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樱花史

更多

观赏史

发布时间: 2013-03-14 09:25   来源: 荆楚网   进入电子报

  武汉大学历史学院2002级世界史专业硕士生 吴 骁

  武大种植樱花原只是为了美化校园,供广大师生观赏,但时日一久,却逐渐发展成武汉市一大全国著名的景观。每年春分时节,珞珈山樱花盛开,既有梅之幽香,又有桃之艳丽,争妍斗艳,菲菲如云,在凄厉的冬天之后,首先给人们带来了愉悦和欢乐,从而引来无数游人驻足观赏,流连忘返,堪称江城一绝。

  樱花的花期一般在3月中旬至4月上旬,不同品种的樱花略有区别。樱花的盛开方式是多种多样的,有的在叶子长出前先开,有的与叶子生长同时开花。其中同步开花的山樱、大岛樱的叶子与樱花的颜色相映成衬,十分美丽。樱花盛开时,远可观,近可品,从远处眺望就像一片云,靠近观赏,可见花蕾成三五朵排成伞状,出乎意料的美。樱花的美,不仅在于盛开时的热烈,更在于它怒放后纷纷飘落时的那种高尚、纯洁和果断的壮烈场面!难怪有人说:除看樱花难算春。

  在日本,樱花象征着生命的美丽、自然和脆弱。严冬过后,是它最先把春天的气息带到日本。樱花的生命很短暂,日本有"樱花七日"的谚语,就是说一朵樱花从开放到凋谢大约为7天,就是整棵樱树从开花到全谢也只有16天左右,花开花落十分集中,形成边开边落的特点,能给人一种悲壮的美感。也正是这一特点,才使樱花有这么大的魅力,以至于被日本人尊为"国花"--不仅是因为它的妩媚娇艳,更重要的是它经历短暂的灿烂后随即凋谢的"壮烈";樱花凋落时,不污不染,干脆利索,被尊为"日本精神"。但也正是因为樱花花期很短,因此日本家庭里一般不种樱花,认为对家族的兴旺延续不吉利。

  日本政府把每年的3月15日至4月15日定为"樱花节"。在这个赏花季节,人们带上亲属,邀上友人,携酒带肴在樱花树下席地而坐,边赏樱、边畅饮,真是人生一大乐趣。清代诗人黄遵宪的《樱花歌》,"写尽了日本人春天看樱花的举国若狂的胜况"(冰心语):"墨江泼绿水微波,万花掩映江之沱。倾城看花奈花何,人人同唱樱花歌。……花光照海影如潮,游侠聚作萃渊薮。……十日之游举国狂,岁岁欢虞朝复暮。"周恩来当年在日本留学时,曾在《雨中岚山》一诗中写道:"雨中两次游岚山,两岸苍松,夹着几株樱。……潇潇雨,雾濛浓;一线阳光穿云出,愈见姣妍。"又在《雨后岚山》中写道:"万绿中拥出一丛樱,淡红娇嫩,惹得人心醉。自然美,不假人工;不受拘束。"而著名作家冰心在1961年访日归来后,也曾"欣然提笔",写成一篇《樱花赞》。

  在武汉大学,到珞珈山看樱花,也是有历史渊源的。早在1947年的阳春三月,就不断有美式小轿车开进校园,国民党官员及其太太们三五成群来看樱花,气氛十分热闹。而中共一大代表李达在担任武大校长期间,也曾在樱花树下拍照留念。"文化大革命"时,"全国山河一片红",武汉大学停止了正常的教学秩序,成为红卫兵南来北往串连的好地方。尽管武大的红卫兵经常在校园里大肆破坏,但却没有对这些樱花树有所损毁,反倒经常有北方来的红卫兵在每年三月串连到武大来看樱花。整个"文革"期间,武大的樱花树都保存完好。

  到1978年,武汉大学已有樱花上百株。樱花烂漫时节,对花草淡漠已久的市民又陆续赶到武大,争睹樱花芳容。这时校方仍以"为人民服务"为主,自发组织师生保持环境卫生。后来,原武汉市市长黎智听说市民看樱花让校方"手忙脚乱",便提议适当收取门票,加以控制。到1985年,游人日渐增多,校方有人提议将樱花全部砍掉种上梅花,"以激励武大新时代的人文精神",但最后以"武大樱花是历史的鉴证"为由未果。1986年,时任武汉市委书记王群在武大赏樱时明确指示,要采取措施对樱花加以保护。时至今日,校方对园林环保日益重视,要砍树已是不大可能也不必要了;相反,还经常对遭遇病虫害或已老朽的樱花树进行抢救性修复。

  80年代以来,武大供观赏的樱花已有4个植物学种(不包括栽培品种或变种),分别是:

  日本樱花(Cerasus yedoensis Matsum.),又名东京樱花或江户樱花。1939年由侵华日军引进栽植,历史最早,数量最多,主要分布在樱花大道至行政大楼东侧;其特点是每朵花为单瓣,5枚花瓣,花先于叶开放,花色粉白(白色至微红色),有微香味,特点醒目,观

  赏性极强;3月中下旬至4月初开花,开时花繁似锦,满树灿烂,落英随飞飘荡,如天女散花,美不胜收,极为壮观。  山樱花(Cerasus serrulate Lindl.),又称福岛樱或青肤樱。1973年由日本和中国上海引进,品种、数量都很多,在校医院前、教四楼前、樱园入口路旁、樱园南坡绿地(下沉花园)中均有栽植;花瓣有单瓣、重瓣、半重瓣,花色有大红、粉红、白色及淡绿,花、叶齐放,生长茂盛;4月初开花,花期较长,可持续15-20天以上。

  垂枝樱花(Cerasus subhirtella Miq. var. pendula Tanaka.),亦称丝樱、垂彼岸樱或垂枝大叶早樱。1983年从日本引进,现分布在枫园三舍南侧路边和樱园南坡绿地中;这种樱花在日本享有盛誉(日本人称之为"八重樱"),其主要特征是枝条下垂开展呈弯弓形,花粉红色或淡红色,叶前或与叶同时开放;花期为3月底至4月初,开时花繁叶茂,绚丽多彩。

  红花高盆樱花(Cerasus cerasoides Sok. var. rubea),又称云南樱花(Cerasus yunnanenis var. yunnanensis),是云南樱桃的变种,昆明等地叫西府海棠,为所有樱花中开花最早者,故常称"早樱"。1989年从云南引进,植于校医院前公路北侧;其特点是先花后叶或花叶同开,花色鲜红,花为重瓣近圆形,花朵繁密,垂枝重重;2月中旬至3月初开花,由于其花期比日本樱花早,又在梅花将要凋谢时开放,故更为引人注目,从其花色、花期上看,这种樱花大有发展前途。

  樱花花期虽短,大多数只能维持一周左右,但考虑到其花色丰富,花期整齐,常常一夜之间就能繁花满枝,若是能将这些花期并不一致的、不同品种的樱花合理搭配,则整个花期可延续50天左右,那么人们就有更多的机会领略樱花的风采,再也不会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武大樱花的群体花期大致为2月中旬至4月上旬,最早开花的云南早樱一般在2月中下旬开放,直至3月上旬,花色鲜红;日本樱花在3月中下旬至4月上旬开放,花白色;垂枝樱花3月底至4月初开花,花粉红色;重瓣樱花(山樱花中品种)4月初开花,持续半月,花色较多。这几种不同樱花的花期在时间上形成了"一条线",而且色彩各异,形态万千,各领风骚,从而较好地弥补了日本樱花花期短、花色单一的缺陷。

  在武大校园里,除樱园外,第四教学楼、鲲鹏广场、人文科学馆、行政大楼、校医院一带以及工学部主教学楼、信息学部星湖、医学部等处皆有樱可赏。而最佳的赏樱地点,还是莫过于"樱园",这片直接以"樱"命名的园区了。樱园一带以日本樱花为主,收集了早樱、晚樱和垂枝樱等共6种10余个佳品的樱花,花色丰富,绚丽多彩,枝、干多异且花期不同。每当寒冬过后,梅花凋谢之时,早樱开放,继而日本樱花、垂枝樱花、晚樱等开放。盛开时节,樱园酷似花的海洋,成千上万游客慕名而至,留连观赏,如醉如痴,大有"三月赏樱,唯有武大"的意趣。樱园老斋舍前,就是著名的"樱花大道",近200株纯种日本东京樱花沿着300米长的大道盛开迎宾,与银杏、松柏、桂花以及老斋舍这一古典式建筑群相映成景。在这座"樱花城堡"高大雄伟、庄严肃穆的银墙碧瓦的映衬下,洁白如雪、灿若云海的樱花怒放于笔直宽敞的"樱花大道"之上,构成了一副美妙动人的图景。沿着樱花大道看樱花,极有层次感和纵深感,仿佛一条白玉飘带浮于半空,伸向无尽处;如果登上老斋舍楼顶平台向下俯瞰,则樱花又如朵朵轻飞的云,浮动在翠绿之中,别有一番景致。总之,无论是透过花簇看古堡,还是从古堡向下看樱花,都让人不由惊叹二者水乳交融,相得益彰,自然美与人文美在这里互相碰撞、融合,被演绎到了极致。

  对于赏樱,武大的广大师生和校友个个都是热衷之至;直到90年代中期,甚至还有台湾校友专程从台来汉,回母校观赏樱花!中文系"五老八中"之一的李格非教授,就曾在他的《珞珈山游》这一"变文七言诗"中写道:

  漫山清和读书馆,处处香花命雅名。

  梅花樱花常相伴,夜读不觉五更寒。

  请看阳春三月间,万紫千红花开遍。

  惟我樱花多丰韵,总领春光数十年。

  红樱绿樱两相伴,神州风采自粲然。

  白花鸳鸯双瓣樱,来自蓬瀛甚可观。

  嘉朋寻芳载春酒,藉草铺花烂漫游。

  在珞珈山上,甚至还流传着这样一个凄美的故事:武大某女生在樱花开放之时,邀请在北京的男友来武大赏樱,男友经不住樱花的诱惑,不远千里来到武大。一日,这对情侣漫游至樱园学生宿舍平台,俯瞰如雪的樱花,不禁为之陶醉。情急中,男友攀上樱顶平台隔栏,以樱花为背景让女友拍照。不料兴奋中,男友不慎从四楼平台上掉下,不治身亡……从此,这个为樱花而"殉情"的故事,便在珞珈山上流传开来……

  每年樱花盛开时分,前来武大校园赏樱的游人都是络绎不绝,并且与日俱增,堪与任何一座公园甚至是国线景点相媲美。到武大看樱花去,已成为武汉市每年三月最令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以及最闪亮、最吸引人的"卖点"。樱花时节里武大校园内的人流量,1999年为70万人次,2000年便突破100万,2001年更是超过150万!而据有关部门统计,在赏樱高峰期间,一天进出珞珈山的人次,竟高达16万之多!不仅如此,樱花的影响也在向外辐射,不少外地旅行社将武大樱花作为一个重要景点,很多外地人也会在此时慕名而至,为此甚至不惜乘坐飞机,或是不辞劳苦地在火车上一夜颠簸,从千里之外专程赶来武汉,目的仅仅只是为了到武大去赏樱!

  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小小的樱花,也能为不少"有心人"带来不小的"商机"。1997年3月,武汉市多条路经武大的公汽为了吸引乘客,甚至互相较劲打起了樱花广告战。以武大为起点站的519专线车的广告是"武大樱花开得旺,要乘车去我最佳";途经珞珈山的557路是"去武大看樱花,请乘557区间";608路则是"武大看樱花,请坐六〇八";其它的如518、552专线车等也不甘示弱。一夜之间,武大樱花路人皆知。在校园里,还有许多"机灵"小贩,总赶在校方上班之前,挑着食品、胶卷、玩具"埋伏"在樱园四周,专等游人前来。还有人挖空心思在樱园出租和服、日寇的军服、倭刀,供那些素质低劣、不知羞耻的游客拍照使用。此举立即遭到了武大校方的强烈不满和批评。到2003年前后,甚至还有家实力雄厚的房地产开发商,将一栋硕大的"樱花大厦",盖在了武大校门前,其广告词曰:"武大就在家门口!"

  尤其令校方尴尬的是,每到三月,校内的各种研讨会、演讲会、学术会、诗会、联谊会陡然增多,会议室、宾馆、招待所纷纷告急,有时连校方的紧急会议都为场地发愁,原来许多会议竟将"看樱花"当作一项议程!最令学校气恼的是,有些会议根本与校方无关,组委会偏偏选址武大。对樱花有近60年观察研究的萧翊华教授曾表示,每到三月,他家的电话总响个不停,大多是向他请教当年的樱花花期的,因为樱花一开,许多会议就要举行了。

  针对上述现象,武大专门成立了一个"樱花开放期间校园管理领导小组",由校办主任亲自带队管理樱花工作。领导小组向全校下发的文件明确规定:樱花开放期间,不允许在校内穿和服照相;从严控制校内举行的集体活动,其中联谊、会议、办班、展销等活动原则上不在樱花开放期间举行,确需举行应报校长办公室审批;为保证樱花期间的教学、科研、生活秩序,各单位要高度重视这项工作,建设好校园精神文明。同时,针对某些人关于将樱花打造成武大的一个"品牌"的提议,武大校方也表示了否定的态度。有关负责人表示,武大从来没有对樱花进行宣传,甚至一直都在"弱化"、淡化这一所谓的"樱花节",武大四处开放的樱花,更多的是要让人们记住历史,以史为鉴,而不仅是让人们欣赏;另外,校园不是公园,它是教学科研的场所,太多的游人进来,会严重干扰教学秩序;更重要的是,一所大学知名度的提高,必须靠实力说话,校园环境只是一个软件,一个配角。

  一直以来,武大都是免费开放校园供广大游客赏樱的。如前所述,对进入武大校园赏樱的游人适当收取费用,其动议最早始于80年代初的武汉市市长黎智;而门票制度的正式实施,大概已是80年代中后期的事情了。最初,只是象征性地收取几角钱;到1998年,"门票"提高到2元;1999年,旅游风行神州大地,"江城校园文化之旅"浮出水面,武汉樱花自然成为其重要景点之一,"门票"便提高到4元。但尽管如此,观花者仍有增无减,70万人次涌入武大樱园踏青,使校园环境、秩序遭到很大破坏。过多的行人和车辆频繁出入,人流如潮,噪声嘈杂,严重干扰了武大学生的学习和休息,给武大正常的教学、生活秩序造成了极大的冲击。不仅如此,很多游人还攀爬树木、采花摘枝、践踏草坪,甚至随地乱丢垃圾。

  有鉴于此,校方不得不将"樱花问题"列为议事日程,专门报请物价部门核定门票价格,2000年3月,武大将赏樱门票报湖北省物价局审批,最后,经物价局核准,8元/张的樱花门票产生了(2002年又上调至10元)。对此,广大游人纷纷表示了强烈的不满,面对他们的冷言冷语,武大有关领导表示,收门票并非学校本意,甚至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每年三月大批游人涌向校园,菁菁校园实在吃不消,通过收费观花,只想控制人流量来维护校园环境秩序,但没想到仍然人流如织,令校方防不胜防。事实也的确如此,即使是8元钱一张的门票,也难以阻挡游人的观花雅致。票价上涨了,但游客人数却不减反增;而不管广大游客对武大收取门票有多么不满,也还是要千方百计地进校赏樱。2000年3月,武大樱园接待总人数在100万以上,尤其是3月25-26日,6万多游人在武大校园内留下垃圾6吨,"樱花节"成为"樱花劫"。据武大后勤保障部门一位工作人员回忆说,游人、小轿车从四面八方涌来,垃圾每天要运三卡车,游人觉得花钱看花理所当然,学校虽然收了门票,但觉得对樱花的管理已无计可施。

  实际上,每年到武大看花的人不少,但买票的极少,大多都通过借用武大学生的校徽、学生证、借书证、上机证、餐卡等相关凭证或索性编造理由直接假冒武大学生蒙混入内,或绕道从不收费的侧门小门进入校园,更有甚者,据武大校保卫处介绍,还有一些"精明"的游人,为了逃避门票,有的翻墙而入,有的还将校围墙戳出"大窟窿",给校方增加了不少麻烦。2001年8元一张的门票,最后总收入仅16万元,也就是说,实际购买门票进入校园赏樱的游人数量,只占校园内全部人流量的2%左右。武大对看樱花的游客收取门票,其所得主要用于樱花时节请人维护治安,看守花木,打扫卫生,再就是护理因攀折受伤的樱花等,每年为此派出的环卫和保安人员都有100多人。但微薄的门票收入,根本不足以支付这段时间内的保安和环卫开支,造成校方实际上入不敷出。对此,全体武大师生也只好能忍则忍了。

  也正因为这一点,武大多数师生都对学校收取赏樱门票表示了一定的理解乃至支持。有人认为收费可以限制人流量——收费后人尚且这么多,如果不收费,简直就不敢想象了;有人认为游客的大量涌入,给校园的环境和治安增加了巨大的压力,由此而带来的环保与治安方面的大量额外支出,理应由游人分摊;有人索性建议学校在樱花时节封闭校园,以免一些素质低劣的游客进来破坏环境;还有部分师生甚至希望每年三月多下几场大雨,使樱花早日凋谢,这样游人自然就稀少了。⑧

  其实,樱花并不为武大所独有,仅武汉市成片的樱花林就有五六处,如东湖磨山公园、青山公园、武汉音乐学院等地,都有樱花可赏;其中磨山樱花园仅一期工程就占地120亩,拥有樱花树5000株,二期工程建成后,规模还将翻番,甚至有望与日本青森县弘前市樱花园、美国华盛顿市樱花园并称为"世界三大樱花之都",不论是规模,还是观赏性,都远在武大之上。但是,这几地樱花的知名度却远不及武大,即使是知道的人,多数也仍然偏爱于武大的樱花,并坚持将其作为赏樱的首选。由此可见,樱不在艳,有校则名,原来,人们"慕名"来赏樱,并不是慕樱花之名,而是慕百年老校之名。由于武大的樱花大多与身为"国家重点保护文物"、富丽堂皇的古典式建筑群如樱园老斋舍、理学院、工学院等相伴,这就在无形之中具有了浓郁的文化气息,不仅大大提高了其观赏性,而且还营造出了一种在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都无法感受得到的独特学府氛围。也许,这便是名牌大学深厚的人文底蕴再配上优美的自然风景之后所形成的不可抗拒的巨大魅力所在吧。武大樱花对广大游人独特的吸引力,是一般的风景区所不具有的;不断攀升的票价,居然还遏制不住客流量的与日俱增,丝毫达不到预期的效果。现在看来,即使武大校方对进入校园赏樱的游客征收再高数额的门票,或是武汉市对其它有樱可赏的地方再怎么卖力地进行宣传,以图"分流"游人,也还是不可能达到目的。所谓"三月赏樱,唯有武大",只要世人认定了这一点,樱花时节的武大校园就根本无法平静下来。看来,珞珈山的"樱花烦恼",恐怕将是一个永远都无法破解的"世纪难题"了!

  ⑧参见文末附文二:《"友邦惊诧"论之武大樱花版》。

(本文来源:荆楚网 编辑:彭烨炜)
关键词:

相关新闻:

湖北焦点

国内要闻

娱乐推荐

荆楚网版权相关声明:
① 本网欢迎各类媒体、出版社、影视公司等机构与本网进行长期的内容合作。联系方式:027-88567716
② 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誉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联系方式:027-88567711
③ 本网原创新闻信息均有明确、明显的标识,本网严正抗议所有以"荆楚网"稿源的名义转载发布非荆楚网原创的新闻信息的行为,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④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编辑推荐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