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专题 > 11月
交通违章权威查询
杨灿:守护,就是最大的幸福
发布时间:2014-11-06 10:21:18来源:荆楚网进入电子报

  杨灿,一个瘦瘦的,高高的高二女生,非常秀气,话不多,生活的磨砺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但是眼睛深处还是看得出忧伤。父亲去世半年了,提起父亲她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她还没有走出来,也许很长一段时间她都走不出来,但我们相信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守护父亲,守护奶奶,守护妈妈,是她最大的责任,也是对父亲最好的安慰。
  今年16岁的杨灿,人生经历却不像她的名字那样阳光灿烂。2007年杨灿十岁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使正值壮年的父亲突然倒下了。因为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从医院回来后,父亲只能每天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连话也不能说了。奶奶受此打击,从此一病不起,妈妈也是常常躲在一边抹眼泪。生活的变故使杨灿从高高在上的公主一下子变成了家里的主心骨,以前全家人围着她转,如今她要围着全家人转。
  那时杨灿上小学四年级,原来每天都是爸爸接送她上学的,从那天起她要坚持自己上学,每次出门前都要去看看父亲,然后跟奶奶打招呼,最后还要跟妈妈说上几句话才出门,努力用自己的笑脸感染家里的每一个人,而一个人走在路上的时候眼泪才不争气地流下来,生怕回家的时候发现父亲不在了,母亲逃了,奶奶也倒下了。所以每次放学的时候她都要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家,看看家人是不是都在。
  那几年最难的事情就是喂父亲吃药,从家里的顶梁柱一下变得生活都不能自理了,父亲一时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于是他像很多人一样拒绝吃药,每次母亲好不容易把煎好的药,要喂他时,他就故意把药洒了。那段时候父亲脾气很坏,他拒绝所有的人,特别是看到母亲就怒目而视,但是他不能说话,手脚也不能动,所以就撞自己的头,以此来赶走母亲,而杨灿是父亲唯独愿意见的人。于是她成了父亲最贴心的守护者,除了在学校上课的时间外,杨灿几乎都陪在父亲身边,出门之前看看父亲,进门第一件事就是看看父亲,写作业也把桌子搬到父亲身边,喂父亲吃药更是她每天的必修课。
  一夜之间,杨灿一下子长大了,她不仅成了父亲、母亲、奶奶最大的精神支柱,还成了母亲最得力的助手,帮着做饭、洗衣服,照顾父亲和奶奶。母亲忙田地里的农活时,不到十岁的杨灿也跟着去帮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当别的孩子还在父母怀里撒娇的时候,杨灿已经像个大人一样,顶起了家里的半边天。
  2010年,十二岁的杨灿上初中了。为了给父亲治病,家人不仅花光了所有积蓄,还欠下了一大笔债。父亲的后续治疗还得继续,家里的开支大了。父亲也慢慢接受了自己瘫痪的事实,情绪逐渐稳定了,于是母亲开始外出打工了,只能狠心地把父亲交给了年迈的奶奶,十二岁的杨灿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学校每周放一次假,每次她还来不及放下书包,就要开始做家务,洗积压了一周的衣服、被子,采购父亲和奶奶一周要用的东西,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她都要打点好。只有每次跟母亲打电话的时候,心里才放松一点,但是每次在电话里,她都说一切都好,免得母亲担心。十二岁的她坚强得像个女汉子一样,她要让父亲和奶奶知道,有她在就可以安心;她要让母亲知道,有她在也可以安心。但是孩子毕竟是孩子,每次挂了电话之后,杨灿总要偷偷的哭上一场,擦干眼泪,又继续坚强地面对生活。虽然很辛苦,但是杨灿依然觉得很幸福,她说守着父亲,就是最大的幸福。
  三年过去了,杨灿上了高中,时间更紧了,每个月才放一次假。母亲远在外地打工,为了免除母亲的后顾之忧,她和父亲、奶奶约定只跟母亲报平安。杨灿用稚嫩的肩膀承担着家里的压力。杨灿心里放心不下父亲,为了及时了解父亲的情况,她每天都要给父亲打个电话。虽然父亲不能说话,但是他能听到杨灿的声音,这样父亲就能安心些。自从上了高中,她就以这样的方式守护着父亲。
  与父亲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所以杨灿更加珍惜与父亲相守的时光,每次放假她总是第一时间往家里赶。每次回家,父亲都能第一时间知道她进门了。杨灿给父亲剪指甲,洗头,陪他说话,讲外面的新闻。自从生病了,父亲从来没有出过门,她要把自己看到的、听到的都说给父亲听。虽然父亲不能说话,但是他能听见,每次他都能从父亲的脸上看到满足的笑容。父亲已经很听她的话了,吃药、吃饭都能积极配合,到后来甚至能自己慢慢解决,因为父亲知道他只有把自己管好了,才能让女儿在学校里更加安心的读书。爱能创造奇迹,杨灿的守护终于换来了父亲的慢慢好转。一家人都憧憬着美好的未来,畅想着杨灿上大学的日子。
  但是上天没有能留住父亲,2014年5月,父亲还是离杨灿而去了,父亲还是没能等到杨灿上大学的日子。也许是父女之间真的有心理感应,那天杨灿整天都心神不宁,上完最后一节体育课后,赶紧回宿舍看手机,阿姨的电话,舅舅的电话,奶奶的电话,妈妈的电话……一一回过去,没有一个人告诉她,但她知道肯定是父亲出事了。杨灿匆匆赶回家,还是没能跟父亲说上最后的话。那是一种怎样的悲痛!从此阴阳两隔了,以前只要放假回来,就能看到父亲的身影和笑脸,现在房间里空空的,父亲再也不在了。从2007年到2014年,整整七年多的时间,两千多个日日夜夜,这里几乎到处都是父亲的身影,守护父亲成了杨灿生活里很重要的一部分,如今父亲不在了,她觉得生活一下子全都变了。
  父亲去世后,杨灿常常在父亲的房间里一坐就是一整天,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但现在还不是她悲伤的时候,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还有更大的责任要承担。
  最先倒下的是奶奶,老来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奶奶一下子老了,以前有父亲这根精神撑着,奶奶还能料理基本家务,如今走路不稳了,耳朵也背了,眼睛更花了,常常说了上句,忘了下句,东西也不记得该放哪儿了,坐下来就抱着父亲的照片发呆。
  以前母亲为了父亲治病不得不外出打工,如今为了给杨灿挣学费,还是要继续外出打工,母亲成了杨灿唯一的依靠。杨灿更成了成了母亲唯一的依靠,很长一段时间母亲都没有从恍惚中回过来。杨灿整天整天的陪着母亲,生怕母亲再出什么意外。
  尽管杨灿承受着比同龄人更多的压力,当别人还在享受父母温暖的怀抱时,杨灿早已扛起家里的重担。但杨灿总是自己默默地承受着,从来不跟别人说起自己的困难。初中时,学校得知她的情况后给予积极的援助,她还一再推辞。到高中,她也从来不说自己家里的情况,每次有贫困补助的时候,杨灿都把它让给了其他的人,其实她才是最需要帮助的人。
  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的事情,但对于杨灿而言,生活的磨练只是来得太早太多。除了坚强,杨灿别无选择。父亲走了,奶奶成了她守护的对象。她要藏起所有的悲伤,让活着的亲人走出悲伤。坚强的活着,替父亲守护着他最爱的人,这才是给父亲最大的安慰。

(作者:  编辑:徐芳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湖北日报官方微博、微信。

  • 湖北焦点
  • 国内要闻
  • 娱乐推荐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