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汽车频道

从抱团到竞争 新势力开启争夺战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22日10:51 来源: 新浪汽车

待到小鹏G9上市后,蔚小理三家头部造车新势力,在中大型SUV细分市场布局的产品就都到齐了。此外,在小鹏冲向高端市场的同时,蔚来和理想也踏入20-30万级细分市场,还有二线造车新势力,同样将目光瞄准了这一市场。

造车新势力齐聚同一细分市场,是之前未曾出现过的现象。最初他们是相互扶持,抱团取暖,各自推出的产品定位基本不重合。但是,当他们站稳脚跟后,就开始有竞争冲突点,就比如目前20-30万元价格区间,已经成为造车新势力瞄准的市场。自此,新势力们从最初的“相爱”,到现在的“相杀”,开启了新一轮的市场争夺战。

掌门人之间的观点碰撞

最近,造车新势力的掌门人们可没少在社交媒体展开唇枪舌剑,几乎每上一款新车,新势力的创始人们就会在社交媒体发表言论,随后网上就会掀起一波热议。

就拿前不久上市的理想L9(配置|询价)来说,在新车上市之际,李想用“在此之前没有一款SUV真正为家庭设计”、“500万内最好的家用SUV”等浮夸语言赞美理想L9。

随后,何小鹏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大概内容是:一个问题:在激烈竞争的、全球市场、非快销品行业、2c非保护领域,有哪个好产品是靠精准定位,在中期或长期可以获得优势或壁垒的。

在这条微博中,虽然没有提到任何一款车、一个人,但在网友眼中,这就是在暗指刚上市的理想L9。

(图片来自网络)

李想随后转发了这条微博并评论了一个小红心,别说造车新势力创始人们还挺会玩。不过在李想的评论下方,紧跟着一条ID为“理想_ONE”的非官方账号的回复。大概意思是:短期的精准定位是中长期获得优势或壁垒的必要条件,能够持续精准定位本身也是一种能力和壁垒。

是不是就有点火药味了呢?最后,这轮对话以何小鹏回复“恭喜昨天憋了个大招,祝大卖”而告终。

据说当晚李斌也在核心用户群里表示:蔚来在产品理念上有自己的原则,希望产品经得起推敲和时间检验,能引领趋势而不是人云亦云,相信大家都不愿意蔚来没有自己想法和坚持。

看完这轮观点碰撞,造车新势力们是不是就有点煽风点火的味道了呢?

当然,除了何小鹏和李想在社交媒体经常互动外,蔚来创始人李斌也曾加入到蔚小理的言论之争中。在去年年底举办的蔚来NIO Day上,李斌在介绍新车型ET5搭载了AR/VR技术的全景数字座舱时称,“车上其实不需要那么多大屏。”

收到暗指的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则在微博上反击:“不要轻易定义哪些你连用都没用过的产品。”同时,他还罗列了VR交互的诸多问题,并附上:“在什么功能都没实现前就误导消费者屏幕无用论,是缺乏最基本的产品尝试和敬畏心。”

近日,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在一档采访节目中称:“比较坚定反对车里有很多个屏幕。屏幕多的基础是车里有很多人,但一台车里多少时间有多少个人需要乘上一个比例系数,每个人用不同的屏幕,这在投入产出比上没太大价值。”

最近,蔚小理的言论战更密集了,虽然这其中少不了营销博眼球,但更多的是在质疑对方的产品理念,已经出现了很浓的火药味。

说起“蔚小理”的组合,应该是2015年开始的,蔚来是第一个造车的新势力,当时也成为造车新势力中的标杆企业。虽然后面三家新势力的销量来回交替,但蔚来的名字始终被放在首位,或许是叫顺口了。

在新能源汽车刚刚起步的那几年,蔚小理的日子并不好过,供应链交付遇到困难、到处筹钱融资、扩大产能都成为他们共同面对的难题。

李想也曾公开表示:中国上百个新造车企业如果最后只能活下来三家,理想汽车肯定努力让自己成为其中的一家,而我们希望身边的战友是蔚来和小鹏。

造车新势力唇枪舌战并不只是发生在蔚小理身上。最近华为余承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说增程车不够先进是胡扯。对此,魏牌CEO李瑞峰在微博发文:“打铁还需自身硬,增程式混动技术落后是行业共识,再大的嘴,也不能大放厥词。”

几件事情之间或许未必有直接联系,但以后这种针锋相对的观点碰撞会越来越多,而那些过去相互加油鼓劲的场面话恐怕不多见了。

最初造车新势力们都是惺惺相惜,报团取暖,但是随着各家逐渐壮大起来,势必会在产品方面产生重合,毕竟大家都盯着最赚钱的那些细分市场。于是,一直抱团的蔚小理,不免也会产生冲突,先是在社交媒体上掀起“暗战”,接下来恐怕在产品布局方面也会成为竞争对手。

新势力竞争格局悄然改变

此前蔚来在被问到是否会与理想、小鹏存在竞争时,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说过的一段话,或许会很契合蔚小理在发展初期的共同心境:蔚小理之间不存在比较,三者作为一个整体,共同的对手是燃油车。

回望过去,事实确实如此。2019年,当蔚小理三家创始人为融资奔波时,曾经有这样一段插曲:融不到钱的李斌向出差途中偶遇的何小鹏诉苦,称蔚来像躺在ICU里,何小鹏说,“兄弟别急,我就在ICU门口坐着,说不定下一个挂的就是我。”

据说当时李斌、何小鹏、李想还建了一个微信群,三人经常在里面分享一些不能说的经验,同时也会各自吐槽。当时蔚小理也被大家称为“造车三傻”,他们把共同的竞争对手瞄准了特斯拉,时不时就会怼一怼。

在蔚小理发展第一阶段,其实理念都是一致的,相继完成美股、港股上市,疏通融资渠道,打造各自的品牌优势。其中,蔚来主打换电和服务,小鹏自研开发技术,理想极致产品定义,2021年,小鹏交付量最高,蔚来营收最高,理想毛利率最高,各自在第一阶段都取得了意想中的成功。

在这个时期,三者的主力车型在各自的品牌壁垒中都形成了独特的优势,不能被互相取代,并且三家新势力抱团对抗竞争对手也取得了显著成效。这次成功不仅是成为造车第一梯队,而是创新能力和领跑能力的代表。

行业分析师也曾表示,虽然媒体每个月都会将造车新势力的销量进行对比,但目前各家基本都有稳定的生存之道,大家抢占市场的状况并不普遍。

不过,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发展,包括造车新势力在内的车企开始专注新一代技术发展,比如小鹏向全栈自研赛道的切换,蔚来、理想也都在自研上加大投入,另外各家车企推出的产品也开始深入共同的价格区间市场,从此新势力之间的关系也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从产品来讲,蔚来推出了ES7、理想推出L9、小鹏汽车也会推G9,要知道这三款车的定位都是中大型SUV。蔚来ES7(配置|询价)售价为46.8-54.8万元,理想L9售价45.98万元,如果小鹏G9的售价定在45万元以下,那场面就会很尴尬。

并且三家车企在产品宣传方面也是你追我赶,蔚来方面表示ES7将会在8月28日开始交付,理想L9同样是8月底前交付,并称上市72小时订单超过3万辆。不得已,小鹏汽车也在微博官宣G9最新进展,预计8月启动预定,9月正式上市并称G9是“50万以内最好的SUV”。

细微的价格战,正是市场挑衅的开始。一旦相对独立的竞争格局被打破,那么很快就会产生更激烈的竞争。在对新势力品牌接受度较高的用户之间,在这个级别车型的选择题必将在蔚小理之间展开。

另外,造车新势力们也将目光转移到竞争更为激烈的20-30万级市场,要知道这个细分市场小鹏汽车是最有优势的,也是二线造车新势力实现品牌向上的第一站,更是蔚来和理想想要下探的市场。

就比如零跑推出的C01,以及哪吒推出的哪吒S,两款车定位中大型新能源轿车,价格区间就锁定在20-30万元价格区间,而即将上市的威马M7的预售价同样也是这个价格区间。李斌之前也表示,蔚来已与合肥签署新桥工厂二期协议,该工厂年产能50万辆,将生产售价20万级别的全新子品牌车型;包括理想汽车在内,此前曾透露后续有可能会投入20-30万元级别的新车。

其实造车新势力的竞争是多维度的,从智能座舱交互创新到智能驾驶场景技术落地,依靠换电、高压超充、增程式解决里程焦虑问题。也就不难想象,三者之间从产品互讽开始,也是意识到了在细分市场的交集。

失去往日惺惺相惜的蔚小理,从细分市场出现价格重叠时,就已经开始将竞争关系摆到明面上,相互攻击也会成为家常便饭。也是从这个阶段开始,每到新车发布或上市,造车新势力们都会有一次交集,不管是鼓励还是暗讽都不那么重要,重点是重申自己的江湖地位。

下半场竞争会更激烈

疫情散点暴发,无疑是上半年新势力遭遇的最大挑战。在疫情的影响下,不仅让造车新势力供应链体系受到影响,订单延迟交付,同时也对其管理能力提出更多考验。

哪吒汽车就曾表示,疫情打乱了计划,预计月交付保证在1.2万辆,争取1.5万辆,但是最后只交付不足9000辆。大量订单都处于积压状态,交付周期延长2-3个月。

另外,上半年很多车企停产1-2个月,由于吉林、上海等地供应链中断,蔚来汽车也曾出现整车暂停生产,包括理想在内,很多零部件库存不足导致无法继续生产,新车交付延期。

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何涛介绍,不久前,小鹏汽车肇庆工厂的采购部门和生产部门产生“摩擦”,为了更好地保障原材料供应,预防供应紧张危机,采购部门囤积了一些货品,而这遭到工厂生产部门的反对。生产部门认为,囤积的零部件造成库存积压,不符合工厂能效管理的理念。

因为上半年不可控的因素较多,造车新势力的竞争也在不断发生变化,最明显的就是销量排名,蔚小理的排名忽上忽下,零跑、哪吒等也开始崭露头角。

另外,造车新势力除了要面对自身竞争外,他们还要面对来自传统主流车企的压力,这给它们本就不稳定的竞争关系,带来更多不确定因素。

从造车新势力2022年集体进入新产品周期后,产品成熟度相较初代有明显提升,市场也会逐渐认识到新势力在技术积累、本土需求理解方面的优势,另外再加上利好政策的持续落地,国内复工复产推动产业恢复,新能源汽车增速会继续改善,下半年新势力之间的竞争也会加剧。

蔚来方面曾表示,今年下半年的月度产能会爬升至2万辆,位于新桥智能电动汽车产业园的第二基地将在第三季度投产,到那时蔚来汽车的产能限制就会得到缓解。并且蔚来ES7和搭载Alder·赤杨智能系统的ES8、ES6、EC6预计于今年8月开启交付,在换电站和充电桩方面的建设也取得了长足进展。

有机构预测,蔚来汽车第三季度的销售额实现70%-80%的环比增长,四季度也会实现30%的增长,蔚来能否重回新势力交付榜首就看下半年了。

按照计划,小鹏汽车的旗舰车型G9将会在8月开启预售,第四季度交付,这款车配备XPILOT4.0高级辅助驾驶系统、搭载800V超级快充,配置也很超高,这款车也会帮助小鹏开拓更高端的市场。

下半年,随着理想L9的上市,理想的产品也进一步丰富,渠道扩张步伐也会提速。理想常州工厂二期扩建中,完成后产能将达到20万辆。理想方面表示,目前常州工厂目标产量为18万辆,如果考虑到疫情因素,15万辆的年交付可以保障,下半年理想汽车也会进入冲刺阶段。

在蔚小理为销量和产能厮杀时,第二梯队的造车新势力正在奋力追赶。以哪吒汽车为例,上半年交付超过6万辆,自2020年7月以来已经连续24个月实现同比增长,这样的交付速度给其他造车新势力带来的压力可不小,哪吒汽车已经连续数月交付量破万,整体发展态势不错。

哪吒的旗舰轿跑哪吒S开启预售后,订单已经突破5000辆。哪吒汽车表示,哪吒定位10-30万元主流汽车市场,该细分市场的占比可能会达到60%以上,竞争也会更激烈,所以哪吒也会持续在这一细分市场发力。

零跑汽车上半年累计交付量为51944辆,同比增长超265%,销量再创新高,整体表现非常亮眼;而极氪、AITO问界、威马等也会推出新品,竞争加剧。

除了造车新势力之间的竞争,传统车企和互联网公司打造的新能源汽车也陆续进入市场,包括广汽埃安、岚图等也都在向这个市场发力。

所以,下半场的新能源市场竞争也会更加激烈,不过貌似新势力们已经充分做好准备,从各位大佬的豪言壮语也可以看出他们强烈的企图心。

总结

面对快速增长的新能源汽车市场,造车新势力们面临的竞争也更加激烈,内部竞争格局也会发生各种变化,有的可能会被淘汰出局,同时也会有新的成员加入。总之,新势力们已经从抱团取暖走向竞争,这也是汽车行业发展的必然阶段,最终受益的还是消费者。

【纠错】编辑:李欣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