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网首页 新闻 政务 评论 问政 舆情 社区 专题 视频 商业 健康 教育 汽车 房产 旅游 金融 手机报 手机荆楚网
金曲全通
新闻频道 > 网闻联播

《水浒传》成书于明初考——基于袍服颜色的考查

发布时间:2018-01-03 15:23:19来源:大众网

山东社会科学院 张伟

摘要:《水浒传》的成书时间是中国古代小说研究中不可回避的重要问题,也是该小说研究中的老问题。近年来有不少学者进行了探讨和研究,但研究结果并没有缩小或者消除以往的分歧。文学变染乎世情,小说也不例外,总会烙上作者所处时代的印记。《水浒传》对人物的袍服颜色进行了细致的描绘,根据这些具体描写和中国古代社会中的制度与习俗,此书的成书时间应为章培恒等先生所考定的明代洪武或者永乐时期。

关键词:水浒传 成书 袍服 颜色

即便从现代学者们的研究算起,《水浒传》成书于何时也已称得上是个历时近百年的老问题。近百年来,众多学者从多个角度、多个方面进行了探寻,但问题至今仍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由于文献不足、材料舛错以及早期版本失传等原因,学者们对依据外部证据得出的结论存在不少訾议之处,对基于小说中的某些语句、某种器物等内证䌷绎而出的结论也抱持怀疑。因此,此书成书于元代、元末明初还是明中叶,仍有待于继续考查。事实上,在新文献难以发现的情况下,全面研读小说原著、深入掘发其内证乃是必不可少的环节,这正如石昌渝先生所说:“作为文学门类的小说,无论是以历史还是以当下现实为题材,无论是以现实人生还是以虚拟世界为题材,必定都会打上作者所处时代的烙印。”[石昌渝,《〈水浒传〉成书年代再答客难》,《文学遗产》,[J]2007年第5期,第89-103页。]统观全书,《水浒传》对袍服颜色的描绘非常细致,由这些描写推定,此书应成书于明初。

一、《水浒传》袍服描写体现等级意识

中国古代社会崇尚礼治,服色作为“舆服”的重要内容,属于礼治的重要部分,早在三、四千年前的商周时期对此已十分讲究,秦汉以降的帝王们于御极之初每每要改易服色。董仲舒《春秋繁露·楚庄王》记载说:“受命之君……故必徙居处,更称号,改正朔,易服色者,无他焉,不敢不顺天志,而明自显也”。[赖炎元,《春秋繁露今注今译》,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4年,第12页。]除了报功章德、彰显治功等功能外,舆服在古代社会中还具有区别等级的重要作用。周锡保先生说:“所以孔子所曰:我从周制。所谓文章,其中包括当时的各种制度,礼、乐、仪、服饰等的上下尊卑,等级分别等的体现”。[周锡保《中国服饰史》,北京:中国戏剧出版社,1984年,第5页。] 相对于古代的诸种衣服,袍服是古代官员们的朝服,其在体现等级差别、地位高低方面的意味更为明显,古今的学者们已经对此进行过论述。五代时马缟在《中华古今注》卷中有“袍衫”一条说:“袍者自有虞氏即有之,故《国语》曰‘袍以朝见也’。秦始皇三品已上绿袍深衣,庶人白袍,皆以绢为之。”[马缟撰、吴企明点校《中华古今注》,北京:中华书局,2012年,第109页。] 当代学者杨荫深先生说:“袍在汉以后即以为朝服之称,其服色历代均有规定,然唐以前尚无严格区别,且臣民均可服黄色。自唐以后,乃惟许天子服黄,臣民不得僭越,以迄清末还是如此。”[杨荫深,《衣冠服饰》,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14年,第5 页。] 《水浒传》这部中国古代小说巨著对袍服的颜色有着真切的描绘,这些内容明显体现出了小说中人物在等级和地位方面的不同。

首先,小说中炳灵公、方腊等帝王类形像在小说中多身着黄袍。根据中国古代的神仙谱系可知,炳灵圣公为东岳天齐仁圣帝第三子,宋真宗时封为“炳灵公”,[脱脱等,《宋史》,北京:中华书局,2000年,第1671页。]《三教源流搜神大全》则说“大中祥符元年二月十五日封至圣炳灵王”。[叶德辉辑,《三教源流搜神大全》,清宣统元年刻本,第33页。]燕青去泰山东岳庙会争跤时,他随众人来到岱岳庙,恰看到庙中所供奉的“炳灵圣公,赭黄袍偏称蓝田带”[施耐庵、罗贯中著,凌赓等校点《水浒传》(容与堂本),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第1088页。]。方腊虽“僭越”称帝,他被梁山英雄们所败后从帮源洞山顶仓皇逃走,为掩藏形迹,他在逃亡的路上“脱了赭黄袍,丢去金花幞头,脱下朝靴,穿上草履、麻鞋”。[施耐庵、罗贯中著,凌赓等校点《水浒传》(容与堂本),第1451页。]由炳灵圣公和方腊的形像来看,小说正以帝王形象来描绘他们的袍服。

对于帝室贵胄,小说则描绘他们多穿紫袍。高俅受小王都尉指派去送镇纸狮子及笔架,其时的徽宗尚为端王,映入高俅眼帘的端王“身穿紫绣龙袍” 。[施耐庵、罗贯中著,凌赓等校点《水浒传》(容与堂本),第18页。]林冲被发配至沧州牢城,他在路上曾前去造访“也是龙子龙孙”[施耐庵、罗贯中著,凌赓等校点《水浒传》(容与堂本),第773页。][的柴进,柴进的装束当时与端王甚为相似:

头戴一顶皂纱转角簇花巾,身穿一领紫绣团龙云肩袍,腰系一条玲珑嵌宝玉绦环,脚穿一双金线抹绿皂朝靴。[施耐庵、罗贯中著,凌赓等校点《水浒传》(容与堂本),第128页。]

另外,小说中地位较高的将领多穿红袍。无论是宋朝战将还是辽将,小说均描绘过他们身穿红袍。如秦明是“头上朱红漆笠,身穿绛色袍鲜”,[施耐庵、罗贯中著,凌赓等校点《水浒传》(容与堂本),第941页。] 索超则是“团花点翠锦袍红”。[施耐庵、罗贯中著,凌赓等校点《水浒传》(容与堂本),第941页。] 大辽副都统军贺重宝 “衬着锦绣绯红袍,执着铁杆狼牙棒。”[施耐庵、罗贯中著,凌赓等校点《水浒传》(容与堂本),第1256页。] 兀颜统军两大先锋中的琼妖延纳“身穿石榴红锦绣罗袍,腰系荔枝七宝黄金带。”[施耐庵、罗贯中著,凌赓等校点《水浒传》(容与堂本),第1272页。]辽军中的贺重宝、琼妖延纳地位尊崇,自非一般人物不同。秦明本是青州指挥司统制,是青州的最高军事长官。索超是深受梁中书器重的正牌军,其级别固不可证实于现实生活,但在大名府的地位同样尊崇。

在描写地位较低的仆从、商人时,小说又往往指出这些人的服装多以褐色、白色为主。白玉乔伴女儿白秀英行走江湖,四处做笑乐院本,他出场时则“穿着一领茶褐色罗衫,系一条皂绦”。[施耐庵、罗贯中著,凌赓等校点《水浒传》(容与堂本),第755页。]杨雄、石秀逃亡时在酒肆里遇到了做总管的杜兴,杜兴当时所穿则是“茶褐绸衫”。[施耐庵、罗贯中著,凌赓等校点《水浒传》(容与堂本),第691页。]武松被发配往孟州,在十字坡酒店遇到了张青,张青当时的服饰则是“头带青纱四面巾,身穿白布衫”。[施耐庵、罗贯中著,凌赓等校点《水浒传》(容与堂本),第393页。]

宋徽宗、方腊、柴进等人皆着袍服,且颜色与各自的身份相称。白玉乔、杜兴、张青三人不但没有身穿袍服,而且所穿衣服也都是茶褐色衫、白布衫,其中透示的地位与紫绣龙袍、绯红袍崭然有明显区别。

(作者:  编辑:袁筱