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桥旅随时听从党和人民的召唤,做到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在中央军委召开的专题民主生活会上,习近平主席站在党和国家事业全局的高度,着眼国际战略形势和国家安全环境的发展变化,明确提出军队“能打仗、打胜仗”的目标。为锻造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新一代“四有”革命军人,8月中下旬,湖北省军区某舟桥旅在长江湖北某段上举行了“长江——2015”实兵演练,向中国梦、强军梦迈进。

访谈嘉宾

  • 姚学峰

    姚学峰

    湖北省军区某舟桥旅副旅长
  • 马骏

    马骏

    湖北省军区某舟桥旅卫生队队长
  • 黄雷

    黄雷

    湖北省军区某舟桥旅连长
  • 陈真

    陈真

    湖北省军区某舟桥旅战士

访谈实录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荆楚网嘉宾访谈栏目,提起军队一般为人所知的,可能都是那些冲锋陷阵的英雄群体,或者是闪烁着光环的英雄个人。而舟桥旅在我们的心目中,似乎只在抗洪救灾的时候留下了身影,那么今天荆楚网就特地来到了现场,观看了舟桥部队的实兵演练,同时还邀请到了副旅长姚学峰,以及卫生队马骏队长,还有连长黄雷,以及战士陈真,跟我们讲一讲舟桥旅究竟是怎样的一支部队,欢迎四位!首先能不能先请姚副旅长跟网友们介绍一下,舟桥旅在军中担任着哪些任务?

  姚学峰:我们部队在战时主要是担负克服特大江河障碍,实行渡江工程保障任务,保障作战部队、武器装备能够顺利的渡过江河,随行作战任务。在平时主要是担负抗洪抢险,抢险救灾,抗震救灾,以及反恐维稳,森林防火等等一些非战争的,其它的军事任务。

  主持人:舟桥旅从1980年至今,已经成立了35周年了,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光荣部队,执行过多次重大任务。那么在你们的印象中,印象最深刻的有哪些呢?

  姚学峰:因为我是从我们部队,从一名战士成长起来的,我印象比较深刻的吧,一个就是1987年,支援我们武汉市的城市建设,就是治理黄孝河,当时是以我们旅长带队,去了将近2000多人,全部参加了治理任务。按照武汉市政府的请求,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任务。然后就是1991年赴新洲、黄冈、罗田进行了抗洪抢险任务,还有我们后来的1994年,是全军统一布置了国防光缆的施工任务。这个我们,当时我们旅也是受到总部和国家表彰的。2003年的京九铁路巴河抢险,这也是轰动了全国,也是我们部队去执行的,去完成的。包括后来2008年的汶川地震,抗雨雪冰冻灾害,这个我们部队都参加了的。尤其是汶川地震,这个主要是我们没有到现场去,但是在湖北方向所有担负的向汶川方向送物资的装载任务,基本上都是我们部队完成的。我们有的战士、有的单位装载,可以说两天两夜战士没有合眼,没有吃饭,主要是完成一些帐篷、食品等等,这也是一种执行任务方式。

  2015年,就是今年,参加“东方之星”的救援,当时由我们曾旅长亲自带队,我们动员了舟桥装备,后来完成了任务,也是受到了部队包括地方领导的高度评价和肯定。

  主持人:是的,“东方之星”翻沉事件的时候,据说某舟桥旅是作为最早进入的第一批部队,奋战可谓是七天六夜,全程参与。那么我们想问一下,各位当时是具体是一个什么情况,你们在现场。

  姚学峰:当时我们接到了命令以后,后来按照上级的命令,第一时间由旅里面的领导带队,带着我们的队伍到了现场以后,按照指挥部的命令开赴了两条通路,就是救援通道。紧跟着主要是担负了五项任务,一是消毒,就是我们马队长带队的,对船舱、遇难者的遗体进行消毒。二是装殓,三是搜救,搜救一是在船舱里面的搜救,一个是在外围的搜救,因为我们的冲锋舟、汽艇、门桥,四是转运,五是开辟通路。整个过程,可以说当时我们去了以后,在这之前我们旅长、政委对我们也进行了教育,就是说在人民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要以我们最大的努力,把这个任务完成好。

  主持人:像您刚才说的,开辟了两个救援通道,那这个救援通道,因为我们知道“东方之星”是在水中间,你们是建立了一个什么样子的桥呢?

  姚学峰:我们当时有两个,一个我们是架了200米的一段浮桥段,这个主要是起到防止遇难者遗体从船舱扶正的过程中,朝下游漂,不便于搜救和打捞。然后另外一个是开设了一个门桥渡场,主要是把搜救出来的遇难者的遗体,通过我们的门桥,转运到预先设置的临时的灵堂去。

  主持人:能不能给我们先简单介绍一下,什么叫做门桥?

  姚学峰:这个门桥分桥接门桥和漕渡门桥,桥接门桥主要是用于开设浮桥渡场的,漕渡门桥主要是开设门桥渡场的。说明白一点,桥接门桥就是把整个江面架通,架成一座桥,人员和武器装备可以通过的。那么漕渡门桥就是从我岸把武器、装备、人员装上去,然后渡送到对岸,这叫漕渡门桥,就是两种类型。

  主持人:就是类似于武汉的渡船样子。

  姚学峰:对,和地方的汽渡类似。

  主持人:在“东方之星”船体扶正的时候,我们看到船前面有需要身着白衣的搜救人员,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我们舟桥旅的人呢?

  姚学峰:穿白衣服这个阶段,基本上都是以我们为主体了,因为这个阶段就进入了船体扶正了,扶正了,我们要防护服,因为船舱里面,当时通过专家分析,防止有病毒、细菌等,出现其它的情况,所以当时穿的都是防护服,辨认不出是哪个部队,但是当时主要是以我们为主体了。首先进船舱进行搜救的是我们,第一批消毒的由马队长带队消毒,第二批进去的是搜救的,看哪个船舱里面,看还有没有幸存者,没有幸存者的,哪个地方有遇难者,我们先搜救。第三批就是转运,搜救完了以后马队长带人去装殓,装殓了以后我们把它搬出来,搬出来以后放在我们的门桥上面。第四个是通过门桥转运到临时的灵堂。当时穿那个白衣服的,可以说应该以我们为主的,大部分的都是我们的人,因为当时很少部分的力量,可能其他的消毒人员,那是很少的,主要是我们的部队在里面作业,包括我们一直把它作业到最后完毕,所有的船舱最后装了两大船,大几十上百吨的杂物,全部是我们清舱清出来的。后来交通部的部长包括我们军区的首长去检查,很满意,给予了我们充分地肯定和表扬。

  主持人:因为“东方之星”翻沉事件其实还是比较严重的,像马队长当时的任务应该也是比较重的吧?

  马骏:对,当时任务比较重,我们这个组是6月4日上午接到旅里的通知,叫我们立即赶赴“东方之星”翻沉地点进行搜救。当时我们分了几个部几个口,我们是整个卫生口,卫生口统一由军区指挥。卫生口分了四个大组,最后合为三个大组,第一个大组就是洗消组,我们有四名人员,包括军医和卫生员参加,他是负责洗消消毒,第二大组叫搜救装殓小组,这个小组的任务是最重的也是最苦的,而且是唯独一个与遗体直接接触的,所有的搜救任务当中就是这一个小组直接接触遗体。第三个小组是医疗保障,就是保障我们所有人员,个人的、自身的医疗安全卫生。我当时是分在第二大组,搜救装殓小组。我们组总共分了十个小组,我带领九名战士,是我们旅本身的战士,九名战士被编为第十小组,我是第十小组担任组长。另外九个小组都是由防疫、卫生、防化专业人员组成,就我们这个小组全部都是年轻的,基本上都是(19)95后的战士组成的。

  我们是6月5日21时20分入船,我们第一批入船,像黄连长他们穿的防护服,白色的,他们也是穿的。他们是跟在我们后面进去的,我们先进去以后,第一步任务就是进船舱,找、搜寻遇难者的遗体,找到以后把它搬运出来,然后再由洗消组消毒,我们再把它装殓到装殓袋里,然后交给黄连长他们这一组,属于搬运小组,搬运。这个事情大概是,我们是5日21时20分进入船舱,第一批进入船舱。全部撤离,我们这个小组是6日18时,基本上是21个小时,因为到早上大概八九点钟左右的时候,整个船上只有我们这一个搜救装殓小组了,任务还是很重,任务很重,因为还有的战士,很多人都被受伤了,划伤、扎伤。

  主持人:对,因为船,它是整个翻过来的,所以很多地方可能变形了。

  马骏:变形很严重,特别是四楼,因为四楼,第一次交给我们十个小组的时候,让我们上四楼,因为四楼被倒扣以后,在船底那个刮,从上游漂了3公里下来以后,变形了。然后呢在扶正的时候,钢缆这样一夹,特别是四楼成锥形了,舱面是往下斜的,而且地上都是瘀泥,很滑。那时候我们都是用绳子绑着自己,到船沿把他抱上来,而且那时候遗体都是高度的肿胀,发黑、表皮脱落、非常滑,你抓不住。一般我们搬运遗体,如果低于四个人的话,我们搬不动,而且很多都是倒塌的船板把它卡压住。所以不是大家想象的,发现一具遗体,我们进去两个人把它抬出来了,好象基本上没有这样的情况,一般情况是随着水流飘到江面上去了。这个情况我们是到下午六时结束,我们小组总共搜救和装殓了遇难者遗体大概是120多具。

  主持人:像当时黄连长,您那一队带队的时候,看到的是个什么情景?

  黄雷:我那一队上去,到船上去搜救的时候,就是像刚才我们马队长讲的,他们对遇难者的遗体进行消毒,然后进行装殓了之后,我们这个小组是负责搬运,从“东方之星”这个船体上转运到我们的门桥上,来回转运。刚才马队长提到了,遇难者遗体肿胀等等一些,我们转运的时候是六个人一小组,就是六个人,有专门四个人抬担架转运,两个人在两边负责保护,以免遇难者遗体受到二次伤害。可以说感到很震撼,这个事情。

  主持人:再往前追溯,像1998年发特大洪水时的情景,让我们至今记忆犹新,而许多抗洪救灾的画面,让我们一次次热泪盈眶,当时涌现出了许多抗洪英雄,我们舟桥旅更是称之为“模范旅”。在与洪水赛跑抢救生命的过程中,不知道我们舟桥旅又面临着怎样的危险呢?

  姚学峰:1998年抗洪可以说也是百年不遇的,我们旅当时是从湖北的公安(县)到湖北黄梅(县)的小池(镇),沿线全部由我们的官兵在江堤上面。当时情况是比较紧急的,因为当时我们整个旅,可以说完成任务比较出色,后来被中央军委授予“抗洪抢险模范旅”荣誉称号,这个称号也是建国以来唯一一家授称旅级的单位,唯一一家,这个荣誉还是很高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说,官兵们每天吃不饱、睡不好,因为当时洪水险情还是很严峻的,随时面临着江堤决堤的危险,一决堤,一是官兵自身的生命,人民的生命财产要受到威胁。那么我们基本上每天是在大堤上睡觉,吃在大堤,睡在大堤,当时喊的口号是“誓与大堤共存亡”,我们在大堤在,最后是我们整个把大堤,可以说加高,最高的地方加高了1米多,1.5米、1.6米。加高了以后,水浪大,后来我们又加土流,基本上没有休息。可以说当时我们地区也涌现了很多突出的,我们身边的一些战友们,比如说我原来在黄梅(县),当时我是在黄梅(县)小池(镇)负责抗洪抢险,也是(江西)九江决口的对面,我们主要负责一是堆土流,加高堤坝,完了以后装石头给对岸用。当时我们的指导员,包括我们的连长,可以说是身先士卒。我记得在龙感湖分支那个地方,当时我们有一个战友被水冲跑了,后来被我们一个老班长,那时候叫志愿兵,现在叫士官,被志愿兵一把把他抓到了,抓回来了,完了以后,我们那个战友还在水里喝了几口水,就把他提起来了,所以让我印象很深刻。一是体现出我们平常的训练是很有素的,反应很快,配合的很默契。第二,反映出我们的战友情,因为这个老志愿兵抓那个战友的同时,实际上他也掉到水里面去了,已经掉水里面去了,这个我是印象比较深刻的。

  还有深刻的是,部队打胜仗,人民是靠山,这个体现得比较充分。我们去了以后,所有的后勤保障物质全部由地方人民群众,有的是自发的,有的是政府负责保障的,尤其是我们在回来的过程中,从黄梅县小池镇,一直到,当时我不记得叫什么路,大概有10公里,全部有老百姓自发的担着鸡蛋还有水果,我们怕打扰老百姓,我们是早上4点钟出发,他们蒸那个热馒头的。我是坐在驾驶室里面带车,一个老太太拦车,我们当时规定不允许停车,一是怕不安全,再一个是不影响老乡们的休息,我们正常地没有停车,老百姓拦,我们要停,窗户打开跟老乡打招呼,显得我们有礼有节,完了以后,一个老乡,一个老太太把馒头递到驾驶室,把我的脸是烫着了,我印象很深刻。这种热情,的确,包括我们现在上次去监利也是的,我们监利人民,“东方之星”救援完了以后,现在“部队打胜仗,人民是靠山”体现得很充分。我们也相信,目前有坚强的后盾,我们一定能够打胜仗。

  主持人:当时应该是灾情严重,据说舟桥旅还有人牺牲了,当时您是也是现场抗洪对吗?

  姚学峰:这个牺牲的时候,当时是在(湖北咸宁市嘉鱼县)簰洲湾,我们五营当时是在簰洲湾,决堤的时候,把我们在现场作业的官兵们冲走了,当时牺牲了两名同志,一个叫杨德文,一个叫叶华林,这我印象比较深刻的,因为我们每年八一的时候,部队都会组织相关的人员,到现在他们两人烈士的碑还在簰洲湾,簰洲湾有一个烈士纪念碑,我们每年八一都回去悼念他们。

  主持人:除了像98抗洪以及“东方之星”事件之外,你们还有参与其它的重大任务吗?

  姚学峰:一个就是2003年巴河特大桥的抢险,这也是震动了全国的,京九铁路大桥,如果这个桥冲垮了以后,整个京九线路是会瘫痪的,这是比较有名的。然后是1991年的,当时我们整个全旅在新洲、罗田、麻城,这一线,当时我们旅是很多,也是任务完成的很出色,受到上级表彰,受到人民群众拥护和肯定,这是比较多的。包括2010年在新洲、蔡甸、汉川,当时我们也分了几个方向,基本上每一年,只要是人民群众有需要的时候,基本上都可以看到我们的身影。

  主持人:我们知道黄雷连长在舟桥旅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在您个人看来,在这么多次抢险救灾的时候,您自己的感受,能不能跟大家聊一聊?

  黄雷:我是2001年参军入伍的,基本上入伍之后,每年一些抢险救灾都会参加,每次救灾的时候,抢险的时候,都自己有感到,有一种想法,现在这个灾区,这个地方就是自己的家,就要以这种心态去参加抢险救灾。 再一个自己很大的感悟,说实话我们旅有三种精神,一直指导着我们,无论是怎样,是执行什么任务也好,作战也好,还是自己遇到什么困难也好,都是这三种精神来指导着我们前进,就是我们旅的“三铁”精神。具体就是架铁桥、练铁骨、铸铁魂,“三铁”精神。可以说是我们的指导思想吧,一种精神。

  主持人:这两天湖北省某舟桥旅在长江上进行了一次实兵演练,从我们拍回来的画面看到,有许多船从四面八方驶来,组成了一座桥。我们想请姚副旅长为我们简单地介绍一下,舟桥旅究竟是怎样在水上架起一座桥的?

  姚学峰:在我们架桥之前首先要做的工作,一个是测量河幅,要把江面、河面有多宽要测量河幅。第二要测量流速,因为流速的大小直接决定着我们的装备能不能克服它。第三个是要测量河底的水质、土质,就是我们的锚能不能抓得住。第四个是要构筑两岸的栈桥和进出路。这是最基础的,架桥前需要做的。

  主持人:那还想请问一下姚副旅长,像我们架一座这样规模的桥,大概需要多少人力、物力呢?

  姚学峰:通过刚才前面讲的,这几个数据测量了以后,我们要根据数据,来设计我们的桥,是架一个什么样桥,多少吨位的,什么样的桥,完了以后把两岸的进出路和两岸的栈桥构筑好,这是最基本的。那么需要多少人力和武力,根据我们的浮桥设计多长,比如100米,打个比方,100米需要20人,200米就是40人,依此类推,通过这个来确定我们动用的兵力和装备。

  主持人:有没有分什么情况下,我们会架浮桥,什么时候会架门桥吗?

  姚学峰:如果在战时我们是根据待渡部队他们的装备需求,比如说待渡部队有多少兵力,多少装备,通过它的需求来决定是架浮桥还是门桥。在平时的时候,主要是结合人民群众的需要,根据前面介绍的,有一个任务就是要支援地方的经济建设,按照习主席指示的,担负这方面的任务,如果有这方面的需求的话,也是根据地方的需求决定是架浮桥还是门桥,这是根据需求,我们来设计我们的浮桥,设计我们的桥梁、架设桥梁。

  主持人:因为有可能会有许多网友就有疑惑,像我们在水上架好的桥会不会发生位移或者说这个桥上面大概能走什么样子的车?

  姚学峰:网友们如果有机会通过我们的桥,大家可以正常行驶。因为我们这个桥,尤其是浮桥设计,在通过车辆的时候是不需要减速的,不需要减速正常通过。刚才讲的是,会不会位移的问题,我们前面有一个固定装置,自身先固定,通过它的固定,通过锚弯,绳子把后面的桥拉住,它的力度是很大的,位移不了。同时我们还有侦查小分队,每时每刻关注着我们的整个桥头线,如果一旦有什么位移,我们会有我们的应急措施,这会绝对会保证整个浮桥的安全,这个是没有问题的。可以通过的车辆,可以通轮式的,也可以通过履带式的,那么轮式的履带式的,我们这种浮桥有四类型号,根据多大吨位的装备,我们可以架多少吨的浮桥,这个是没有问题的。

  主持人:像您刚才说的轮式的和履带式的是什么样的?

  姚学峰:轮式的就是滚子,履带式的就是那个外面的履带。

  黄雷:坦克就是履带式的。

  主持人:坦克可以过吗?

  姚学峰:刚才讲,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担负作战任务,我们只能说人民群众需要的时候可以支援地方,但是我们主要作战任务是刚才说的,保障作战部队,作战部队有坦克、装甲、重型装备等等很多,这个没问题。我们主要是保障作战部队克服特大江河障碍,主要是这个作用。

  主持人:像我们平常的训练就是架设浮桥和门桥吗?日常的训练具体包含哪些?

  黄磊:平日的训练就是专业协同训练以及专业战术训练。

  主持人:协同训练是指的哪些?

  黄雷:专业协同训练就是一些基本的训练,比如说门桥结合的时候,怎么去结合,人员之间的协同,单兵之间的协同。包括战术,战术训练就是多个门桥之间怎样连接配合,这些战术方面的训练。

  主持人:当时我们也是听说,在门桥和门桥之间结合的时候,插栓子的人虽然都是一般的战士,但是其实也很重要,因为有流速,所以特别困难是吗?

  黄雷:对,因为在长江上连接的话流速很快,再一个,在长江上一般都会有风,对我们门桥连接都会有一定的影响。再一个就是连接部位,那个铁耳是很窄的,有单双铁耳,双铁耳是之间的缝隙,也就是两厘米左右,单铁耳也就两厘米,正好能吻合。就是说指挥员指挥门桥去连接,战士去插栓钉,不说差一秒钟吧,差零点几秒,那个机会可能就错过了,要求非常高。

  姚学峰:也就是要精、准、快。如果哪一个环节做不到,这个桥就不好连接,就是时间上可能要耽误一些。对于黄连长说的问题,我要补充一个什么呢?就是刚才你问到的日常训练,黄连长讲的专业协同,实际上我们日常的训练还有我们常说的共同训练,就是只要是解放军,不管是海陆空都要训练的,投弹、射击、五公里越野、战术、战场自救互救等等,包括我们的“铁人”、单双杠、障碍等等,这些是最最基本的,作为一名军人最基本的素质,只有把这个素质练好了以后,才有一定的体能和体格来进行其它的专业训练,因为各个部队不一样,军种不一样,专业不一样,训练内容也不一样。刚才黄连长说我们这里叫专业协同训练,那么我们其他共同训练,日常的训练,刚才我介绍的,包括这些共同训练,这是所有部队都有的。

  主持人:在去年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习总书记提出了新一代革命军人的“四有”标准,我们舟桥旅也融入了日常的部队建设中,那么陈班长在日常的训练中,你有什么样子的体会呢?

  陈真:去年习总书记提出了新一代“四有”革命军人(的标准),这“四有”标准是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之后旅里很重视,组织了全体官兵学习、领会习主席的讲话,我个人体会很深,自己想着怎么去争做“四有”军人,在训练中结合自己平时的训练来要求。

  主持人:姚副旅长,听说在最近一场国际比赛中,我们舟桥旅中也有一位战士获得了佳绩,具体是什么样子情况呢?

  姚学峰:是这样的,我们旅按照军区的统一部署,遴选了一名战士参加俄罗斯组织的国际军事比武,主要是参加的是三项比武,其中有一项含金量比较高的,也就是举重比武,目前我们掌握的情况,反馈回来的消息,这个战士拿到了这个项目的第一名,也就是冠军,为我们国家,为我们军队,为我们旅争夺了荣誉,也充分展示了我们旅队的威武之师的良好形象,也真正实现了我们旅队,按照习主席提出的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四有”革命军人的培养目标,我们这个战士做到了,也充分地体现了我们平时的教育和训练的水平。

  主持人:刚才在演习的现场我们看到,根据省军区的命令,舟桥旅的旅领导为参与“东方之星”救援立功的战士颁发了证书,同时还有新党员的宣誓,对吗?

  姚学峰:是的,对。因为政治工作是我军的生命线,也是作战的保障,我们旅长、政委也是高度重视这项工作,这次开展这个活动,一个是对我们前期在“东方之星”救援的官兵表扬和宣传,同时也是对所有参战官兵的宣传鼓动,进一步激发官兵的参战热情,充分地发挥政治工作的参战功能。

  主持人:习总书记要求我们能打仗、打胜仗,打仗需要什么我们就练什么。那么舟桥旅作为一支特殊的作战部队,作为工程兵部队,该如何落实习总书记的要求呢?

  姚学峰:个人认为,以我们当前部队训练大纲为依据,立足于现有的装备,狠抓实战化训练,比如说我们有实弹投掷、实包作业、五十公里的徒步行军、五公里武装越野和实弹射击的联合作业,以及像我们这一次是没有通过预演,没有通过合练,直接一次性把长江架通,这也是首次的,原来没有的。这也是我们实战化训练的一个方面,所以说通过这些实战化训练不断提高我们旅执行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能够随时听从党和人民的召唤,做到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我个人相信,我也相信我们全旅官兵,在我们旅党委、上级机关的领导下,绝对会把部队带出更有战斗力,绝对能做到习主席讲的能打仗、打胜仗。

  主持人:刚才几位同志从多方面对舟桥旅做了一个精彩的解读,也相信各位网友对这支政治思想坚定、专业技术精湛、作风纪律严明、军事本领过硬、骨干作用明显的部队有了一个新的了解,我们也祝愿舟桥旅发展得更好,在军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今天的节目就到此结束,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部队简介

舟桥劲旅特种部队,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大江翻滚卷巨浪,舟桥兵飞水架桥忙。狂风为我擦汗水,暴雨为我洗军装。这是一支特殊的部队,这是一支久经考验的部队,驻扎“千湖之省”,威震九曲荆江,是陆军中的“水军”,是保卫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国家级应急专业力量。它就是湖北省军区某舟桥旅,在1998年那场抗洪中他们战功赫赫,被中央军委授予“抗洪抢险模范旅”荣誉称号。

图说“四有”军人

更多>>“长江-2015”实兵演练报道集
长江天堑辟通途—湖北省军区某舟桥旅实战背景下渡江工程保障演练侧记

长江天堑辟通途—湖北省军区某舟桥旅实战背景下渡江工程保障演练侧记

初秋,烟波浩渺的长江显得格外静谧,某舟桥旅“长江—2015”实兵演练悄然摆开战场。 抵近战场,近千台重型装备、几千名官兵以新的 《战备条例》为标准要求,把真打实练贯穿至演练全过程、全要素、全样式和全战场环境。走进丛林遮蔽的野战指挥所,巨大的电子屏显示着每支部队向三个渡场开设地域机动的进展,参谋人员对着电脑敲击着一个又一个指令。【详细】

手机微专题

长江天堑辟通途
长江2015实兵演练

扫码分享给朋友

8月20日,湖北省军区某舟桥旅为期3天的“长江——2015”实兵演练圆满完成。三天里,近千台重型设备、几千 名官兵以新的《战备条例》为标准要求,把真打实练贯穿至演练全过程、全要素、全样式和全战场环境。

社区热帖

冲破千层浪 浮桥锁大江

冲破千层浪 浮桥锁大江

舟桥劲旅特种部队,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大江翻滚卷巨浪,舟桥兵飞水架桥忙,狂风为我擦汗水,暴雨为我洗军装。【查看详细】

微博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