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金曲全通
楚凤清音 > 顾 丞

以为换了身衣服就认不出你了?

发布时间:2018-06-04 10:01:17来源:SRC-33164029
   以为换了身衣服就认不出你了?
  ---邪教组织门徒会的最新嬗变
  顾 丞
 
  提到“门徒会”,不少人可能并不太熟悉,这个曾经的邪教“集大成者”自从教主季三宝因车祸去世后便逐步销声匿迹,很少再有相关新闻出现。反而是“全能神”、“血水圣灵”等后起之秀抢夺了它在邪教界的江湖地位。“门徒会已被瓦解”、“门徒会又是一个自然消亡的典型案例”等声音开始出现,然而对于一个有着复杂邪教历史的组织来说,他们真的会甘心就此退出历史舞台么?

  答案显然是:不会。

  “门徒会”邪教由陕西省农民季三宝于1989年创立,1995年被定位邪教。曾经不少人痴迷的“二两粮”派、“三赎基督”派和“蒙福派”派邪教都是门徒会的化身。1997年底教主季三宝因车祸去世,随后门徒会内部逐渐瓦解,一方面很多信徒不再认为这个教派能够保平安,慢慢退出了教会,另一方面“全能神”邪教组织也将门徒会成员定为传福音的首要对象,在“全能神”教会内部有这么一条规定:传福音要首先选择那些有神家信仰的人,特别是门徒会教会成员。这类邪教组织的“挖墙脚”行为的确大量动摇了“门徒会”的受众群体,但也仅限于早期“门徒会”成员。近期我们陆续接触了一批门徒会邪教组织的骨干成员,通过交流我们发现,门徒会不仅没有消亡,还披上了诸多“美丽的外衣”,它们一直谋求着东山再起,重夺邪教江湖的宝座。

  首先改名字,让自己“看上去很美”。俗话说:生活越来越好了,人也越来越聪明了。如果说过去一些邪教组织还能简单粗暴的蒙蒙人,那么现在人民群众对邪教的了解可以说是越来越多了,抵制邪教成为了社会面共同的声音,在这股反邪教声音的浪潮之下,“法轮功”、“门徒会”首当其冲,就连很多小学生都知道这是邪教。对于“门徒会”而言,不整点有技术含量的招数出来怕是只能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了,于是从2014年前后就在门徒会内部出现了“继续扛着祖师爷的旗子是混不下去了”的呼声,有的地区负责人把“三赎基督教”改为“信耶稣教”,有的改成了“耶稣基督原派”,还有的干脆就叫“耶稣基督教”,首先就想要通过改头换面谋求一个在邪教江湖“重新做人”的机会--你们不是说门徒会是邪教么,对不起,我们这不是门徒会,全都是信耶稣基督的。

  其次改架构,让自己“该瘦的地方瘦,该肥的地方肥”。在过去二十多年时间里,门徒会在境内一直分为总会、大会、分会、教会四个等级,很多信众都是从普通信徒做起,整个“职业生涯”大概也就能混到个分会执事的角色,再要进步很难了。于是一批门徒会的中层骨干开始改变组织架构,把过去的四到五个分会合并为一个大会,尽管层级依然不变,但实际能够控制的地区、信众大大增加,资金集中量、信徒调动能力都明显得到了加强,比如在过去就把广西、广东分为不同大会,可是经过架构的更改,广西、广东甚至一些中部地区的邪教活动全部掌控在了一两个人手里,这些中层骨干为门徒会重新开展一些邪教活动可谓做足了准备。

  再次改路线,让自己“手中有粮,心中不慌”。门徒会的大量信众之所以改旗易帜,很重要一点就是因为穷,常年的贫穷不仅限制了他们的想象,更严重影响了生活水平,信教非但没有让他们原有的困难被解决,甚至还越来越困难,这条邪教之路不可谓不艰辛。于是门徒会从2012年后开始走上了“自筹自建”的道路,一些信众捐钱出来,由大会头目负责安排生意,拿这些钱开超市、开维修厂、开餐馆,一方面通过经商的路径把资金“洗白”,另一方面把教会资金盘活,只有提高各信徒的收入才能给门徒会带来更多利益。同时在开办大量企业的时候都由门徒会痴迷者负责经营和管理,招纳一些普通大众为其工作,可谓赚钱、传福音两不误,通过这种看起来“很正当”的方式,门徒会部分地区的大会已经能够获取一年上千万的上交资金,一些被其他邪教带走的信徒又回到了门徒会教会。

  最后改形式,让自己“挥一挥衣袖,不留下任何把柄”。改了名、改了制、改了赚钱的方式,这还不够,门徒会还在2012年以后改变了自己的聚会形式。看到大街上、社区内越来越多的反邪教宣传语,门徒会成员充分意识到自己过街老鼠的形象依然没有改变,于是极少进行聚会,从过去的三五个人到别人家里集会变成了要求信徒给自己家人传福音,把各自家人发展成家庭教会,关上自家大门就可以进行邪教活动了,既不打眼又可以美其名曰家庭教会,比如一名门徒会成员就专门修了一幢房子,三层楼,每一层住一家亲戚,每次关上大门就可以一大家人进行邪教活动,长达4年没有和周围邻居有任何接触,自己家人却非常满足。

  很多邪教组织都有他们自身的嬗变规律,有的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步消亡,有的会被反邪教的态势压碎生存空间,但大量邪教、尤其是有着多年历史的邪教组织不会甘于就此灭亡,它们一直在隐藏、蜕变,继续谋求着不正当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