类之所以会形成这种本能,一是因为人自身的软弱和能力的有限,所以,需要依赖一个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万能之神。20世纪著名的心理学家、社会学家、和哲学家埃里克·弗洛姆论述了人在生物学意义上的软弱性。他认为进化程度越高的动物,其生而具有的由本能自动调节的装备越不完善。这种反差在人这里达到了顶点。在所有动物中,刚出生时,人是最无能的;这清楚地表现在人类婴儿有着对父母最长的依赖期上。由于人的适应性不足以使人生存下去,面对生存的危险,就会产生恐惧,恐惧驱使战战兢兢的人类去寻求和依赖一个有力的、强大的、能够保护自己的客体。邪教深谙人类的这种依赖本能,每当社会出现自然或人为的生存灾难的时候,邪教就会恰逢其时地出现在那些颤抖得最为厉害的人面前,向他们兜售去天国,免生死,成大佛的廉价门票,以其歪理邪说,将其导入邪教渊薮;二是人的与生俱来的软弱使人缺少对不明情况与挫折的承受能力,因而自卑和焦虑心理倾向严重,需要一种个性化的减压方式。这时,邪教就会宣称,信奉邪教就可以解决他们的心理压力;因为一旦信仰和依赖了邪教,除了邪教群体里高度仪式化的和谐而富有人情味的氛围,使人能立即融入,给人以愉快、安全的感觉,让人避开失败的危险外,还因为信仰和依赖了邪教,在对邪教的依赖心理支配下,就能以绝对服从教主的训示、教义的规范和神的意旨,按照神指引的目标精近为盾牌,觉得无须再为自己的命运负责,而一个人如果决定将自己的追求奉献给一项永远都不可能达到的虚妄目标,对他来说,也就没有失败可言了。这样,信奉邪教就成为依赖感强烈的人的最佳托词。所以,佩佩·罗德里格斯说:“痴迷实际上不是在‘寻求什么’—— 比如新的感觉或强烈的快感—— 而是企图‘回避什么’。”邪教信徒之所以会醉心于邪教,动因是恐惧失败、焦虑生死、内疚自卑等负面因素。邪教信奉者正是为了规避这些才依赖邪教,进而才信仰邪教的。

(作者:  编辑:成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