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荆楚网 > 即时新闻

《海的尽头是草原》上映 尔冬升讲述“三千孤儿入内蒙古”

发布时间:2022年09月11日08:29 来源: 北京青年报

《海的尽头是草原》上映 导演尔冬升讲述“三千孤儿入内蒙古”

尽量把所有人善良的一面拍出来

尔冬升导演新作《海的尽头是草原》9月9日上映,影片根据历史上“三千孤儿入内蒙古”的真实事件改编: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新中国遭遇严重自然灾害,大批南方孤儿面临营养不足的危机。在这个关头,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府主动向中央请缨,本着“接一个,活一个,壮一个”的原则,将近3000名孤儿接到了大草原上,交给淳朴善良的牧民收养。在这里,远离家乡的孩子们将要学着融入新的环境和家庭,面对新的家人。而他们所有的不安与伤痛,都将被感天动地的人间大爱一一化解。

尔冬升的姥姥是蒙古族,曾给家中晚辈们讲过自己以前住在内蒙古什么旗,她的蒙古族名字叫什么。让尔冬升遗憾的是,他如今已经不记得年幼时听闻的细节了,“问表哥表姐,也没有人记得,有点遗憾。”

但神奇的是,尔冬升去内蒙古拍摄电影《海的尽头是草原》,生长于中国香港的他,却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我这个尔姓来自尔朱氏,整个拍摄的旅程对我来说是非常奇妙的,那种感觉,我到现在也说不出来。”

尔冬升表示,在这部戏中,自己尽量把所有人心中的善意拍出来, “我们还是有爱心 、同情心的,不要怀疑这些人性,我不会对社会悲观,虽然世界上有那么多残酷的事情,但同样有很多善良有爱的事情。”

创作

一直到杀青前还在不断微调

尽管尔冬升现在对“三千孤儿入内蒙古”的故事如数家珍,但他坦言自己最初接到这个电影项目时,对这段历史一无所知,“这个题材是博纳的于冬先生给我的,他比较了解我喜欢拍哪类戏,比较擅长哪类戏。我看了一些资料之后,觉得蛮有兴趣,那段历史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

尔冬升把关于“三千孤儿入内蒙古”能找到的文字,包括《国家的孩子》《静静的艾敏河》等影视素材都看了,“它的难度在于整个事件的时间跨度其实很长,我们看的资料也不完全准确。其实‘三千孤儿’只是一个名词,实际数字是接近3万至5万人,很多省都有接收小孩的。我们有原著剧本,又将看到的有用的资料补充进去,创作过程一直延续到整个戏杀青之前,还在不断地微调。”

过程中,除了看资料外,尔冬升还见了“三千孤儿”中的几位,有的比他大些,有的比他小几岁,“那几位朋友脑子里的画面是片段式的,我后来一想,我现在这个年纪,你要我回忆5岁到10岁的事情,其实也是片段。所以去问他们那时的感受是很困难的。而且那么多孩子,每个人都有个人的故事,我们没有办法去做几万人的资料收集,最终,我们决定从小家庭的视角去切入,展开整个故事。”

期望

既能还原历史背景又拍得细腻

如何既能还原宏大的历史背景,又体现影片的故事核心,尔冬升坦陈“非常困难”。公司高层也曾提出是否把历史背景的戏份减少一点, “但我说不可以,我们已经精简了,大部分人不知道这个事情,所以还是需要交代一点历史背景。在整个戏的篇幅里,这些设计是比较难处理的,要通过主人公带出这段故事,又要转回当年的那些人物。”

虽然难拍,但尔冬升并不畏惧,“其实这种类型的电影拍得好的很多,它本身都有一个结构在,我也没有重新发明自己的处理方法。但对于细节的创作过程,我很难完全记得,因为从第一天开始,从看资料到勘景、调整剧本的过程,一直是滚动式的,到拍摄完成之前还在微调。我现在拍这种戏比较贪心,就希望尽量把它拍足,所以要拿到各种不同的材料。而回来之后进行剪辑,是另外一个创作过程,这部戏从初剪到终剪的时间很长,不断在演变,电影最后呈现出来的感觉,不是我事先设计出来的。这次的戏和我之前拍的不太一样,它本身有历史背景,有剧本原稿,所以只能作出微调,对我来说也蛮复杂的,但是在剪辑的时候,我就尽量做得清晰,不要弄得太复杂,用戏带着观众到最结尾那一刻。”

尔冬升说自己现在拍戏不喜欢把结构搞得太复杂,“故事简单,拍得细腻,我希望是这样。”

过程

应对多变天气、调教动物、众多孩子如何配合是难题

回忆拍摄过程,尔冬升的感受是“非常累”。他遗憾影片的筹备时间不够,“我们应该在拍摄周期的一年前,就是夏天的时候把景勘完,但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所以,我们勘景的时候都是雪,我们要评估雪融化了之后长什么样子,把对应的照片拿出来。”

最主要的,尔冬升说拍这种戏要把路程算出来,“从一个景点到另一个景点。我在拍的Vlog里说过,整个内蒙古的地图这么大,你拿笔点一下,其实我们就在那个点里面拍,但那个点已经横跨了150公里。你无法把所有最美的景拍下来,而且内蒙古的东北边跟西边的景观不一样。我个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在那几个月里,相当于进行了一次深度的内蒙古旅游,因为要挑不同的景,我们去的地方是一般游客去不了的,所以这是很难得的机会,导演有时候都很喜欢去一些陌生的地方拍电影。”

内蒙古天气的多变也令尔冬升印象深刻,“没有哪一天是全天蓝天、全天阴天或全天下雨的,它每天都在变化,所以,站在草原里面看天,是我在香港或北京看不到的,因为它是360度的地平线,天看起来特别大。而且在这360度里可以同时有四个季节,看向远方,那边是太阳、这边下雨、前面灰茫茫、后面是蓝天,所以这片大地对于我来说印象非常深刻。”

不仅有实拍过程中内蒙古乌拉盖草原上瞬息万变的天气,各种动物的调教以及众多孩子的配合也是必须应对的难题。剧组动辄需要几百头羊入镜,管理的难度可想而知。此外剧组里动物的种类也可谓“破纪录”,除了牛、羊、马、骆驼,还有狼这种危险的食肉动物。

尔冬升透露,片中的那些牛都生活在景区,它们都是演员,园区里没有人用牛来耕地或者拉牛车。此外,片中的狼都是真狼拍摄,有的是《狼图腾》里的狼的后代。尔冬升说:“《狼图腾》拍完之后,导演让·雅克·阿诺留了两只狼给当地养狼的人,他们又买了其他狼,慢慢扩大。但是他们养那么多狼,其实拍戏的需求也不大,他们付出很多。养狼也不便宜,狼吃的东西比我们两个人加起来吃的还多还贵。”

选角

陈宝国是剧组的“定海神针”

陈宝国和阿云嘎都是影片出品人于冬向尔冬升推荐的,尔冬升形容陈宝国是剧组的定海神针,让观众看到这个戏的分量。“他扮演的角色戏份其实不多,但需要一个性格非常稳的人,稍微再多一点表情,我都觉得不太对。陈宝国老师演过那么多戏,我跟他合作得很开心。”

拍这部电影之前,尔冬升也不认识阿云嘎,于冬介绍后他就看阿云嘎的视频,“他是一名歌唱家,舞台上的服装和表演方式更多是歌剧的感觉,妆都比较浓,跟我脑子里想象的角色形象不一样。但见到他真人,发现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很man。因为他本身是蒙古族人,去内蒙古拍戏的时候,一跨上马,我就觉得我选对人了,他完全变成那个角色了,他们骑马的时候不是正着骑,歪着跨在一边,特别爷们儿的那种感觉。阿云嘎蛮好的,我现在跟他也算是好朋友了,他其实是很开朗的人,很能开玩笑。”

马苏、王锵、曹骏、丁程鑫、王楚然,则都是尔冬升在参加《演员请就位》时认识的,马苏曾在首映式上感谢导演尔冬升找她拍《海的尽头是草原》,她说没想到尔冬升在节目上说邀请她演戏是真的,原本就以为是场面的客套话。

尔冬升表示,那次经历对他来说也是新鲜的,“我之前从来没上过这种节目,短短两个月时间了解40名演员,如果平常的话,要对40名演员那么熟悉,可能需要两年的时间,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缘分。选角的时候,他们就自然地在我脑海里冒出来了。”尔冬升称,“其实每个演员都在成长,他的阅历、拍过的戏、跟不同导演合作,都会学到一些东西,每个演员都要慢慢修正,从年轻到老会经历很多阶段。在现阶段,这个戏里面,我觉得他们演得是称职的,因为这个戏不适合演得很‘冒出来’,我给整个戏定的方向就是画面、运镜等所有的方面不要太复杂,演员的演技一定要自然,包括最后的音乐,我们要比较简单一点,不要那么多层次,如果层次一多就会产生豪华的感觉,所以在创作方面,我们尽量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得淳朴一点。”

具体说起几名演员,尔冬升评价王锵是蛮可爱的一个年轻人,“以后有机会的话我还是会找他合作。马苏很稳,我蛮感谢她的,因为她学蒙古语的过程也很难很累,蒙古语对我来说是学不会的语言,就算把拼音给你照念,也是很生硬的。听他们说话的时候,有些音是短的,有些是隐藏的,它的语法非常困难,所以她能说得出来、能背得下来那些词,我觉得真是不简单的事情。在内蒙古几个月,我自己也学了很多句,现在只记得一句,就是打招呼说的‘你好’,其他全都忘了。”

尔冬升称赞丁程鑫和他团队里的年轻人都非常有礼貌,非常好,“我就觉得,怎么这帮年轻人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样,我老觉得,年轻的时候红了就会有点嚣张,没有,整个团队每个小孩都非常有礼貌。也是因为我在节目里面看到他的戏,我知道他一定能拿下这个角色,所以我就问他,想请他来客串,他很爽快就答应了。”

记录

分享电影花絮 网友直呼“全程监制”

为了与观众分享更多幕后花絮,尔冬升用Vlog(网络视频日志)的方式,记录下在内蒙古草原拍摄的点点滴滴,令网友直呼:“这是我全程‘监制’的第一部电影。” 尔冬升表示,拍Vlog原本是想自己留念的,“戏里面有些对白也是我的心情,我们每天生活节奏那么快,一直在工作,所有东西很快就忘记了,每天一页一页翻过去,所以,我很久以前就开始每天都拍张照,以前我用照相机,现在手机更方便。令我改变最大的是我在拍《新宿事件》的时候,那时候好几个月在日本,还在长春拍外景,拍完之后一片空虚,我在电脑里把照片翻出来的时候,才记得,原来我去过那么多地方勘景,以及见过什么人,所以那次之后,我就决定每天都拍照,留到自己将来真正退休的时候。以前的人写日记,现在没有时间写日记,最方便的方法就是拍照。”

知道网友喜欢看Vlog,尔冬升也很高兴,“我知道我们工作人员都有在看,我相信他们也是靠这个Vlog才记得整个过程,对个人来说蛮有意义的,过程也很有趣。我想把我们现场的东西给观众看一看,在我自己的视角下会有一些特别的东西,比如一些电影行业里的工作方法等,我自己判断什么有趣,让观众多了解一些电影之外的东西。”

突破

故意留白给观众去跟电影建立关系

对于整部电影中,尔冬升个人最喜欢的是哪场戏?尔冬升笑说很难说出最喜欢,“因为每部戏就像生小孩一样,儿子女儿一大堆,你可能会偏心哪一部多一点,但对自己小孩不能说出来更喜欢哪部,有时候孩子长得不漂亮,不是他的问题,是我的问题,对不对?所以观众不喜欢我某部电影,我觉得是我处理得不好,没有把它拍得很好,都是我的责任,不是那部电影的责任。”

制片人对尔冬升的希望就是拍一部令人感动的电影,尔冬升十分认同,“我尽量把所有人善良的一面拍出来。就是把人性里善良的方面用很简单的方法去呈现出来。戏里面有句词也是我的感受:‘人跟动物都有他的命,一切都是天意。’其实人生就是这样,你必然有生离死别,这部戏还是(讲)大爱的。”

尔冬升表示,自己并未拍过这么大历史背景的电影,“这种题材我也没有拍过,我还是以我的判断故意留白了一点,在一些重点的感情上面,我尽量把对白拿掉,多留一点空间,这是我以前比较少做的,因为我是演员出身,我写剧本还是以台词为重,这次故意把它留出一些空白,让观众自己去联想。”

尔冬升透露自己的戏上映后,他一般只会在影院看一次,“看完之后我跟它其实就没有关系了。因为我跟我的电影建立了一个很长时间的关系,当它完成之后,观众看到什么就是什么,它自然会跟观众有一个联系,那么多的观众,我不会、也无法干涉,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你不喜欢我也照单全收,就是这样。所以像《海的尽头是草原》,我不知道会有哪些效应,我也不会去问,留给观众自己去跟电影建立关系。”

文/本报记者 肖扬

统筹 满羿

【纠错】编辑:肖梦吟

Copyright © 2001-2021 湖北荆楚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版权为 荆楚网 www.cnhubei.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