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评论

更多

80年代的双重焦虑

发布时间: 2008-03-14 18:09   来源:    进入电子报

  来源: 新京报
  少年班这种教育模式成功或是失败,存在很大争议。赞成者会一一列举千名少年班毕业生中杰出者的名单,批评者则会把它视为“伤仲永”的现代版。但是,对于中科大这样的学校来说,随机抽选1000名毕业生,都可以列举出一群成功人士。而如果“仲永”不上少年班,会不会更好,谁也不敢说。
  少年班当初为何成为瞩目的焦点,这本身是一件值得思考的事。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普遍存在两种焦虑,一种是“球籍焦虑”:中华民族有可能被开除“球籍”;另一个是“时间焦虑”,女作家谌容在小说《减去十岁》里写道,根据“上级指示”,全国人民一律在档案中减去“1966-1976”这10年,全部年轻10岁,所有人都找到了失去的时间。情节虽是虚构的,却真切地展现了当时的集体心理。
  “减去十岁”不太现实,但节省时间是有可能的,于是“废寝忘食”、“争分夺秒”成为报端最常见的关键词。这还不够,老一代充分意识到失去的时间难以挽回,就把希望寄托于下一代。这就像接力赛,第一棒耽误的时间要在第二棒追回。少年班恰可以缓解“时间焦虑”。
  “球籍焦虑”和“时间焦虑”直接相关。“中国落后于西方多少多少年”的常见句式说明,“时差”正是“球籍焦虑”的主要原因。少年班,又缓解了“球籍焦虑”,因为他们从事的科学研究,正是与世界拉近距离的重要工具。
  双重“焦虑”不是上世纪80年代的产物。1956年8月30日,毛泽东在一次讲话中提到:如果中国搞了五六十年社会主义还不能超过美国,“那就要从地球上开除你球籍!”1958年6月17日,毛泽东在一个批示中又谈到:超过英国,“不是十五年,只需要两到三年。”当时,他指的主要是通过钢产量来缓解双重焦虑。这与通过少年班缓解双重焦虑,有异曲同工之处。
  如何评价少年班、如何评价对于少年班的举国关注,这是两个问题。后者比前者更值得反思,前者是教育问题,后者则集中体现了上世纪80年代的集体心理症候。
  □王晓渔

(本文来源: 编辑:方田)
关键词:

相关新闻:

湖北焦点

国内要闻

娱乐推荐

荆楚网版权相关声明:
① 本网欢迎各类媒体、出版社、影视公司等机构与本网进行长期的内容合作。联系方式:027-88567716
② 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誉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本网联系,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妥善处理。联系方式:027-88567711
③ 本网原创新闻信息均有明确、明显的标识,本网严正抗议所有以"荆楚网"稿源的名义转载发布非荆楚网原创的新闻信息的行为,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④ 在本网BBS上发表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应当理性、文明,遵守相关法律法规。

编辑推荐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