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金曲全通
楚凤清音 > 乔新生

乔新生:美国到底向中国索要什么

发布时间:2019-08-05 09:17:50来源:湖北省反邪教协会

中美两国新一轮贸易谈判即将登场,美国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人们不禁要问,美国究竟想要从中国获得什么?如果说是为了减少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那么,美国完全可以开放市场,向中国出口更多的产品,以缩小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可是,美国并不打算将自己的高科技产品卖给中国,相反地,美国联邦政府的政策和美国国会通过的法律禁止美国的高科技企业向中国出口产品。

如果是为了保护美国的知识产权,美国就应该提出具体的案例,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谈判的时候,美国贸易代表曾经提出,向中国派出执法人员监督中国保护美国知识产权的情况。如果美国在贸易谈判中再提出类似的要求,中国应当欣然接受。美国向中国派出执法人员,按照对等的原则中国向美国派出执法人员,这对维护双方的知识产权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不知道美国是否继续在知识产权问题上做文章。如果美国愿意在知识产权问题上和中国进行个案讨论,中国乐意在美国提出证据的情况下,对侵犯美国知识产权的企业作出处罚。当然,考虑到美国国会议员要求制定法律,拒绝向中国企业支付专利费用,中国可以在协议中增加相关条款,如果美国企业拒绝向中国企业支付专利费用,中国企业同样可以拒绝向美国企业支付专利费用。

如果美国要求中国不再强制转让技术,中国可以慨然允诺。中国在任何情况下都没有强制美国企业转让技术。美国著名电动汽车生产企业已经在中国上海设立装配工厂,这家独资企业能否在中国市场打开销路是一个问题,但是,它的到来至少说明,中国并没有强制转让技术。如果美国提出禁止中国强制转让技术,中国应当在协议中规定禁止美国强制转让技术。只要按照对等的原则达成协议,中国并不会损失什么东西。

如果美国贸易代表对中国国有企业发难,那么,中国可以向美国贸易代表出示中国公司法的规定。中国正在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完善法人治理结构。中国国有企业的改革正在进行之中。中国不仅取消了对外资控股中国金融机构的比例限制规则,而且更重要的是,中国国有企业欢迎世界所有的竞争者。中国国有企业正在进行股权改革,信托经营将会让国有企业的出资人和国有企业彻底分开。投资公司接受委托,从事国有资本经营活动,而投资公司会根据市场需要选择投资的方向和投资的项目。中国欢迎美国投资中国的国有企业,但前提条件是,美国应当允许中国企业投资美国企业,因为只有这样,中美两国才能达成对等的协议。

令人感到费解的是,美国对中国提出一系列的要求,希望中国打开大门,可是,美国却不愿意向中国打开大门,接受中国的投资。自从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争之后,中国对美国的投资减少88%,这种局面持续下去,那么,美国将会失去中国的投资,甚至有可能会失去中国这个最大的美国国债购买者。

人们感到不解的是,为什么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争迫使中国坐到谈判桌前接受美国的条件呢?其中的道理非常简单,美国产生了错觉,以为只要打开中国大门,美国企业就可以长驱直入。美国所要求的只不过是让中国实践“华盛顿共识”,以便在经济上受制于美国。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美国华盛顿国际经济研究所召开学术研讨会,探讨上个世纪80年代拉丁美洲国家经济发展状况。与会代表得出的结论是,拉丁美洲国家经济奇迹,源自于自由开放政策。由于打开大门允许外国资本进入,拉丁美洲国家经济快速发展。美国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将会议总结的经验概括为“华盛顿共识”。与会代表达成的共识,很快在俄罗斯和东欧国家实施,促使这些国家经济转型,市场经济运行机制建立。

然而,“华盛顿共识”并没有促进俄罗斯和东欧国家经济增长。诞生“华盛顿共识”的拉丁美洲国家很快陷入困境。拉丁美洲国家的一些政治家们意识到,“华盛顿共识”给拉丁美洲国家带来的经济繁荣昙花一现,拉丁美洲国家必须重新寻找出路。上了世纪90年代末期,拉丁美洲国家政党领导人聚集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发表了著名的“圣地亚哥宣言”,提出拉丁美洲国家必须走玻利瓦尔社会主义道路。

进入本世纪之后,拉丁美洲国家的左派领袖纷纷上台执政,他们热衷于国家资源的配置,将私有企业收归国有,通过改善中低收入阶层的生活状况,在选举中一次又一次取得胜利。然而,财富的分配不等于财富的增长,拉丁美洲国家在玻利瓦尔社会主义革命中很快迷失方向,少数左派领袖的极端腐败,使得左派政党在拉丁美洲国家失去了人民的支持,拉丁美洲国家重新回到自由资本主义状态。

华尔街投资银行的经济学家们,总结东南亚国家面临的问题,提出了“中等收入陷阱”的概念,认为当一个国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接近1万美元的时候,很容易出现经济停滞的现象。拉丁美洲国家非常不幸掉进了中等收入陷阱之中不能自拔。

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和美国财政部长之所以遵照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指示对中国发难,无非就是要旧梦重温,希望中国自由开放,将“华盛顿共识”付诸实施。考虑到美国贸易谈判代表个人履历,人们对这一点深信不疑。

中国顺水推舟,提前开放中国的金融市场,并且愿意加强与美国的贸易联系。中国之所以大方地打开中国的大门,允许美国企业在中国开展经济活动,是因为中国的企业有足够的竞争能力,中国与美国相比在工业化领域具有明显的比较优势,中国并不担心美国企业在中国横冲直撞。中国完全可以借鉴美国的管理经验,对中国的金融市场和服务市场实施管理,中国愿意按照美国的意图和美国贸易代表团签订协议。

至于美国能否实现自己的梦想,让中国变成拉美国家,或者陷入到中等收入陷阱之中不能自拔,这不是美国说了算,而是中国自身的造化。

美国实际上已经陷入进退维谷的两难境地。如果按照当年对付日本的做法,迫使中国签订广场协议或者对中国出口美国的产品增加征收惩罚性关税,中国一定会采取报复性措施。美国企业将会遭受重大损失。如果像当年对待苏联那样进行军备竞赛,美国有足够的优势,可是,中国不会上当。中国已经选择了非对称的军事发展战略,中国不会在军备竞赛中迷失方向。如果美国像对待当年拉丁美洲国家那样,要求拉丁美洲国家敞开大门接受美国的资本,中国求之不得。只不过形势已经发生变化,美国资本进入中国市场,能否掀起惊涛骇浪,连美国贸易代表自己也没有足够的把握。如果美国资本进入中国市场,为中国经济的发展贡献力量,那么,美国贸易代表很可能会捶胸顿足,追悔莫及。

说到底,美国希望中国实行“华盛顿共识”,而中国愿意更加开放。因此,中美两国达成协议的可能性正在增加。只不过美国说一套做一套,美国并不希望自己的企业到中国投资,促进中国经济增长。现在美国患得患失,一方面希望通过谈判阻碍中国经济发展,可是另一方面又不愿看到中美两国彻底脱钩,因为那样对美国经济发展不利。

美国一些企业给自己增加戏码,破坏正常的合同关系,对中国企业实施制裁,结果到头来非但没有占到便宜,反而成为美国对华政策的炮灰。美国部分企业拒绝向中国企业供货,中国企业已经将它们列入黑名单,他们在中国市场已经混不下去了。中国政府已经制定了“不可靠企业清单”,如果美国企业损害中国的国家利益和中国企业合法利益,中国政府将会把它们列入“不可靠企业清单”,他们在中国市场上将会一无所获。

美国为了遏制中国正在执行“全政府”对华战略。美国正在以特殊的方式制定新的规则。中国沉着应对,一方面愿意和美国通过谈判消除分歧,但是另一方面,积极观察美国的动向,学习美国的策略。今天美国针对中国的所有政策,都将会成为明天中国对待美国的政策。只要美国不改变自己的对华政策,那么,美国终将自食其果。

美国贸易代表进入上海之后,不妨多走走看看,了解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成就。当然,如果有时间深入中国腹地,了解中国脱贫攻坚状况,访问那些刚刚摆脱贫困的中国农民,他们或许对中国有更加真切的感受。如果他们有怜悯心,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中国的农民提供必要的帮助,相信中国农民会表示感谢。如果无视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事实,不断对中国采取制裁措施,试图迫使中国向美国输送更多的利益,那么,美国必将会为自己愚蠢的贸易政策付出代价。

中美两国贸易谈判已经到了关键时刻。美国对中国的极限施压做法不可能奏效,中国按照对等的原则对美国出口中国的产品增加征收惩罚性关税,已经让美国企业叫苦不迭。如果美国向中国出口美国的日用消费品增加征收惩罚性关税,将直接损害美国消费者的利益。除非美国总统不愿意竞选连任,否则,必须与中国达成协议。中国企业已经向美国农产品出口商咨询价格信息,这标志着中国愿意购买美国的农产品。只不过美国的农产品是否具有竞争力,那是另外一个问题。但是不管怎样,美国不可能把中国变成拉丁美洲国家,中国已经有足够的教训,再也不会重蹈覆辙。

2019-7-27

(作者:  编辑:成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